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適當(及前瞻)

Re A [2018] HKCA 272案申請人獲判上訴得值,上訴法庭的裁決公平公正,值得一讚。此前,該名申請人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提出申請,要求獲認許為大律師,但該申請原審時被駁回,該名申請人不服裁決,提出上訴。大律師公會不反對該申請,律政司司長的法律代表則反對。該名申請人上訴時,他們似乎立場不變。

此案的簡單背景資料載列於2017年8月《業界透視》(「認許「適當」的人為大律師」)。已經取得必要資格的申請人數年前被裁定觸犯一項嚴重罪行,不過只根據罪行的案情來說,那次被定罪顯然不能證明他在品格上有缺陷,以致他根本不能期望會獲法庭認許為大律師。

判決書所特別值得歡迎的,是上訴法庭確定了上訴庭在這類上訴案的角色。上訴庭干涉下級法庭對個別案件情況的評估時,應當小心謹慎,如果下級法庭(譬如說)原則上犯錯,上訴庭就可以干涉。

上訴法庭裁定,根據事實,下級法庭原則上犯了錯。在本質上,下級法庭應用「適合及廉潔測試的方法過於一面倒,例如,太著重過往發生的事,而沒有充份考慮申請人幾年間已經改過自新,品格良好,並且有證可據。

同樣引人關注的是,上訴法庭似乎更多考慮申請人的實習大律師導師所提供的證明文書――導師都是有經驗的大律師,他們有能力判斷其他人,想必也有能力判斷申請人的品格。若是有關證明文書有據可依,不偏不倚,就應該有重要性。在這些情況下,任何申請人都應該肯定自己向監管機構作詳盡的披露;監管機構通常因此而相信所披露的內容。

遇上這類問題,公眾信心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但對著任何一名可能所犯過失較不嚴重的申請人,上訴法庭的確容許採用更為細緻的處理方法。任何通過包括「適合及廉潔在內的測試而獲認許為專業人員的人,應當從中汲取教訓。

尋求獲認許為專業人員的申請人,有些可能過去做過錯事。一部分人普遍對律師抱有錯誤的觀念。律師也是人,正如判決書提到,不要期望他們是聖人。還有別的事可以引起一個問題:還有誰可以獲認許呢(或者只就律師來說,有誰可以仍然留名在「律師名冊」上)?。

我們也許希望事件到此告一段落。不過,律政司司長的法律代表可會考慮上訴至終審法院,要求法庭澄清一個「具有重大廣泛的或關乎公衆的重要性」的論點呢?這會是你我都有興趣知道答案的問題。如果真的上訴,會有很多人認為上訴法庭更循序漸進的方法有許多值得讚賞之處(特別是判決書第22段)。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