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的爵士樂

Ain't Misbehavin' 和 Keepin'Out of Mischief Now 伴隨著大律師的生活。

以上兩首Thomas “Fats” Waller的名曲展示了音樂家稱為「跨步鋼琴」的風格,這種風格觸及人類靈魂的和弦,讓你想跳舞、唱歌和微笑。

據說音樂會釋放人體內的安多芬,尤其是當自己製作音樂時。

我在一個音樂家庭長大,父親Leslie Sarony是20年代至40年代最多產的流行曲作曲家。雖然他寫了一些最荒誕的歌曲,例如Ain’t it Grand to be Bloomin’ Well Dead、Why Build a Wall Round a Graveyard (When Nobody Wants to Get in) 和 Don’t be Cruel to a Vegatabuel,他不認同我對爵士樂的品味,認為不能與肖邦和柴可夫斯基的作品相比。

由於父親偏愛古典音樂,我從6歲開始上鋼琴課,老師的共同特點是缺乏音樂靈魂。我逃避上鋼琴課的藉口甚至可編集成書。

我渴望擺脫這些古板鋼琴女老師,她看不出我對即興創作的特殊渴望。與著名格言「能者成事,無能者成師」相反,我的音樂老師能成事,但不能成師。

然後我發現了Fats並步入了愛河。我買的第一張唱片是他的Ain’t Misbehavin’。大多數爵士樂鋼琴家都是自學成才。我們不斷試驗,直至找到自己的風格,然後音樂就是一種自我表達的特殊方式。

我有幸繼承了父親填詞的天賦,寫政治諷刺往往比他更辛辣,鑑於當前的世界狀況,這不難理解。

大律師與爵士樂

爵士樂不僅是自我表達,而是一種其他媒介無法達到的情緒解放。

這讓我想起了大律師的生活與爵士樂鋼琴之間的聯繫。

大律師的職業是不斷的挑戰,許多時是好勇鬥狠的。友人Michael Ozorio QC曾經說過,我們更像街頭霸王。普通法的對抗性意味著訟辯往往會耗盡精力,在法庭艱辛的一天結束後,往往讓人身心均筋疲力盡。

音樂此時為恢復個人平衡提供了創造性的動力,特別是自由風的爵士樂。在令人怠倦的一天審訊後,它能提供最好的安慰,令你恢復過來。

可悲的是,幽默在很大程度上與香港的法庭格格不入。

創意是巨大的回報。寫出諷刺歌詞,諷刺人們的荒謬行為,需要熱衷押韻的楹聯來捕捉荒謬的本質。有些大律師玩填字遊戲來鍛練大腦,我則喜歡寫作諷刺歌詞。

蔑視人們的胡言亂語,特別是傲慢的法官和頭腦空空的政治家,有治癒心靈的作用。

事實上,編寫歌詞和旋律都會影響大腦的兩側。

星期日早上收聽香港電台第三台的Vintage Chart Toppers,都會聽到我的宣傳曲,宣傳這個由China Coast Jazzmen音樂總監Colin Aitchison主持的節目,流連在20年代至50年的音樂。

刑事審判是生動的戲劇,律師需要捕捉和引起陪審團的注意,簡而言之,大律師必須娛樂他們,一旦他們生悶,便容易「失去」他們。

結案陳詞與歌曲非常相似,必須有形狀,有開始、中間的高潮、結束,就像歌曲講述故事一樣。講話的節奏必須捕捉證據和人物,聲音就像樂器一樣。

我從未對陪審團唱過歌(雖然有些朋友挑戰我這樣做),但在結案陳詞中引用一些歌詞,對意思的表達經常事半功倍。

在中央刑事法院進行的一次審訊中,控方努力說服陪審團相信一些不大可信的警方證據。我代表被告作結案陳詞時,邀請陪審團考慮證據,彷彿控方把他們當作了Barnum音樂劇中的偉大演員P.T. Barnum。

「 每分鐘都有一個易上當的人,

   每次秒針到達頂端

   像蒲公英一樣他們立起來

   他們的耳朵張開,眼睛睜大

   雖然我對他們直說真正的胡扯

   沒有任何事實

  你可以打賭,我會找到一個鄉巴佬來買我的玉米

   因為每分鐘都有一個易上當的人出生

  我指的是你出生的那一刻。」

被告結果被判無罪。

非常治癒

那些戴假髮穿長褂的刻板大律師,乾巴巴地推銷不合情理的意見,與我在中央刑事法院的經歷相去甚遠。刑事法院的大律師中,Bill Denny QC、Michael West QC 和James Mulcahy QC 都是偉大的爵士樂鋼琴家,他們的訟辯與音樂同樣出色。

鋼琴和爵士樂是極佳的治癒工具。一個星期結束時,如果可能的話,我會去Ned Kelly位於尖沙咀的Last Stand 爵士吧,我有幸與常駐爵士樂隊New Orleans一起表演。

即使沒有樂譜或不發一言,每個爵士樂家都知道何時彈奏甚麼。

在最佳情況下,爵士樂隊一起演奏是自發的神奇協同作用。如果你觀察音樂家的臉,你會經常看到他們對特別巧妙或幽默的音樂作品會心微笑。

如果獨奏對心靈有益,那麼和一群優秀的爵士音家一起演奏,就好像得到天堂的一天通行證。

我喜歡認為,與我在地球上的專業工作,特別是當刑事律師的對比,是爵士樂鋼琴讓我不情願地做錯事。

歡迎有興趣者收聽我的作品節錄:https://soundcloud.com/steve-james78/whyd-it-have-to-be-you-neville-sarony.

Jurisdictions: 

π Chambers,御用大律師 

蘇朗年大律師對審判工作津津樂道,他把審判比喻為一個武俠和街頭鬥士之間的交鋒,當中他們兩者均受到有關規則,以及對法院和對手所負有的禮節慣例所限制。雖然他有時被歸納為人身傷害案件的專家,但其實他的執業範圍幾乎涵蓋了所有範疇。除了寫作、烹飪和航行外,他亦喜愛演奏爵士鋼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