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譚大鵬, JP

作為稅務局局長,譚大鵬目前領導有74年歷史的稅務局。過去數十年,稅務局與時並進,配合社會、法律和科技的變化,由1960年代首次使用電腦存儲和分析評稅數據,到在適當時訂立新的法例。如今,在疫情和全球數碼化的驅使下,稅務局將會面對更多變化和推出計劃。

與稅務局一起成長

自稅務局成立以來,香港經歷了重大的變化。在過去70年,香港從戰後的小轉口港,發展成為「東方之珠」,繁忙街道上商店的霓虹招牌,以至維多利亞港兩旁摩天大廈頂樓的巨型標誌,照亮了整座城市,如今已成為享譽國際的金融中心。稅務局的角色和功能,亦隨著香港的發展有所變化。

早期,稅務局只執行《稅務條例》,負責收取薪俸稅、物業稅、利息稅和利得稅,到後來相繼接管了遺產稅、印花稅、娛樂稅、博彩稅、舞廳稅、商業登記和酒店房租稅。為應對社會經濟趨勢,稅務亦隨著時間推移而變化。隨著經濟轉型,香港先後取消了舞廳稅、利息稅、娛樂稅和遺產稅。約10年前,由2008年7月起亦免收酒店房租稅。香港的稅制一向以簡單明確見稱,稅率低,稅種少,只就營業利潤、薪金和租金入息徵稅。稅務局現時執行七項條例。香港目前沒有資本增值稅和股息稅,而利息收入在某些情況下亦無須課稅。基本上,只有源自香港的入息和利潤才須課稅。這個稅制一直被視為香港經濟發展和商業競爭力的主要因素之一。

對譚先生而言,他的許多成長都在稅務局發生。他在大學畢業後就加入了稅務局,一直服務至今。他說:「我於1986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現為香港理工大學),修讀會計。雖然稅務是我修讀的科目之一,但畢業後立即加入稅務局則純屬偶然。當年剛剛畢業,要與各行各業(有時很不滿)的納稅人互動,是個很大的挑戰。後來,我在上訴組工作,代表稅務局出席稅務上訴委員會(根據《稅務條例》成立,負責就稅務上訴作出裁決的獨立法定團體)的聆訊,為評稅辯護,既有滿足感又充滿壓力。然而,這些經驗有助我在面對人和解釋稅務局的立場方面更有自信。」他回憶道:「2010年至2013年擔任實地審核及調查科的總評稅主任及助理局長,領導團隊成功解決了一些大型的避稅計劃,最有滿足感。」後來他獲晉升為副局長,須從整個部門的角度分析和解決問題。譚先生表示,這個經歷「令他對稅務局的運作有更透徹的了解」。

在稅務局擔任過多個職位,令他不斷成長和適應,故去年八月獲委任為局長時,譚先生已經準備就緒。他分享道:「在2020年8月上任時,受疫情影響,我們必須採取特殊工作安排。稅務局必須盡力提供服務,實現工作目標,同時協助納稅人在困難時期履行稅務責任。」同時,在國際方面,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組織,OECD)正密鑼緊鼓地解決數碼化經濟洐生的稅務問題和落實全球最低稅率方案,譚先生必須密切注意事態發展和進行詳細分析,以供政府考慮。

稅務的重要性

稅務的簡單法律定義,就是政府立法機關向個人和實體收取費以作公共用途的過程。從避稅天堂到逃稅醜聞,稅務這個概念或行為經過了詳細的辯論、質疑和討論。然而,它在維持社會穩定繁榮的作用不能被抹煞,故此,稅務局的角色也不能被抹煞。他說:「稅務局的主要職責,是根據有關法律及時而有效地徵稅,為政府提供重要的收入來源,以維持其經常性開支和落實各項公共政策。」他補充說:「稅務局致力提供高效、專業的服務,促進合規,並保持執行稅務法例的透明度和廉正,我認為稅務局亦為維持香港的商業友好環境作出了貢獻。」

一如以往,稅務必須應對社會經濟的挑戰。在疫情下,全港的企業和僱員均受到衝擊,稅務局亦要因時制宜。事實上,譚先生認為這些挑戰是改進的動力。他分享道:「例如,疫情促使稅務局採用更多科技,例如網上預約商業登記服務、電子印花服務、更廣泛使用電子報稅(利得稅報稅表和各種申請表格)和電子繳稅(例如轉數快)。為提高稅務管理的透明度,稅務局亦在網站上發布了更多的稅務資訊、指引和統計數據。我們亦安排了更多正式或軟性的行業參與和諮詢活動,以便及早就複雜或有爭議的稅務問題,收集納稅人或稅務從業人員的看法。」

然而,稅務局也必須面對和克服本身的挑戰。譚先生分享道:「疫情帶來的經濟衰退,為稅務局的收稅工作帶來了挑戰。許多行業出現財政困難,失業率創十年新高,很多納稅人的財務能力受到經濟下滑的影響,拖欠稅款的情況可能會增加。」他補充說:「為紓緩納稅人的財務負擔和現金流,稅務局已把於2020年4月至6月到期的2018/19課稅年度稅單的繳稅限期延期三個月。在2020年8月,稅務局公布了進一步的紓困措施,有條件地豁免分期繳付2019/20課稅年度稅單的附加費。」

疫情還給稅務局提供了機會,解決市民的問題。譚先生說:「無論經濟環境如何,稅務局的責任就是依法向納稅人收取稅款。話雖如此,稅務局仍有空間在法律規範內,減輕納稅人的合規負擔。例如,稅務局於2020年7月和9月延長了提交某些類別的利得稅報稅表的限期。」他補充說:「此外,稅務局簡化了稅務合規的一些行政要求,採取務實的方法處理某些稅務相關的申請,例如緩繳暫繳稅和分期繳稅的申請。在這個困難時期,我們的評稅主任隨時準備為納稅人提供進一步幫助。」

香港稅務的現狀與未來

放眼未來,稅務流程進一步數碼化、簽訂更多避免雙重課稅協定,以及各種新的稅務措施和法例即將實現。今年到目前為止,立法會已通過了多項稅務法案,包括《2021年稅務(修訂)(附帶權益的稅務寬減)條例草案》為在香港營運的合資格私募基金所分發的附帶權益提供稅務寬減;而《2020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撤銷非住宅物業雙倍從價印花稅。立法會亦正在審議多項稅務法案,例如《2021年稅務(修訂)(雜項條文)條例草案》處理不經法院的公司合併的稅務待遇、非以售賣方式轉讓或繼承指明資產、以電子方式填報利得稅報稅表和扣除外地稅款等問題;而《2021年證券及期貨及公司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為徵收涉及無紙形式的股份的從價印花稅訂明新加蓋印花方法。

在數碼化方面,稅務局是全球許多迅速發展電子報稅的稅務機關之一。他表示:「利用電子系統處理大量數據,可提高工作效率,而人們就可以專注於需要專業判斷的工序。新冠疫情亦促使了世界各地的稅務部門推行數碼化,讓納稅人能遙距處理稅務事宜,同時確保稅務數據的安全。」他補充說:「在這方面,稅務局正在進行計劃,優化其資訊科技系統和設施,加強企業和稅務代表電子報稅等服務。」

在國際或跨境領域,稅務局期望簽訂更多避免雙重徵稅協定,並遵守國際稅務標準和慣例。他說:「避免雙重徵稅協定旨在解決跨境稅務問題,有利於國際貿易。香港已經與多個司法管轄區,包括『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如印度和沙特阿拉伯)簽訂了此類協定。」他相信,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必須成為國際稅務社會的一員。他補充:「近年來,香港實施了許多國際稅務倡議,包括經合組織頒布的自動交換財務帳戶資料和打擊侵蝕稅基及轉移利潤(BEPS)的一系列措施。稅務局一直積極參與國際稅務工作。」

經合組織是由37個成員國組成的政府間經濟組織,其轄下為實施BEPS方案而設的包容性框架,由包括香港在內的139個稅務管轄區組成,目前正就數碼稅和全球最低稅率制訂建議,以應對BEPS(一般稱為「BEPS 2.0」)。譚先生解釋:「財政司司長成立了諮詢小組,評估建議對香港的影響及收集持份者的意見。考慮到有關建議的國際共識及政府決定的適當應對措施,預計將須進行法例修訂,為實施BEPS 2.0提供法律框架。」

這些國際稅務舉措和變化將如何影響香港?譚先生解釋:「BEPS 2.0,特別是全球最低稅率方案,很可能會增加大型跨國企業在香港營商的稅務成本。方案一旦落實,課稅利潤的實際稅率低於最低稅率者,必須繳交『補充稅』。由於我們的稅制特點,包括離岸利潤和資本收益豁免徵稅,這個方案可能適用於許多在香港經營公司的大型跨國企業。」他補充說:「建議的方案與現行稅制之間的相互作用,以及如何在新的國際規則下保持或增強香港的競爭力,都是政府和商界應優先考慮的問題。」

譚先生保證,在引入這些措施之前,政府會邀請持份者討論措施的影響,諮詢他們的意見。在這方面,他認為與法律界的合作至關重要。他表示:「我們呼籲法律界積極參與諮詢活動。稅務局視律師為主要工作夥伴之一,感謝他們多年來的貢獻。律師代表客戶專業地處理稅務問題,並就稅務相關的各種法例修訂和行政安排,提供寶貴意見。」譚先生尤其重視律師在促進客戶與稅務局之間進行有效溝通方面的作用,在他們的協助下,大多數情況能友好地解決。他補充說:「面對稅務和商業運作日益複雜的情況,我們將繼續仰仗法律界的支持、奉獻和專業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