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內地履約時產生的「不合法事情」受到香港法律管限

夏禮豪,Smyth & Co與RPC聯營

終審法院在Ryder Industries Ltd v Chan Shui Woo [2015] HKEC 2683,終院民事上訴2015年第12及13號)案中考慮了這個問題;此案是一宗涉及兩宗訴訟的合併案,終審法院就此案作出判決,判決將正式載入案例彙編。律師和立約人,凡處理或訂立的合約是受到香港法律規限但須在內地部分履行的(一種常見的情況),很多都經常遇到這個問題。

原告人指稱被告人仍未向其付清款項,向被告人提出申索;原告人的依據是某幾份由兩間香港公司訂立並受香港法律管限的商業合約;終審法院作出判決時,以此作為背景來考慮被告人抗辯所指的不合法事情。被告人指稱在中國法律下屬不合法的事情由於履行合約而產生,例如根據各合約將某些材料進口內地的方式,被指稱違反了某些中國法例;被告人以多項不合法事情為由,拒絕還款。

在下級法院,被告人對原告人的申索的抗辯不成立。原訟法庭裁定(除了其他以外),就不合法事情所承擔的責任是由兩方當事人分擔的,不論結果如何,撤銷原告人的申索都不會相稱(特別是在申索沒有受到被指稱的不合法事情影響的情況下)。上訴法庭基於相近理由維持原審判決。

被告人提出的兩項上訴被終審法院全部駁回。終審法院作出一致判決,結果一樣,不過理由卻有分別。終審法院裁定,「不合法事情」這個問題不是只消按照香港法律,就可如同判定不合法事宜一樣予以判定;相反,有關合約是在內地履行,應以此作為背景,按照已確立的衝突法規則予以判定。按照終審法院的判決,這些國際禮讓的原則不只適用於獨立國家之間,也適用於獨立的司法管轄區之間(例如中國內地及香港)。

在此情況下,終審法院不贊成「比重測試」,而被告人指出每當履約時都違反外國法律,使得合約的履行不能予以強制執行,終審法院認為這說法太過空泛。事實上,終審法院留意到(除了其他以外)原訟法庭已裁定被指稱違反中國法律的事情並不嚴重,不涉及可被形容為「邪惡」的行為,沒有導致在內地展開刑事訴訟,看來性質上更屬於違反「行政」規定。

終審法院在判決中闡明,用來判定履約會否因為違反外國法律而在原則上不能強制執行的測試,是根據更堅實的基礎進行,而下級法庭應用的則是「比重測試」。這可能是一種更靈活的方法,而在實踐中是否真的更靈活,則視乎在外國屬不合法事情的嚴重性及案情而定。此外,Ryder Industries Ltd v Chan Shui Woo一案的結果所說明的,很多營商人士都視之為一種常識(譬如說,在於某些司法管轄權區的營商環境變幻莫測)*。


* 終審法院有非常任法官是來自海外普通法司法管轄權區的,本案亦說明,委任他們有其價值所在,特別是對於他們肯定具有相關專業知識的案件而言 – 《終審法院條例》(第484章)第5(3)條。終審法院在Ryder Industries Ltd v Chan Shui Woo一案的判決書是由非常任法官Lord Collins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