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的損害性傳播罪行及戲仿

田文鋒高級律師,柯伍陳律師事務所

已失效的《2011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已被修訂,並向立法會提交了《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等待恢復二讀辯論。

損害性傳播罪行

根據《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2011年草案》),與及《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2014 年草案》),任何人如未獲授權向公眾傳播或分發版權作品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的程度」(下稱「該程度」),則該人干犯刑事罪行。

為了澄清何謂達致該程度,《2011年草案》引入了「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的概念,在該概念下訂定一份並非詳盡無遺的清單供法院參考,以釐定有否達致該程度。這樣一份並非詳盡無遺的清單被評為不精確,既導致法律上的不確定性,也對言論自由帶來寒蟬效應。因此,《2014 年草案》放棄了「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門檻和該份並非詳盡無遺的清單。取而代之的是,《2014年草案》提出法院可考慮案中所有情況,並聚焦於經濟損害因素,而釐定標準在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有關侵權會否構成取代原本的版權作品。

對戲仿新增多項版權豁免

通過《2011年草案》的絆腳石之一,是對衍生作品/戲仿作品與及在互聯網上的常見活動,諸如:二次創作(mash-ups),改圖/改片,同人誌(doujinshi),截圖/截片,以及在YouTube和面書(Facebook)等社交網站上發布認真演繹他人版權作品的表演,及舊曲新詞等,缺乏豁免條文。根據《2014年草案》,三項用途的版權作品如屬公平處理,只要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就有關版權有足夠的確認聲明,可獲豁免侵犯版權。

受公平處理豁免所涵蓋的用途,包括下列用途的作品:戲仿作品(仿傚某作家的風格,以營造滑稽的效果),諷刺作品(運用幽默或嘲諷的手法,批評人的愚昧或惡行),滑稽作品(誇張地描繪某人的明顯特徵,以營造滑稽的效果),或模仿作品(仿傚另一作品、藝術家或某時期的藝術作品)。至於可能被用作表達看法和評論時事的其他工具,《2014 年草案》加入另一項公平處理豁免,以涵蓋使用版權作品評論時事和有限度地引用(引用的程度不大於為某一具體目的而所需要的程度)版權作品。

在《2014年草案》進行諮詢期間,「個人用戶衍生內容」概念(UGS)浮現出來,這個概念涵蓋了以下情況,即某卡通人物的崇拜者(俗稱粉絲)設立一個非牟利網站,在網上載有該卡通人物的版權圖像,與他人共享他對該卡通人物的興趣。雖然有人擬議「個人用戶衍生內容」也應納入公平處理豁免範圍,但這個概念並未在《2014年草案》中被採納為豁免的標的,理由是這個概念仍未定形和正在發展。

聯線服務提供者的法律責任

《2014年草案》保留了《2011年草案》中的安全港條文。在符合特定的條件下,該安全港條文限制了聯線服務提供者須就其服務平台上因用戶造成的侵犯版權行為,承擔支付損害賠償或其他金錢上的補救的法律責任。該等限制由以下擬議程序所支持,而該擬議的程序為投訴者向聯線服務提供者給予指稱侵權通知,由聯線服務提供者以不同方式回應該等通知(例如,將該通知轉發給用戶,或直接移除該指稱侵權作品,並將移除一事通知該用戶),以及讓用戶提交異議通知,要求將指稱侵權作品復原。聯線服務提供者與版權使用者和版權擁有人可以依循日後發布的實務守則內所載的詳細指引行事。

結論

《2011年草案》和《2014年草案》的初步建議,最早可追溯至2008年4月。曾有人要求解決「個人用戶衍生內容」的問題前,先通過《2014年草案》,以跟上(在數碼環境下保護知識產權的)國際標準。與已失效的《2011年草案》一樣,《2014年草案》正在等待恢復二讀辯論。《2014年草案》在立法會會期於2016年屆滿而面臨失效之前,所有利益相關方應密切注視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