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保險業監管局主席鄭慕智博士

保險業監管局主席鄭慕智博士分享他43年的法律生涯,從當暑期實習生到成為胡百全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的所見所聞,亦談到他對公共服務的熱誠。

鄭慕智博士性格活潑,偶爾喜歡開玩笑。這位資深律師退休後,仍對公共服務和歌唱充滿熱誠。

鄭博士現任保險業監管局(保監局)主席。他對公共服務的熱誠來自家庭,家人不斷教他要幫助有需要的人,這個職位正好令他能追隨理想。

他說:「我來自基督教家庭,我想從事可以幫助別人的事業。」

神的安排

鄭博士的祖父是聖公會牧師,他從小就受基督教價值觀的薰陶。他讀過兩間基督教學校,其中聖保羅男女中學幫助他開展了職業生涯。

鄭博士說:「我考了A-level,本來想修讀社工系,但成績不夠好。我認為沒有考進社工系是神的安排,我發現成為律師也同樣可以幫助他人。」

1969年,香港大學開設全日制法律學位課程,他是首批學生,四年後成為首批法律畢業生。

1972年夏天,他在教友的引薦下到位於中環的胡百全律師事務所實習,該教友是胡百全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合夥人。其後,他修讀法學專業證書,同時在該律師行兼職,在1975年開始擔任該行全職律師。他整個職業生涯均留在胡百全律師事務所工作,1994年至2016年出任該行的高級合夥人。

他說:「多年來有獵頭公司試圖遊說我轉到其他律師行,但我一直不為所動。」

投身公司法

在執業的頭15年裡,鄭博士覺得當訴訟律師很具挑戰性。胡百全律師事務所當時只有四名合夥人和兩名助理,所以從研究到文書工作到準備上庭,他均需一手包辦。

他記得當時一天內要走三個地方。

「早上在我要出席位於高等法院的內庭聆訊,然後趕去區域法院上庭,午飯後又要去另一個內庭聆訊。

他說自己擅長處理轉讓,後來接觸知識產權法後,才找到適合的執業領域。當時許多本地製造商生產設備和參與代工生產,但不知道侵犯了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他們被控告,所以鄭為其辯護。

這些製造商中,許多成為了他的長期客戶。

他說:「我為這些製造商辯護,他們後來成為我行公司/商業法的客戶。當他們最終開發自己的設計、建立自己的品牌時,我幫助他們發展業務和籌集資金。我就是這樣逐漸投身公司法,處理包括資本市場、併購等事務。」

因為這個「合乎邏輯的發展」,鄭博士接觸到股票市場的運作。之後,他於1996年至2006年被委任為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委員會主席,後來擔任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六年,直至2012年。」

被問及早年處理公司法與今天的差異時,他提到首次公開募股的上市招股說明書。

他說:「我們以往不需參與起稿招股說明書。招股說明書供投資者閱讀,以了解公司的業務範圍,考慮是否投資。招股說明書以往是一份促銷文件,但現在的招股說明書更近似一份法律文件,根據美國的慣例。一旦出現問題,該份文件可以保障你的權利。」

成功秘訣

鄭博士樂於分享成為優秀律師的秘訣。

他說:「優秀的律師與普通律師的區別在於誠信。優秀的律師不會妥協誠信,必須保持最高的道德標準。」

謹慎和關懷也很重要,理由有二。

他說:「工作時必須非常小心。客戶帶著問題來找你,所以你在解決問題時必須極之小心謹慎。」

此外,「你需要花時間耐心傾聽客戶,表現出關懷的態度,表示理解他們的問題,會全力處理。」

即使如此,也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建立成功的法律事業。他說,新晉律師需要循序漸進。

「我認為應用法律以解決問題需要累積多年經驗,多年的執業經驗令你能夠更好地、持續地裝備自己。」

他亦強調不斷學習的重要性。因為經常有新法律出現,從業者必須不斷學習,忘記舊法,學習新法。開始擔任公職後,他接觸到不同的執業領域和不同類型的法律。

擴展領域

鄭博士在1991年至1995年獲港督衞奕信委任為立法會議員。

他說:「我學習到香港的政治制度、政府運作,擔任議員擴大了我的網絡,也有助我的事業發展。」然而,在任期完結後,他選擇不繼續從政,因為這不是他的理想。但這並沒有阻止他參與其他工作。他被委任為第一批中國委託公證人之一,協助代表香港市民及公司向內地提交文件以作使用。」

此外,在2003年後的約10年間,他出任廉政公署不同屆任的委員會成員,協助調查和起訴工作,而他的大學論文正是研究廉政公署這類型組織。

他說:「我的研究結論之一,是我們需要設立一個調查和起訴貪污案件的獨立機構。所以,當廉政公署[在1974年]成立時,我很是高興。」

鄭博士亦被給予機會於教育界服務。他在1996年獲委任為教育委員會主席,一年後出任香港浸會大學校董會和諮議會主席。在2002年完成教育委員會的任期後,他在2009年至2015年獲任命為成員,後被委任為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

他說:「我認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投資。這是富有意義和令人滿足的經驗。」

胡百全律師事務所鼓勵旗下律師履行公民責任和服務市民。

他說:「我們鼓勵員工以不同方式為社會服務。他們可以提供無償法律服務,也可以成為公司的顧問團隊的一分子,也可以參加非政府組織、教會或其他宗教組織的活動。」

1997年,他成立了香港董事學會,為將成為董事的人士提供公益發展及培訓,以推廣良好企業治理。胡百全律師事務所為該學會的法律顧問。鄭博士現在仍然是該學會的榮譽會長和名譽主席。

現時,他是航空發展與機場三跑道系統諮詢委員會的成員。

他說:「我為各種問題的討論提供看法和法律培訓,但我也在學習如何建築和管理航空交通和開發第三條跑道。」

保監局

鄭博士眾多公職的亮點之一,是獲任命為保監局主席。保監局是香港首個,也是唯一的獨立保險業監管機構。2016年12月,鄭博士和另外七位非執行董事正式加入臨時保監局。

他說,保監局的工作有兩個法定職責:規範從業人員和促進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他說:「在保監局成立前,保險業由行業大多自行監管及獲取保險業監理處的許可證,但現今在世界上大部份地區的做法並非如此。」

他列舉了第一年在保監局遇到的三個主要挑戰。

「讓每個人都相信他們是團隊的一員並不容易,這是我們在第一年的重點工作;另一個挑戰是開始與內地的監管機構對話,以便互相支援和合作;第三件事是讓業界相信我們旨在為他們服務。」

去年7月,政府解散了保險業監理處,其職能由保監局接手,鄭博士開始接管監督超過160所保險公司的職責。2017年12月,保監局將總部遷往黃竹坑。

香港有160間授權保險公司。2017年保險業的總保費收入為4,896億美元,較2016年增長9.1%。去年6月至12月期間,保監局共收到648宗投訴,其中多數與虛假信息陳述有關。

鄭博士表示,保監局將於明年6月開始向10萬名保險中介人,包括保險經紀及代理,引入發牌制度。

「我們將要求保險從業人員像律師一樣,他們必須滿足一定時間的專業發展計劃要求,以充實自己。」

「這將是強制性的,旨在提高保險從業人員的水平,提升整個行業對顧客服務的信心和信任。我們認為這是保障投保人利益的有效方法。」

由於有不少內地資金投資於香港保險公司,鄭博士建議在大灣區設立保險服務中心,以建立兩者之間的聯繫。

他說:「我們對即將推出的大灣區政策感到十分興奮,希望會成為香港在中國發揮更大作用的試點。希望每個香港人都分享願景,作出貢獻,確保大灣區發展能裨益香港以至國家的整體發展。」

寄語公職人員

鄭博士服務公職的努力獲得英國及香港政府的認許。他於1997年獲頒大英帝國勳章,於2003年獲特區政府頒發金紫荊星章,2016年獲頒大紫荊勳章。

他認為幫助別人不代表必須犧牲個人興趣。因此,他結合了對歌唱和公共服務的熱誠,創立了非政府組織香港歌劇院。

他說:「利用專業知識,確定興趣所在。我喜歡唱歌,就以此追求興趣,同時幫助別人。」

鄭博士說,只要時間管理得當,就可以兩面兼顧。

「現在人們把一天中大部份時間都花在事業上,別無其他。短時間內不會覺得不妥,但10年、15年後你會開始思考:我一生人每天都在做什麼?人生目的是什麼?生命有何意義?」

他說:「好好管理時間,就能追求事業和興趣,同時照顧家人、服務社區。」

對鄭博士來說,金錢無法與他在人們臉上看到的快樂相提並論。

「幫助別人時看到他們的笑臉,比金錢更值得。同一時間你最多只能住在一間屋,開一輛車。」

「與其他人分享你的愛。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許多人認為我貢獻了太多時間服務社會,但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這樣做。」

他補充道:「香港過去的成功關鍵之一就是人的參與和貢獻於發展香港。這是香港所以成為香港的原因。因此,請花些時間貢獻社會。我認為這是香港蓬勃發展,成為我們理想之家的不二法門。」

後悔?

如果有時光機,鄭博士想回到兩個女兒還小的時候。

「年青時我不常在家,孩子很快就長大了。長大後和小時候陪伴子女的時間是不同的。」

他也遺憾沒有花更多時間陪伴太太,他「非常感激」太太。

「沒有她的支持,照顧家庭,很多事我根本無法去做。」

作為一名律師,他希望能夠休假到海外進修,但本地律師行並無這種制度。

他說:「我真的很想看看世界,看看其他人的處事方式。我想向學者學習,讓他們啟發我的對法律執業的想法。」

這一切都符合他的人生座右銘:「努力工作,發展興趣,幫助有需要的人,務社區,關愛家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