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仲裁協議與清盤程序之間取得平衡:在岸及離岸司法管轄區的不同處理方法

法院近年意欲在維護合約協議、將爭議交付仲裁,以及在保障當事方向法院提出將公司清盤的法定權利之間,謀取一個適當平衡。

雖然英國與香港的法院一般傾向維護仲裁協議,但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情況則不大明確,當中存在較多可爭論地方。

英國和香港

根據英國、香港、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法律,當事方倘若提起一宗受有效仲裁協議規限的「訴訟」,法院須(在某些條件的規限下)擱置相關法律程序,而在這情況下,該「訴訟」只屬私人爭議(而並非在法院的專屬司法管轄範圍內的爭議)。

英國上訴法院在Salford Estates (No.2) Ltd v Altomart Ltd (No.2) [2015] Ch. 589一案中,裁定有關強制性擱置的條文,不適用於債權人以無償債能力為由而提出的公司清盤呈請,原因是它是一項為所有債權人之利益而採取的集體補救措施,而並非一項私人申索,故須由法院(而並非仲裁庭)決定是否應將有關公司清盤。然而,英國上訴法院仍裁定法院應行使其酌情決定權,以考慮當事方對訴訟地的選擇,並將有關呈請擱置,以利有效仲裁協議的實施(「例外情況」者除外)。

因此,如果實際上存在具爭議性的呈請債項及有效的仲裁協議,英國法院便相當可能會擱置或撤銷債權人的呈請。香港法院近期在Lasmos Limited v Southwest Pacific Bauxite (HK) Limited [2018] HKCFI 426一案中亦遵循這一做法。

假如根據立約方所簽訂的仲裁協議之條款,仲裁庭可在法院審理有關呈請前,妥為處理所爭議問題的實質(參看Fulham Football Club (1987) Ltd v Richards [2012] Ch. 333一案), 英國法院便有可能會擱置分擔人基於不公平損害或公平公正而提出的呈請。即便仲裁庭不能自行下令將公司清盤,情況也是如此(原因是相關司法管轄權只能由法院行使)。

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

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法院所採取的做法稍為不同;它們並不會單純因為當事方之間存在爭議及有效的仲裁協議,而將英屬維爾京群島或開曼群島的公司清盤呈請(不論是基於無力償債還是公平公正的理由)自動擱置。

儘管英屬維爾京群島上訴法院同意Salford一案的裁決(即是法院保留司法管轄權,可裁定相關呈請屬於集體補救措施),但在行使擱置呈請的酌情決定權時,它偏離了英國法院的做法。英屬維爾京群島上訴法院在C-Mobile Services Limited v Huawei Technologies Co [2015] ECSC J0915-4一案中裁定,除非英屬維爾京群島的法院信納,相關債項爭議是基於真確及實質理由而產生,否則不應擱置債權人的呈請,從而有利於仲裁的進行。倘若英屬維爾京群島的法院認定,當中並不存在與所指稱的債項相關的真正爭議,它們將不會要求債權人證明存在「例外情況」,從而著手處理將有關公司清盤的呈請。Jinpeng Group Limited v Peak Hotels and Resorts Limited [2015] ECSC J1208-4一案遵循了這一做法。

一般而言,開曼群島法院對無力償債呈請是採取相同的處理方法,但它亦至少作出了兩項雖涉及公平公正呈請,可是在處理方法上卻有所不同的原訟裁決。Jones J在Cybernaut Growth Fund L.P. [2014] (2) CILR 413一案中,按實際案情而將Fulham一案加以區別,並裁定該等基於公平公正理由而提出,只與清盤人的委任(或清盤)有關的呈請,乃屬集體補救措施,只可由法院加以裁決。然而,較近期的情況則相反,Kawaley J在China CVS (Cayman Islands) Holding Corp (Cause No. FSD 195 of 2018 (IKJ))一案採納了 Fulham的附帶意見,裁定與呈請相關的爭議事項若可被適當分拆,以交付仲裁庭作出裁定,則該等呈請可予擱置。

總結

呈請若是以無力償債為由提出,開曼群島法院的做法,相當可能會與英屬維爾京群島法院的做法一樣
(亦即是,批准有關呈請的進行),除非它們能識別出基於實質理由而產生,並在仲裁條款的涵蓋範圍內的真正爭議,而在該情況下,有關事項將會被擱置及交付仲裁。

至於以公平公正為由,要求將有關呈請予以擱置的申請,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法院近期在這方面的裁決有欠明確,執業者因此可有較大的遊走空間(視乎所提出的爭議點,以及向法院所提交的爭議所涉的範圍而定)。

Jurisdictions: 

匯嘉開曼群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匯嘉開曼群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匯嘉開曼群島律師事務所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