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包容

理事會對我委以重任,令我深感謙卑,能夠成為此多元而包容的團隊的一員,亦令我感到自豪。大多數會員均認識副會長黎雅明、喬柏仁、陳澤銘,理事會選出我們四人,代表不同性別、文化、宗教、種族和法律執業領域,充分顯示了理事會擁抱包容文化。

根據多項研究,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多元化能提供業務的成功機會。多元化的員工隊伍能夠豐富運營網絡,滿足更廣泛的客戶需求,增加對文化差異的敏感度,這些均有助擴展客戶群。

在法律界,一個顯著的多元化缺陷是性別失衡。女性佔律師行人員的比例在不同事業階段各有不同。實習律師的女性比例約為59%、助理律師為60%、顧問為36%、合夥人為28%(截至2018年7月20日)。雖然有超過一半的行業新晉是女性,但高層職位中女性只佔約四分之一。

有人認為,女性律師自己選擇不晉升領導崗位。這真的是她們的選擇,還是由於律師行在工作分配和職業晉升等決策過程中不自覺地帶有偏見,導致女性人才流失?這是決策者需要思考的問題。

不論原因為何,現實是有一大部份女性律師中途退出。若這種人才流失的趨勢持續下去,考慮在可預見的未來,新入行者大多數是女性的趨勢,行業長遠來說將難以持續發展。

多元化的勞動力需要包容的工作環境來支持。包容令員工感到受尊重和重視,因而留任更長時間,從而提高員工的留職率。這相應節省了招聘和培訓替代人員的成本,保持生產力,盡量減少對客戶的干擾。

2018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HKDSE)於7月放榜時,傳媒廣泛報導一位只有10%視力的 特殊教育需要學生考獲兩科5**。這個故事顯示,包容的學校環境不僅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有幫助,還有助學校其他學生學會欣賞多元化和尊重差異。該名學生雖然有視障,但還是被同學選為領袖生。

2017年,另一名患有「玻璃骨」(成骨不全症)的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亦在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取得優異成績,並獲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取錄。

這些都是令人鼓舞的例子,證明包容學校環境能成功培育年青人。這些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很快將會畢業,加入勞動行列。作為勞動力的一員,我們必須作出貢獻,確保包容文化延伸到職場。

律師會一直秉持多元包容的原則,也鼓勵會員這樣做。有些律師行認為設立實務指引,對實踐多元包容的承諾,轉化為對執業、職員和客戶的積極行動有所幫助。律師會將檢視在這方面如何進一步協助會員。

我們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推進多元包容原則方面的經驗時,發現收集有關性別、種族、殘疾和其他多元領域的數據進行分析,是重要的第一步。制定一套多元包容的標準,也有助律師行衡量其執業、政策和程序。自我評估工具對確定運營中哪些領域有待改進也很有用。此外,為從業者提供機會,分享同業的最佳實踐建議和指引,並整理實踐例子數據庫,以實現多元包容,也值得進一步考慮。

與此同時,若會員對促進法律執業的多元包容有任何意見或建議,歡迎電郵至president@hklawsoc.org.hk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