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最新情況

鑑於法律專業、律師和本地大律師對「一國兩制」下普通法發展的重要性,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理應更受重視。

香港大律師公會公佈的《海外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18》顯示: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31宗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而2017年的數字為23宗。」

2016年的申請宗數為32宗。

2018年的數字有以下的進一步背景:

  • 與2017年一樣,大多數申請(24宗)是在民事訴訟中代表當事人,而刑事訴訟是有7宗申請。這個情況並不罕見。2016年鑑於當時正在進行的一些案件,刑事訴訟的申請宗數較多;
  • 按照慣例,大律師公會常委會不反對大部份申請(同意了27宗申請)。反對的4宗申請由首席法官或上訴法官(原訟法庭)進行裁決;
  • 不論大律師公會或律政司司長的立場如何,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由法院決定。無人反對的申請由法院命令發出同意傳票。該命令(如獲批准)適用於「任何一宗或多於一宗個別案件」(條例第27(4)條);例如,審訊或上訴(或兩者兼之- 所謂的「綜合」命令);
  • 總共,法院合共批准了23宗申請,與2017年的數字相同(2016年批准了20宗申請)。原訟法庭有批准酌情權,少數不成功的申請提出了上訴;
  • 回顧過去,申請宗數較多。鑑於同意的申請宗數較多,最近有關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的判決似乎較少。Warnock-Smith QC [2018]HKCFI 689(2018年5月「業界透視」)和Caplan QC [2018]HKCFI 2070以來,筆者所知最近期的判決是Montgomery QC [2019] HCKFI727。該申請在上訴法院提出上訴不成功(重大過失被控一項誤殺定罪及判刑)。

批准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的一般原則自Flesch QC [1999]1 HKLRD506一宗以來已確立。這些原則隨著時間發展,不同的首席法官或上訴法庭副庭長又有些微分別。最近,法院在有爭議的申請似乎由「感覺」主導(採用他們的表達方式)。最終,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的結果是平衡,最重要是公共利益。在Montgomery QC一案中,副庭長表示(第19段):

「最終,我不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抵銷公共利益的考慮因素,足夠超越維持強大而獨立本地律師的重要公共利益。」

誠然,海外頂尖大律師/御用大律師可向初級刑事大律師提供指導,及在複雜的案件和法證、審訊策略、量刑和上訴方面傳授經驗和「領導力」。同時,本地畢業生申請大律師資格的數目眾多,本地大律師界發展良好。(見大律師公會《本地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18》)

編者按: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資格的關鍵是申請人與案件相配,尋求大律師公會同意。例如,給它Full Monty。這個詞顯然有多個起源,本刊將向「法律知識測驗」作者馬錦德大律師(Gilt Chambers)澄清。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