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你的個人權利簽走了?

發生甚麼事?

在莊裕安 對 安達人壽保險有限公司及另一人[2021] HKCFI 2128一案,原告人(一名自僱保險代理)指被告人在未經他同意的情況下,取用和利用他的身份。他聲稱被告人曾要求他填寫多份表格並在表格上簽名,沒有向他說明表格的用途,但其後又用那些表格登記他為保險代理。原告人指稱被告人侵犯他的「名譽權」,(也許是相當雄心勃勃地)要求賠償。

法庭直截了當地駁回申索,指出:

  • 簽署就是同意 – 有一個既定原則,在文件上某人的簽署是證明那人同意文件內容的證據。在法律上,任何人都不可以簽署前沒有閱讀文件為藉口,藉詞開脫法律責任──除非某人(例如)缺乏行為能力,或被欺詐、誤導、受到不當影響或脅迫,否則那人受到約束,得為自己簽署的文件負責;
  • 「名譽權」──就目前情況來看,這不是香港誹謗法下獲承認的訴訟因由。即便原告人已經證明有人未經他同意就使用他的身份(他不曾證明過),他也無權要求賠償。

法律發展

你「簽走了」甚麼?

近年,全球各地日益聚焦在個人資料的保護和私隱權上。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附表1保障資料第1原則(收集個人資料的目的及方式)及第3原則(個人資料的使用)提供了保障。每名同意個人資料被收集的人,必須事先獲告知(例如)使用資料的目的,他們被收集多少資料,以及誰人會收到那些資料。要是資料其後被用於另一用途,這個新的用途必須得到那人同意。

然而,像在莊裕安案一樣,現在依然經常有人不細閱文件,甚至是根本不閱讀文件,就落筆簽名。莊裕安案正好提醒簽署協議後常有的法律後果。儘管保障資料原則將披露上文描述的資料種類的責任加諸於公司,但簽名的人(顧客)始終有責任閱讀文件,確保他們明白文件內容──一般的論述(儘管是有關財務文件的論述)見於Hobbins v Royal Skandia Life Assurance Ltd & Anor [2012] 1 HKLRD 977案(第103及118段)。

「名譽權」

在香港,誹謗是發布有關某人的陳述,降低其聲望或使其他人避免與其交往。要求賠償的原告人如果以誹謗為訴訟因由的依據,就得承擔沉重的責任。就目前情況來看,侵犯所謂的「名譽權」並不自動導致誹謗。此外,在香港民事法庭,損害名聲(導致巨大損失)傳統上一直難以證明。實際上,未授權而被使用個人資料或肖像的受害人,追索權有限。

這些重點,加上協議簽署後具有約束力這一點,(在實踐中)個人和顧客有更大責任閱讀合約文件,得思考後才簽署──不管是在真實世界還是在數碼世界。這(有時)可能是一件勞累的事,但卻是現代生活的真實情況。個人和顧客的生活相比過往開始變得更為數碼化,在社交媒體和機構數據平台,不閱讀條款全文就簽名或表示同意,每一個簽名或每一個被點擊的「同意」格,都有可能引來更大的責任或被取消索償權。

到目前為止,少有(關乎香港法律的)討論個人身份(本身)應不應該是已獲承認的所有權。在Lau v Hang Seng Bank Ltd [2000] 1 HKC 280一案,原告人是粵語流行曲歌手,他試圖以「假冒」和誤導作論點,尋求臨時的強制性濟助,可是失敗告終。既然家喻戶曉的人物難以保護其名字、「品牌」或臉孔的價值,怪不得二十多年來,這個範圍的申索一直是那麼的少。

全文重點

個人和顧客選擇附上簽名,就須為所簽署的文件負上責任。

資料保護顯著發展的同時,應提高對個人身份或品牌價值的認知以作支持──這是法律的某個發展範疇,可以預期,將來有申索人挑戰法律的極限,並且有一些成功的例子。在監管上,應多加專注於遏制不當使用個人資料,以及更多關注受害人的追索權或可得的賠償。

在日益數碼化的世界裏,對於具有必要法律技巧而又願意發展其執業範疇的法律代表來說,這完全是值得留神注意的重要地方。

Jurisdictions

RPC 高級律師

RPC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