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援引的《大憲章》

Warren Ganesh高級顧問,Smyth & Co 與RPC聯營

今年,法律界迎來《大憲章》訂立800周年。《大憲章》對香港在內的各個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相當重要,而且息息相關。

香港「九七」回歸前後有多宗案件援引了《大憲章》並得到司法機關默許,而近期也在Ghulam Rbani v Secretary for Justice(2014)17 HKCFAR 138一案中引用。《大憲章》內的一些核心價值至今仍然跟當年一樣適用。

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於2014年12月4日出席聖保羅書院第163屆畢業禮致辭時曾提及《大憲章》:

「我為何要花很長篇幅簡述法治在香港的重要性?這是因為《大憲章》的基本原則是永不過時的,八百年前訂立的《大憲章》至今依然適用。」

演講詞全文載於香港司法機構的網站(http://www.judiciary.gov.hk/en/other_info/speeches.htm) 。

《大憲章》的一些核心價值包括: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權利(另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35條),尊重私有財產和徵用財產的補償(見《基本法》第6和第105條),及不受任意拘留的保護(及後來的「人身保護令」 —見《基本法》第28條)。

許多這些基本權利的核心是法治和遵循法院程序(不論是涉及普通市民、企業或政府機構—國內或國外的。

也許,法律系學生可以在法律制度和法律方法等課堂裡琢磨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大憲章》在多大程度上可說是香港普通法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