國際仲裁的最新動向

 

2020年7月30日,英國法律大學客席教授 Richard Ladmore為大家帶來了一場以「國際仲介的最新動向」為主題的網上演講。

演講一開始,Richard先講述了過去5年商業和投資條約仲裁的發展,並以深入淺出的方法來討論不同方面的問題,從而概括出目前的情況。首先他討論了證人的處理方式,以及當事方能否因應獲得確實證據或證人出席仲裁,而得到當地法院或其他國家法院的協助。Richard探討了三宗牽涉到不同觀點的個案。在兩宗來自美國的個案中,其中一宗指美國地方法院可根據《美國法典》的28章第1782條,因應外國仲裁的需要而命令證人透露或強制提供證據。法院認為,國際私人商業仲裁小組是一個「外國或國際法庭」。然而,第二宗美國個案則駁回了類似的申請,因而強調指出申請需取決於案件結案的地區。接著,他分享了一宗英國個案,其中英國上訴法院裁定英國法院在根據《1996年仲裁法》第44(2)條下,擁有司法管轄權以發出命令,要求在英國的非當事方提供證言,以供在紐約進行的仲裁中使用。從以上例子可見不同法院在處理這些案件時,採用了各種不同的手法。

然後,Richard討論了爭議或問題是否可以經仲裁來解決。他提到一宗英國的個案:AJA Registrars Ltd和Anor訴 AJA Europe Ltd [2020] EWHC 883 (Ch)(2020年4月2日)(法官:Fancourt),其中法院表示知識產權的爭議可經仲裁解決,同時假如仲裁員需要指示其中一個當事方提出只有法院或英國知識產權局才可以批准的申請,法院便可將其權力借出,從而為仲裁法院提供更大的權力。

除此之外,由於各方之間往往可能存在多份不同的合約協議,因此Richard亦探討了合約中是否確實包含了仲介協議。他參考了永亨銀行有限公司訴啟森船務有限公司 [2020] HKCFI 37,5一案:香港原訟法庭的決定重申了英國法律的規定,並表示必須運用明確的措辭,將租船合約中的仲裁條款納入到租船提單中。另外,他亦討論到中國法院一個近來的決定(Jing 04 Min Te 135 2020年1月17日),案件中招股說明書裡包含了三條不同的爭議解決條款。裁決指應以各方最後表示的意圖為準—亦即仲裁,並因此確認了中國大陸法院對仲裁的支持。

Richard進一步深入地探討了幾個近年出現,並且得到不同法院所處理的問題,從而對可執行性和可分性有更多的了解。此外,他還研究了透過質疑仲裁員是否公正來減慢仲裁進度,甚至因而取消裁定的各種方法。

最後,Richard研究了歐盟內部機制以及歐盟對投資條約仲裁的態度,其中他們正逐漸拋棄投資條約仲裁,並與加拿大一同設立CETA所規定的投資法院體系。

一眾參與者由衷地欣賞這次精彩而內容豐富的演說。

請密切留意由英國法律大學舉辦的更多演講節目,講者系列的下一場演講將於十月舉行。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