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而彼此尊重的工作場所

8月初,我代表律師會出席了在澳洲坎培拉舉行的2018年POLA(亞洲律師協會會長)高峰會。其中一節會議上分享的統計數據,有點令人沮喪。

紐西蘭律師會對法律專業環境進行了全面研究,並於5月公佈了研究結果。研究整理了3,500多名律師提供的資料(佔行業人數的26%),結果顯示近三分之一的女性律師在職業生涯中曾遭受性騷擾;超過一半的律師在職業生涯中曾遭受欺凌。

另外,國際律師協會法律和政策研究部門(IBA LPRU)在2017年開展了一個項目,探討為何女性在商業律師行晉身最高職位方面仍然遇到障礙。來自亞洲、歐洲、非洲、中東和美洲司法管轄區超過5,800名律師作出了回應。結果發現,雖然女性加入法律專業的人數從80年代起大幅增加,但她們晉身律師行股權合夥人的比例仍然很低,通常不到20%。女性面對歧視和性騷擾,仍然是個重大問題。調查結果顯示,有些律師面對的欺凌和恐嚇程度令人擔憂。這些研究結果表明,接近高達50%女性和30%男性在職業生涯中曾遭受欺凌和恐嚇。

澳洲律師協會根據近4,000名從業者提供的資料,彙編了《有關人員流失與重新入職的全國報告(2014年)》,24%的女性受訪者表示在法律界職場曾遭受性騷擾,而男性的相應比例為8%。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律師協會在其發牌程序檢討過程中,委託進行了一項調查,研究實習律師在發牌過程的經驗。調查針對2014年至2017年期間完成實習的律師,其中1,471人作出了回應。2018年1月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約20%實習律師表示他們曾因性別、種族、殘疾、性取向或其他個人特徵而遭到不受歡迎的關注。

這種職場環境在任何行業都也不能接受,但對於追求法治和公義的法律專業來說,情況更令人擔憂。

雖然我們尚未就香港法律專業的情況進行研究,但平等機會委員會於2018年3月有關服務業性騷擾情況的研究報告指出,在香港商店、酒吧和餐廳的女性當中,超過十分之一曾在工作時遭到同事或顧客性騷擾。

確保為每個人提供安全和不受騷擾的工作環境至關重要。《性別歧視條例》於1996年實施。然而,該條例的保障並未如一些海外的司法管轄區般廣泛。

考慮到海外同業的經驗,我們或許應收集更多有關法律界工作環境的資料,評估我們為從業人員確保正面、安全的工作場所方面的工作。

為對這些問題保持警覺,我們必須採取更多措施,提高對性騷擾和其他冒犯行為的認識。首先,我們必須非常明確地規定在工作場所禁止的行為,絕對不能含糊。應制定明確的指引或政策,規定如何制止不當的行為、如何建立一個能給予那些當遭遇不當行為時能作出申訴的安全場所、如何制定明確的投訴程序、如何解決導致「沉默文化」的可能因素,並提供以鼓勵受害者和證人投訴不當行為的培訓。

法律專業維護公義、公平、平等的核心價值,讓我們一起努力,促進工作場所的安全和尊重,為員工在工作中體驗到支持、成就和自豪。

彭韻僖 會長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