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法律合併的香港印花稅寬免

香港印花稅署非正式地承認,憑藉某些在外國法律下的法人合併而傳轉的香港證券,可獲豁免徵收從價印花稅。本文就這項法外寬免的技術與程序層面作出了概述,並識別了若干與法律執業者相關的實務問題與困難。

香港印花稅的徵收

香港證券的非豁免轉讓,需要徵收從價印花稅,而所謂的香港證券,是指如要對其作出轉讓,便需要在香港登記的該等證券。此一類別包括在香港註冊成立的公司,以及在海外註冊成立但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所發行的證券。轉讓香港證券的現行從價印花稅合計稅率是0.2%(購買單據與售賣單據各為0.1%),並以相關證券的轉讓代價或價值計算,以金額較高者為準,而基本上是參照有關公司的淨資產值計算(並以該公司的最近期經審計帳目為依據)。

需要認清的是,印花稅是以相關文書,而非以相關交易作為徵收對象,而要對一份文書徵收印花稅,該份文書必須是在《印花稅條例》所載明的某個印花稅徵收類別的範圍內。

一般而言,在商業或投資等交易過程中進行的香港證券買賣,均需要徵收印花稅﹔然而,生者之間以無償產權處置方式進行的轉讓(例如,徹底的贈與),或是為了達成一項交易,從而令某項香港證券的實益權益藉著售賣及購買以外的方式轉移所進行的轉讓(例如,信託授產安排),均同樣需要徵收印花稅。《印花稅條例》(第117章)附表七所述的各個印花稅徵收類別,是以廣泛的形式起草,使其得以涵蓋所有達成香港證券的實益權益轉讓的文書。

然而,這項規定會導致一個問題產生,就是根據香港以外的司法管轄區的法律而進行的法定合併,當中引發的香港證券傳轉(但非轉讓),是否會招致須繳付香港印花稅的法律責任。譬如說,有兩個在「可轉讓證券集體投資計劃」(UCITS)下的基金於歐盟境內進行合併,而該合併公司持有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的證券,當中所涉及的主要問題是﹕該項合併是否會導致香港證券的轉讓,從而招致須繳付香港印花稅的法律責任﹖

由於目前並無任何相關的具約束力案例,因此正確的情況應當如何,目前仍難以確定,而這也是尋求合併的公司(當中的某一個合併方或是雙方,是透過保管人直接或間接地持有香港證券)所一直關注的一個議題。為了達成在一家香港公司、或是一家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之股份登記冊上,進行股份持有人的變更,該公司的公司秘書須根據公司法,要求提供一份適當蓋上印花或經裁定的轉讓文書。倘若其未能獲得提供有關文件,則合併後的公司便不能憑藉該合併,登記成為該等傳轉予它的香港證券的法定擁有人。因此,一份達成一項合併,從而令一家公司的香港證券從一家公司(例如,合併公司)傳轉給另一家公司(例如,合併後的公司)的文書,它在印花稅責任的確定性方面,就建構交易以管理稅務風險而言,實在是非常重要。

香港印花稅署的取態

據知,香港印花稅署的一個不具約束力取態是﹕兩個法人團體所作出的在法人地位上的合併,其相關香港證券的傳轉,不會導致任何實益權益的轉讓。根據《印花稅條例》第27(5)條的規定,任何以象徵性的代價進行,當中並不涉及任何實益權益轉移的香港證券轉讓,均需要繳付從價印花稅。

香港印花稅署現時同意,任何香港股份如果是藉概括繼承的方式,從合併公司傳轉給合併後的公司,當中並不涉及任何香港證券的實益權益改變,但前提是有關傳轉是藉法律的施行而進行。換句話說,如果是經由法定合併機制而合法地達成將資產與負債從合併公司傳轉給合併後的公司(而並非單純規管該項合併的合約性文書),在這情況下將不需要徵收從價印花稅。也就是說,印花稅署認為,該等合併應該是在第27(5)條的豁免範圍之內。

從技術角度看,印花稅署在這方面的取態,是一個較為可取的看法。在法人地位合併的情況下,對於憑藉合併而傳轉的相關資產,當中並無轉移任何實益權益。原因是,因著有關合併而產生的合併實體,是合併雙方的法定繼承者,而相關資產的傳轉,是根據法定機制的施行條款進行,因而並非藉轉讓文書達成。嚴格來說,由於合併後所產生的實體繼承了其各個組成部分的完全法人地位,因此並無任何實益權益是憑藉任何須徵收印花稅的文書來進行轉讓。

就此而言,將法人的合併與純粹的出資作出區分,這一點非常重要。原則上,法人的合併,應包括大部分(如非全部)的下列元素:

  • 通過概括繼承方式,將合併公司的所有資產和負債,傳轉給合併後的公司,使合併後的公司在任何方面,均為合併雙方的法定繼承者﹔
  • 合併公司的債權人成為合併後的公司的債權人,並有權直接向合併後的公司提起訴訟,以追討合併公司在合併前所招致的債務﹔
  • 雖然合併公司(即被吸納的公司)不再存在,但它並沒有被清盤﹔以及
  • 合併公司的成員憑藉合併而自動地及藉著法律的施行,有權按比例獲分配合併後的公司的股份,以顯示它們在繼承實體中享有持續權益。

這與單純的資產轉讓或出資截然不同,因為當中的交易標的是該公司的相關資產,而非該公司本身。

申請寬免

在尋求寬免前,有關公司必須首先確定,適用的法定合併機制是否能夠處於第27(5)條的豁免範圍內,並應當為此在香港及相關的合併司法管轄區尋求法律意見。某一特定合併是否符合給予寬免的條件,須視個別情況而定。我們預期,在任何情況下,一項成功的寬免申請,其先決條件應該是﹕該項合併是嚴格意義上的合併,而並非一項業務或股份收購,或其他形式的資產轉讓。

假如通過了第一項考驗,有關公司便應當向印花稅署提交與達成該項要求獲得寬免的合併有關的文書,並連同一份裁定它被確認為無需繳付印花稅的申請。在獲得作出如此裁定後,該等轉讓文書,將可使其股份是憑藉有關合併而傳轉的該等香港公司的公司秘書,在所有相關的股東登記冊中,對註冊股份持有人的變動予以登記。雖然印花稅署仍未就該第27(5)條下的,與合併有關的寬免發出官方指引,並認為每項提交的申請,均應按其自身的實況來確定,但人們預期將需要提交下列文件,以證明其符合給予寬免的資格:

  • 一份合併協議的經核證真確文本﹔
  • 一份合併證明書的經核證真確文本,以供顯示有關合併的生效日期﹔
  • 一份合併公司的最近期年度申報副本﹔
  • 一份公佈該項合併的公共記錄文本(例如,一份與該項合併有關的司法管轄區所出版的憲報)﹔
  • 一項文件證據,當中顯示因著有關合併,該合併公司因而已不再存在(即已經解散)﹔及
  • 一份經核證的文件副本,顯示合併公司的所有資產和負債,都已概括轉讓給合併後的公司。

然而,在對持有香港證券的公司進行重組方面,倚賴這一寬減機制,依然存在一定的實際風險。由於將第27(5)條下的寬免適用於公司的合併,並未直接獲得香港已裁決的案例支持,因此申請者在初期,將需要以印花稅署的常規作為依據,以及它在對不同的公司合併機制適用抽象的與一般性的原則時,所展現的靈活性。在實務上,印花稅署可以隨時中止執行其政策,並在沒有給予任何事先通知的情況下,作出另一截然不同的取態,因此提出申請的納稅人如要獲得寬免,須先評估可獲得給予補救的司法途徑。

須關注的地方

目前這種缺乏具約束力的案例以及公布相關指引的情況,是不能令人滿意的。當相關資產含有部分或全部的香港證券時,在公司重組的規劃上將會顯得複雜,而根據《印花稅條例》第45條賦予聯營公司的一般性印花稅寬免,也不獲得提供。

因此,法律執業者期望立法機關能修訂 《印花稅條例》,從而為法人合併對印花稅所產生的影響,提供法律上的確定性。雖然香港的稅制憑著其巧妙設計和高度的適應性,在本司法管轄區一直運作良好, 但很重要的一點是,它必須能夠為前來香港證券市場投資的投資者提供財務上的確定性。在現階段,印花稅署如能就有關事項發出相關指引,這將會是一項適時的過渡性措施。

註冊外地律師,的近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