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破產從業員協會:關於無償債能力信託的標準案件管理指示

國際破產從業員協會(與重組、無償債能力及破產管理專業人士有關的國際組織)是一個為專門處理特變情況及無償債能力事宜的會計師和律師而設的全球性專業組織聯會。該協會的董事會通過了一套由該協會轄下的技術研究委員會(下稱「技術委員會」)所提出,為無償債能力信託而編訂的案件管理指示標準範本(下稱「案件管理指示」)。

該協會目前正將「案件管理指示」提供給某些司法管轄區,期望這些司法管轄區能將此等指示載入其法院所發出的實務指示中,作為其民事程序規則的一部分,又或是藉著立法修訂而將其納入法制中。

「案件管理指示」背後的概念,是為初次在法院出庭的無償債能力受託人,設訂一套具靈活性的範本格式指示,當中包含基於某一信託之性質而需要作出的特殊指示。現時我們建議在全球多個司法管轄區使用這些指示,並將其提供給主要持份者,目的是將全球的破產模式予以標準化,從而使破產程序成為更通用和有效。

技術委員會從2015年開始制訂「案件管理指示」,並將它們提供給各個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學術和專業人士,以供其在通過這些指示之前,先作出評論和修改。技術委員會歡迎任何人士就進一步改良和發展「案件管理指示」而給予意見。

無償債能力信託

信託並非一個獨立法人,因此它自身不能成為無償債能力。這個名詞只是一個簡稱,適用於受託人沒有充足信託資產,以承擔其作為受託人所須承擔的法律責任這情況。

我們提議當適當機會來臨時,嘗試使用 「案件管理指示」擬本。

在此等情況下,受託人必須為有關的信託進行「清盤」,從而將資產變現和運用,以抵償其所欠下的第三方債權人債務。

代位求償權

處理有關事宜的受託人,它可以是基於個人的身份(在這情況下,當事方可以根據該受託人的個人身份而向其提出申索),又或是基於它作為某一信託的受託人身份。倘屬後一種情況,債權人仍可以向該受託人提出申索,但前提是需要根據代位求償原則,向相關的信託資產強制執行其權利。

代位求償原則是指某一個人(這裡指債權人)取代另一個人的位置(這裡指受託人),讓它得以強制執行後者的權利。在這情況下,債權人所意欲依據,從而讓其債項獲得償還的權利,是受託人在信託資產方面所享有的彌償權利,而這項權利對於業務信託 (trading trusts)方面而言尤其重要,因為業務信託的公司受託人自身只擁有非常少,或甚至不擁有任何並非由信託持有的資產。

正如Lewin on Trusts (第19版) [21-018] 至 [21-055]中所指出的,代位求償的意義為:

  • 防止受益人逃避承擔該等應當由信託基金承擔的法律責任;
  • 讓債權人有權在受託人所享有的權利範圍內,針對信託財產強制執行其在有關債務上所享有的權利;除非受託人對該等信託資產享有彌償權利,否則債權人並不能享有代位求償權。正如許多發達的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例如英格蘭及威爾士),以及獲廣泛承認的信託司法管轄區(例如澤西島和根西島)的情況一樣,受託人的彌償權利可以藉著信託契據及/或相關的適用法規而產生。
  • 如果受託人的法律責任只局限於該信託基金,又或是它的其中一部分,那麼有關的法律責任,便將會局限於在該受託人之彌償權利可在當中適用的信託基金,又或是它的其中一部分的範圍內;
  • 如果受託人自身無償債能力,則債權人可以基於受託人無償債能力,無法向其個人強制執行有關申索,而有權針對信託財產來強制執行其無抵押申索;以及
  • 受託人如就某項它所招致的並附有利息的債項而享有彌償權利,在針對相關信託基金而提起的法律程序中,債權人有權在追討期初債項時,同時要求獲得相關利息。

指示

如果受託人無償債能力,又或是受託人有權倚據其在信託基金的資產中的彌償權利(不論是通過協議還是成文法規),而有關的信託資產亦出現資金短缺情況時,那麼,一個相關的問題將會是:受託人可以採取什麼步驟來將有關信託清盤,從而將用作抵償欠下第三方債權人之債務的資產進行變現和運用?

有些人認為(包括Lewin on Trusts的學識淵博作者),受託人在該等情況下最適宜採取的步驟,是尋求法庭的指示。「案件管理指示」嘗試為此舉提供一個機制, 以處理在對某一個信託進行清盤時所出現的實際問題。

Lewin認為也許需要就下列事宜尋求法庭的指示:

  • 償付債務的優先次序,以及該等優先次序是否應當取決於有關的債務在何時發生,又或是該債務的金額;
  • 假如是為了應付任何沒有上限的債務,受託人是否有權運用信託基金;
  • 在應付日常行政費用方面,受託人是否可以運用信託基金;
  • 受託人是否有權獲得支付報酬?若然,可以獲得多少;
  • 是否需要提起任何訴訟;及
  • 上述任何問題的答案,是否將會隨著信託財產成為無償債能力的日期起而有所改變。

Re Hickman [2009] JRC 040這起遺產案件中,Jersey Royal Court所作的裁決,也是採用了類似的途徑。在該案件中,遺囑執行人就如何處理死者的無償債能力遺產,要求法庭作出指示,而法庭作出了指示如下:

  • 發出通知要求債權人提交其申索;
  • 債權人倘若未能在指定時限內提交其申索,有關的申索將會作廢;
  • 關於如何處理享有優先權的申索;
  • 檢查債權人所提交的申索,以及享有提交相反證據的機會;
  • 遺囑執行人同意或拒絕接納債權人所提出的申索;
  • 為被拒絕接納的申索提供上訴途徑;及
  • 以無償債能力遺產來支付遺囑執行人的費用。

Jersey Royal Court其後在Representation of the Z Trusts 2015 (2) JLR 175一案中,述明就無償債能力信託而言,它並不認為法院必須緊隨該機制,而是應當採取更具靈活性的做法,不時考慮到各債權人(作為一個整體)的最佳利益,以及其所提出之申索的性質、數目和類別。

此外,法院也需要考慮甚麼人是執行該機制的最適當人選:是受託人自己(其在法院的監督下擔任「清盤受託人」的角色),該些由被委任處理信託資產清盤的破產管理從業人員提供協助的受託人(其可處理因受託人與被申索方之間所可能發生的衝突,而須進行的債權人申索審裁程序),還是法院所委任的獨立破產管理從業人員(受託人的地位會因而降至只是一名被動受託人,有如法院在委任信託接管人方面的權力般(儘管什少行使))。在Z Trusts的案件中,法院決定採納第一種做法,讓受託人在法院的監督下為有關信託進行清盤,而無須委任破產管理從業人員。這主要是考慮到法律費用的問題,並表示它將會成為以後的慣常做法。

「案件管理指示」的適用範圍

「案件管理指示」擬在以下的情況適用:

  • 例如以下各個司法管轄區的典型複雜信託結構中:澳大利亞、香港和新加坡等普通法司法管轄區;澤西島和根西島等獲認可信託管轄區;以及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和百慕大等司法管轄區;
  • 受託人在那兒有權依據某一彌償上限的司法管轄區;
  • 面對司法管轄權方面的挑戰(例如:債權人散居於全球各個不同地方)的無償債能力信託;及
  • 無償債能力信託的各個在全球範圍內的當事方,均須遵守《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的規定。

若干司法管轄區制訂了法定的保障措施,將受託人所需承擔的法律責任,局限於在有關的信託財產價值的範圍內,而澤西島和根西島即屬此等情況。「案件管理指示」的目的,是為了回應受託人在該等情況下承擔有限法律責任所產生的問題。

「案件管理指示」本身是一個嶄新的概念,但目前也有其他組織,嘗試制定適用於全球破產及重組領域的模塊、範式或最佳實務指引(例如:《司法破產網絡指引》(Judicial Insolvency Network Guidelines)),而我們期望「案件管理指示」也能產生相同的標準化效用。

香港原訟法庭的公司法法官夏利士在 《司法破產網絡指引》的制訂方面,扮演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因此我們期望香港的法律界和破產管理界也願意採納「案件管理指示」。

2016年10月,有來自十個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法官齊集於新加坡,出席「司法破產網絡會議」的開幕儀式,這些專門負責審理國際破產案件的法官,是來自以下的主要司法管轄區:澳大利亞(聯邦和新南威爾士州)、英屬維爾京群島、加拿大(安大略省)、開曼群島、英格蘭及威爾士、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觀察員)、新加坡和美國(特拉華州和紐約南區)。

出席該重要會議的人士,其所討論的一件最重要事情,就是關於《司法破產網絡指引》擬本的編訂工作,以期在處理跨境破產及重組所經常面對的困難方面,給予法官和破產管理從業人員實際的幫助。

夏利士法官於2017年5月所接受的一次訪問中提到了這一刊物,當時他指出,該《指引》的草擬目的:「是當破產清盤或債務調整的訴訟在超過一個司法管轄區提起的時候(並行法律程序),加強各地監督該等法律程序進行的法庭之間的協調和合作,提升跨境訴訟的效率和效益」。

夏利士法官在5月號的《香港律師》中表示,該《指引》很可能會被香港接納;到了2017年6月,香港正式接納了該《指引》。因此,我們亦期望「案件管理指示」會同樣獲得香港的接納。

毫無疑問,「案件管理指示」的實施,將有助加強香港成為亞洲區的破產管理中心,並成為在行業最佳實務方面,處於最前列的一個司法管轄區。

高層目標

「案件管理指示」的宗旨,是協助解決當信託、財產授予人或受益人成為無償債能力時,債權人所須面對的問題。

案件管理指示

「案件管理指示」的草擬,讓從業人員可在所需的特定情況下,採納和修訂有關指示。其目的是為從業人員提供一份切實可行、具靈活性、可予修訂的路線圖,以供他們在處理每宗個案,以及在涉及特定信託契據和相關法例的情況下,作為其參考之用。

讀者可透過下列網址閱讀「案件管理指示」:http://harneysoffshorelitigation.com/model-directions-insolvent-trust/

Jurisdictions: 

合夥人,衡力斯法律事務所

Mann先生是香港Harneys的離岸訴訟及重組部的負責人,是一位領先的海外訴訟人,高級戰略人員和思想領袖。
Mann先生專注於重組、破產、股東糾紛和有爭議性的信託,也是涉及跨境和法律衝突困境的專家。他參與了近期在該地區的離岸實體進行的各項主要重組工作,以及亞洲一些最高價值的爭議性遺產訴訟。身為受過培訓的大律師,Mann先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訟辯人,經常出面代表精英家庭,並長期獲聘用提供戰略離岸訴訟的諮詢意見。
Mann先生一直被律師事務所和法律500強評為其領域的頂級人才,也獲Who’s Who Legal 2016認許為世界領先的資產回收、重組及破產事務和私人客戶律師。他是2016年和2017年ALB離岸客戶選擇列表中排名為傑出的五位離岸律師之一。

律師,Harneys 

Hickmet女士是該事務所在香港的訴訟和重組部的成員,於2013年加入該事務所。
她在涉及股東糾紛,不公平偏見申索和破產與重組的訴訟領域方面,具有各方商業訴訟及實務的經驗。她特別關注爭議性信託。
她是BermudaCommercialLaw撰稿者,BermudaCommercialLaw是百慕達商業法的權威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