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表格16C作出的承認及訟費表訟費*

我們在《香港律師》不同期刊向讀者提及過,有些被告人費心力去測試法院規則 (《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所規定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機制的範圍。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那樣,被告人付出的努力可能不足以成事,但有時也在舊式的Calderbank提議(除訟費外無損權利)的用途方面產生司法創意。

有些原告人不甘落後,也設法測試法庭在原告人依據《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13A號命令(「就要求支付款項而提出的申索中的承認」)取得判決的情況下,不只判給原告人定額訟費的酌情權。《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62號命令第32(4)條規則規定某些情況適用的「訟費收費表」;這些情況包括原告人根據第13A號命令不經聆訊而取得判決。

一般的人身傷害案件(例如「滑倒」案或者不嚴重的交通事故)有一種常見情況,就是被告人因為期望就原告人訟費承擔不多的法律責任而填寫表格16C(承認 ― 未經算定款額)承認法律責任。當考慮到(比方說)要遵從實務指示18.1(人身傷亡案件審訊表)的訴訟前守則,依照訟費表判給訟費就不算慷慨了。

在香港,就像許多其他與訟費有關的問題一樣,訟費表上的訟費教一些代表原告人的律師驚愕不已,即使是最普通的人身傷害訴訟中的原告人律師也有同感。只靠訟費收費表內訂明的訟費,原告人律師(通常是代表獲得法律援助的當事人行事的律師)難以去做那些根據訴訟前守則所必須要做的事。

雖然根據第62號命令第32(4)條規則,法庭的確有酌情權發出命令,下令訴訟一方支付比訟費表訟費更高的訟費,但那種酌情權通常只限在特殊情況下才使用。正如一般的訟費爭議一樣,因為相關的初審判決的案情獨特性是那麽的高,要從判決中得出什麽指示是挺困難的。當然,在醫療疏忽賠償申索中去做必須要做的訴訟前工作,所得的訟費理應比訟費表的訟費更高。

如果被告人按照第13A號命令的規定承認法律責任,代表原告人要求比較訟費表訟費更高的訟費的律師,就應考慮提醒被告人這種情況,並考慮尋求以無損權利的方式在訴訟前及訴訟後提出合適的提議作為保護(也許爭辯說,提出的後一個提議應是「返回講述」前一個提議)。在此期間,有關訟費表訟費的問題是另一個有待(其中包括)相關的高等法院及區域法院規則委員會考慮的問題。


* 編者按:如有興趣知道更多這方面的資料,請參閱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News(第2/2016期 – 2016年2月:Order 13A and the costs paradox,作者:Amirali B. Nasir)。順帶一提,司法機構政務處現正繼續檢討訴訟各方收回訟費的比率(有關比率自1997年起一直維持不變)。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