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母身份待定的情況下非婚生子女的財政支援及贍養權

非婚生子女的父母可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13章)第10條就子女贍養費提出申索。《未成年人監護條例》並無規定兒童須以香港為居籍或與香港有密切聯繫。

然而,如果該名子女並非在香港出生,而其父親或母親又否認他或她是該名子女的親生父母,則情況並不是那麽簡單。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申請人(通常是母親)可能被要求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429章) 第6(1)條確定父母中另一位(通常是父親)的親子關係。正如下面的判例所說明的,如果兒童不是在香港出生和/或出生後從未在香港居住,則法院可能沒有司法管轄權受理宣告父母身份的申請。

我們現在看看香港法院目前所採取的立場。

背景敘述

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5條,如一名男子與子女的母親結婚,則他將被推定為該子女的生父。因此,只有在非婚生子女的情況下,才需要宣告父母身份。

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6(2)條,如申請人在申請日期符合以下條件,法院將具有司法管轄權受理宣告父母身份的申請:

a. 申請人以香港為其居籍;
b. 在提出申請當日之前的1年期間內,申請人一直慣常居於香港;或
c. 申請人與香港有密切聯繫。

申請人亦可依賴《父母與子女條例》第13(1)條尋求法院的指令來進行科學測試,以確定某人是否該兒童的父親或母親,以便向法院尋求宣告父母身份。

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13(1)條,在任何民事訴訟中,如須斷定誰是某人的父母,法院可自行或應訴任何一方的申請發出指令:

a. 指令使用科學測試以顯示應訴一方是否該人的父親或母親;及
b. 指令從該人或應訴任何一方身上抽取身體樣本,

法院並可在任何時間撤銷或變更根據本款發出的指令。

法院就非婚生子女發出贍養令的司法管轄權受《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10(2)(a)及(b)條規管。法院可針對父母作出以下命令:

a. 規定在顧及該名父或母的經濟能力後,向申請人支付法院認為合理的一筆款項的命令(不論是整筆金額或分期支付),以應付該名子女的即時及非經常需要,或在法院發出該命令前,用以應付為贍養該名子女而合理招致的任何債務或開支,或同時應付上述兩者;
b. 規定在顧及該名父或母的經濟狀況後,向申請人支付法院認為合理的定期款項,以供贍養該子女的命令。

近期案例

OMH(一名兒童)透過其母親AS及起訴監護人訴MT[2017]3 HKLRD 323

該母親是一名印尼家庭傭工,父親是巴基斯坦國民及香港永久性居民。該名兒童是在香港出生。家事法庭駁回了母親關於宣告父母身份的申請,因為她無法找到父親以獲得DNA作親子鑒定。家事法庭認為其沒有管轄權在沒有親子鑒定的情況下作出宣告。

母親提出上訴,上訴法庭認為家事法庭法官錯誤地過於强調缺乏親子鑒定。法官本應給母親機會提供進一步的證據,證明母親在雙方同居期間沒有存在任何其他性關係,這一點沒有受到父親的質疑。上訴法庭批准了上訴,並批予宣告父母身份。

QMY v GSS[2017]4 HKC 521

兒童在香港出生,父母未婚,隨後跟母親移居中國大陸。父親已婚,有兩個孩子,在香港工作。兒童的父母身份沒有爭議。主要關注的事項是,鑒於該名兒童既非通常居於香港,亦非身在香港,香港法院應否受理該名母親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提出的子女贍養費申請。

上訴法庭認為該兒童的福利沒有受到威脅,而中國大陸的法院將更有資格評估該兒童的費用。

終審法院推翻了上訴法庭的判決,理由是香港法院有司法管轄權受理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的申請,因為並沒有嚴格的準則規定應否拒絕法院的司法管轄權,而應視乎每宗個案的情況而定。終審法院認為,如果法院本可為已婚夫婦的子女批出命令,則法院沒有理由拒絕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10條行使其法定司法管轄權。最後,法庭裁定該兒童是否通常居於香港或身在香港並不相關。

WSJ(未成年人)透過其母親及起訴監護人HC 訴 WZC 及其他人士(父母身份和司法管轄權)[2019]1HKLRD 977

該兒童出生於香港,但出生後就住在中國大陸。家事法庭法官以該名子女未能證明與香港有密切聯繫為理由,駁回了子女宣告父母身份的申請。母親作出上訴。上訴法庭駁回上訴,理由是在離婚案件中,符合「密切聯繫」規定的標準應與《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相同。上訴法庭的意見是,它不應僅僅因為司法管轄權符合兒童的最佳利益而接受司法管轄權,因為這樣做等同於粉飾「 密切聯繫」這一簡單的詞語。因此,沒有批予宣告父母身份。

非香港出生的兒童

在上述所有個案中,該名兒童是在香港出生,但在某些情況下,該名兒童在提出申請時並非通常居於香港或身在香港。遺憾的是,如果申請人的子女在香港以外地方出生,申請人是否有權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6(1)條申請宣告父母身份,目前的情況仍不明朗。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6(2)條,如該子女並非在香港出生,因此並未取得香港居留權,則法院似乎沒有司法管轄權受理子女宣告父母身份的申請。然而,在決定應否作出宣告父母身份時,亦有其他個案十分强調兒童的最佳利益,而較少强調兒童與香港有密切聯繫。

Re CH (未成年人)(父母身份:科學測試)[2019]2HKLRD 850

在最近此案件中,母親申請宣告父母身份和親子鑒定,因為父親否認親子關係,並拒絕支付子女贍養費。家事法庭法官在兩項申請中都作出了有利於申請人母親的裁決,因為她覺得DNA測試符合孩子的最大利益,這凌駕於父親的任何競爭利益之上。本案中的兒童是在香港出生。然而,本案在參考其他案例時,依賴了Re P(父母身份:血液測試)[2010]4 HKLRD 497[2010]4 HKLRD 497一案理據,審理該案的法院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13-14條批准從父親(當時已去世)取得身體樣本(即使該兒童是在北京出生和居住的)。

總言之,如子女不能符合《父母與子女條例》第6(2)條任何一項宣告父母身份的規定,申請人是否有權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13(1)條進行親子鑒定,則仍有待觀察。然而,假設法庭願意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第13(1)條就一名並非居於香港的兒童進行親子鑒定發出指令的話,該項親子鑒定是否實際上可以對在香港以外的兒童作出,則屬另一問題,因為香港的測試提供者可能不願意對身處香港以外的對象進行測試。於這種情況下,申請人通常需要尋求外國地方當局的協助。

Jurisdictions: 

Gall律師

胡安芝於2009年獲認許為香港律師。她的執業重點是家庭法律事務,包括離婚及分居、兒童管養、兒童離開香港、監護和禁制令、財務糾紛和婚約。在加入Gall 之前,Chantelle在一家專業的家事律師事務所工作了6年。她有與來自不同司法管轄區和各行各業的客戶打交道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