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意中披露:「計入考慮經驗的深淺」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8.03章評析6:

「假如在文件透露程序中或在其他情況下,事務律師明知對方錯誤地向他披露了某些文件,則他必須立即停止閱讀該些文件、告知對方以及退還該等文件,且不得為該等文件印製副本。」


法律代表在收到另一方受保密權保護的文件時會產生某些責任,在案例法之中,關於這些責任的一般原則是根深蒂固的,應該無可爭議。在這方面,香港案例法應用的是英國案例法。因此,我們應當有興趣看看英國上訴法院最近在Atlantisrealm Ltd v Intelligent Land Investments (Renewable Energy) Ltd [2017] EWCA Civ 1029的判決。

簡單地說,控辯雙方進行訴訟期間,被告人的事務律師向原告人的事務律師披露數千份文件時,錯誤地一併披露了一份受保密權保護的電郵(「特權電郵」)。看來,原告人律師行處理披露文件的初級事務律師真的不察覺被告人事務律師犯了錯。然而,他更資深的同事看來的確發現到特權電郵是被告人的事務律師在無意中披露的。 

上訴時產生一個爭議點:初級事務律師不知道被告人事務律師犯了錯,但他更資深的同事卻知道,那麼,電郵在無意中被披露一事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嗎?在這種「有兩名律師的情況」(two solicitors situation),我們還可以說檢視文件的人意識到另一方犯了錯嗎?這個說法似乎沒有論據可言。

不出所料,英國上訴法院裁定特權電郵是因為一個錯誤而被披露的,而這個錯誤對原告人的事務律師來說,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在數百份不被包括在披露電郵之列的電郵之中,該電郵是唯一被披露的受保密權保護的文件。兩個月之後,原告人的事務律師在檢視完被告人的文件,原告一方也彼此談論過這份電郵之後,在一次與被告人事務律師的通訊中,就該電郵提出了問題。資深事務律師更為豐富的經驗是相關的因素。

上訴法院判決書的結語尤其富有趣味。法官承認,即使用電子方式處理文件,也不時會有錯誤披露或透露文件的情況,強調如果受保密權保護的文件在無意中被披露,而錯誤又相當明顯,兩方律師應當合力糾正。法官亦提醒所有普通法管轄區的律師,他們不管是披露文件的,還是檢視文件的,都有責任誠實地行事。

由於有相同的文件透露基本原則,這宗案件的判決在香港很具說服力。觀乎香港的案例,一直以來,如果受保密權保護的資料是在無意中被披露的,而批予非正審濟助在當其時是恰當的,法庭傾向給訴訟兩方提供協助(例如,見2015年8月《業界透視》:「不慎披露特權文件與第六感」;及御用大律師Charles Hollander撰寫的「Documentary Evidence in Hong Kong」第23–007段)。

實務指示SL1.2(「電子文件透露的試驗計劃」)亦有就無意中披露文件的可能情況作出規定;特別指出,就「追回」任何無意中被披露的文件議定規程是理想的做法。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