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律師申請「符合資格」證明書

《認許及註冊規則》(第159B章)第13條訂明豁免辦理該規則所訂任何正式手續的規定。關於申請豁免呈交表格4[2018] HKCFI 1901一案,有助深入了解法庭處理豁免申請的方法,此案已正式彙編為案例,只是有些律師導師可能看漏了眼。

案中申請人是實習律師,她(實質上)謀求獲豁免呈交一份有她前導師在上面加簽的「表格4」(「就符合資格獲認許為律師證明書的申請表」)。表格4需要實習生和導師宣誓確認,訓練合約和訓練符合必要的法例規定。實習生若要求獲認許為律師,通常得先取得符合資格證明書。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可以「特別理由」,並在他認為需要的條件下行使豁免權。實習律師的導師不幸離世或失蹤就是一例。

案中申請人提交豁免申請的背景顯然是,實習生與她的導師鬧翻了。他們的工作關係似乎一度變得更差。最後,實習生更針對導師的事務所展開法律程序。實習生似乎無法得到一份有導師簽名的表格4。

在這種情況下,具決定性的案例確定法庭應當查究兩件事。第一,表格4的相關目的是否已經達到;即是說,實習期間的表現是否令人滿意,申請人是否適合做律師。第二,申請人可有有力的理由解釋為何無法提供表格4。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決定(根據文件作出,不需要進行口頭聆訊)

  • 表格4的相關目的已經達到;及
  • 實習生與導師的關係已經破裂,申請人有有力的理由解釋她為何無法提供表格4。

因此,豁免申請獲批,豁免範圍以實習生(用來申請符合資格證明書的)表格4不需要由導師填寫或簽署為限;獲批的豁免不得用於任何其他目的。

值得留意的是,以第13條為依據的豁免申請,不應該以對訟式訴訟的方式處理。申請是藉原訴傳票及支持證據提出,法庭可指示呈交更多證據或陳詞。

律師會一定要獲告知申請一事,律師會的職責是周密考慮事情,然後作出明確決定(不論是決定同意、不同意,還是中立)。公眾利益是律師會極其重要的考慮(Re Fu Sze Ying,HCMP 908/2008,2008年6月6日)。律師會同意該豁免申請。誠如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所確定,律師會的同意具有重大關係(第11段)。

猶幸實習生與導師鬧翻以致實習生申請豁免的情況並不常見。如果果真發生這事,律師會(實質上)是夾在中間,左右為難,而值得注意的是,資深法官可能比較體諒實習生的困境――(除了別的以外)雙方的經驗被認為並不對等,法官的體諒也就更大。既然經驗較為豐富,導師也許可以想出更有力的理由,解釋為何不在表格4簽名。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