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曼群島提出新證據並要求重開審訊

在最近一宗關於Shanda Games Limited的案件(訟案編號FSD 14 OF 2016 (NSJ)(2017年7月))中, Segal法官裁定在審訊之後,法庭仍有司法管轄權在法庭宣布判決草稿之後,法庭命令蓋印之前,接納新證據並命令再進行聆訊(因此重開審訊,而任何上訴只會是針對法庭命令而不是判決提出)。不過在這宗案件的情況下,Segal法官拒絕這樣做。

在開曼群島應用的測試*:

  • 在一般情況下,運用的原則以公平處理案件及訟費按比例計算為首要目的。這需要快捷、公平地處理案件,並且恰當地分配法庭資源到各個爭議。
  • 在案件涉及傳喚新的證據及重開審訊的申請時,法庭應考慮Ladd v Marshall這宗先導案例。在原審法官席前而不是在上訴法庭申請的案件中,應較為寬鬆地引用在Ladd v Marshall考慮的因素。申請人還需要其他有利的「有力因素」(powerful factors)作為支持其申請的理由。
  • 在這宗案件,要求重開審訊的傳票是在大律師收到判決草稿不久前發出的,但Segal法官當時已經完成判決草稿並就呈請作了決定。法官已經宣布判決草稿內容,但此舉本身並不阻止他批准申請或決定法庭應如何行使司法管轄權。法庭只要實行首要的目的,其他在判決宣布後才出現的爭議點,即是重新考慮的問題及剝奪勝訴方已得的判決的影響,就需要重新被列為考慮因素。
  • 為了支持重新審訊並准許加入其他專家證據,呈請人必須證明(在沒有欺詐的情況下)有專家證人作供證明的是嚴重的問題,足以令法庭的裁決不能成立。

結論

這項由開曼群島大法院(the Grand Court)作出的決定,將會特別關係到向開曼群島公司提供意見的香港律師,因為這些公司有可能面對在開曼群島法庭展開的訴訟。涉案公司Shanda Games Limited是美國納斯達克證券交易市場上市公司,總部設在上海,本身是領先的網絡遊戲開發商,公司被私有合併而從納斯達克退市之後,捲入由前股東提起的訴訟之中。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並已上市的中國公司之中,明顯有越來越多不滿公司被私有合併的股東提出訴訟,要求開曼群島大法院決定其股份的「公允值」。


* 引述自L-B (Children) (Care Proceedings: Power to Revise Judgment) [2013] UKSC 8;Charlesworth v Relay Roads Ltd [2000] 1 WLR 230;Vringo Infrastructure Inc v ZTE (UK) Ltd [2015] EWHC 214;Malitskiy v Stockman Interhold SA BVIHC 2015/0008

Jurisdictions: 

合夥人,衡力斯法律事務所

Mann先生是香港Harneys的離岸訴訟及重組部的負責人,是一位領先的海外訴訟人,高級戰略人員和思想領袖。
Mann先生專注於重組、破產、股東糾紛和有爭議性的信託,也是涉及跨境和法律衝突困境的專家。他參與了近期在該地區的離岸實體進行的各項主要重組工作,以及亞洲一些最高價值的爭議性遺產訴訟。身為受過培訓的大律師,Mann先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訟辯人,經常出面代表精英家庭,並長期獲聘用提供戰略離岸訴訟的諮詢意見。
Mann先生一直被律師事務所和法律500強評為其領域的頂級人才,也獲Who’s Who Legal 2016認許為世界領先的資產回收、重組及破產事務和私人客戶律師。他是2016年和2017年ALB離岸客戶選擇列表中排名為傑出的五位離岸律師之一。

衡力斯法律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