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鄔楓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候任院長

鄔楓教授自1999年起在香港生活和工作,對香港的法律環境並不陌生。他於2005年加入香港中文大學,是法律學院創院成員之一,將於9月接任院長一職。在接受《香港律師》專訪時,鄔楓教授談到什麼吸引他來中國(特別是香港)工作、對新崗位的計劃以及香港的法律教育狀況。

教育和中國是鄔楓教授的兩大志趣。他投身學術事業已逾20年,包括曾於德國學術機構工作,短暫任教香港城市大學,及後來轉往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協助創立法律學院,並擔任過許多不同職位。他將於9 月出任中大法律學院院長,接替自2011年起擔任院長的Christopher Gane教授。

鄔楓教授對中國的興趣可追溯至學生時代。「我在德國成長和修讀法律。幸運的是,我就讀的大學為法律學生提供特別機會學習不同語言,而我選擇了學習中文,因為父親的一位經濟學教授友人說,學習中文將在未來開啟無盡機遇。當時是1980年,那位教授真的很有遠見。在德國修讀兩年法律後,我前往上海復旦大學進修了一年,自那時起我就真的愛上了中國。」

1987年畢業後,鄔楓教授在台灣渡過了幾個月,進一步提升中文能力。同時開始修讀第一個博士學位,研究中國大陸勞動合同法律制度。鄔楓教授憶述:「我在德國杜塞爾多夫(1988-1989,1990-1991),北京(1988-1989)和紐約(1990)等地受訓、工作和從事學術研究。之後在德國一間大型律師行擔任全職律師。兩年後,我又回到了母校(University of Passau, Germany),繼續修讀第二個博士學位,論文的主題是合同法、財產法和不當得益的理論相似性。」

移居香港

完成了第二個博士學位後,他再次私人執業,在一間國際律師行任職律師,並於1999年調派來港工作。幾年後他回到學術界。「在城大任教一段時間後,我於2005年加入中大成為法律學院的創始成員。我在法律學院擔任過三個法律碩士課程的課程主任、副院長和署理院長等多個職位。」鄔楓教授在2008年晉升為講座教授,並曾獲得多個教學和研究獎項,包括中大博文教學獎。「2014年,我獲中大授予偉倫法律學講座教授名銜,肯定了我對法律研究和教育的貢獻。在過去5年,我一直擔任中大研究院院長,負責管理大學各學院逾12,000多名研究生及其課程發展事務。」

儘管在1999年才來港,但鄔楓教授其實一早已有意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他憶述:「我在1983年聖誕期間從上海第一次來港。我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坐在尖沙咀海濱,欣賞港島壯麗夜景,自那時起,我就清楚知道自己想在這個迷人的地方生活和工作。在1999年,我終於能夠移居香港,過去20年,每天我都慶幸作出了這個決定。我的學術和執業工作主要集中在國際和中國商法、比較法和國際私法,在這方面香港確實是個理想的工作地方。」

事實上,鄔楓教授的職業生涯一直橫跨不同的範疇:學術界和法律界。他自1991年起擔任德國律師(Rechtsanwalt),自2004年獲英格蘭和威爾斯律師執業證書。「我的執業經驗啟發了研究工作,並對教學工作非常重要,相信學生們亦非常欣賞這一點。我仍然有參與一些顧問工作,但自從加入中大以來,事業重心顯然已轉移到學術界。我曾聽過『能做喜歡的事便是成功』,以此來看,我覺得自己非常成功,因為我熱愛和學生一起工作;我能夠進行令人著迷的研究;在大學擔任各項主要行政職務時,我慶幸能與一眾能幹積極的同事合作。」

創立中大法律學院

鄔楓教授在香港最美好的回憶之一,是2005年參與創立中大法律學院。他憶述:「那時,有八個辦公室設於將建成我們首個會議室的工地四周。我們須在短短一年間設立所有課程、在中環美國銀行中心成立法律學院研究生部、招募新同事、招收首屆學生於一年後入學。那是個艱辛時期,我們的辦公桌每天都積著厚厚的灰塵,建築工程不斷發出噪音,工作非常忙碌,經常用電郵處理事務至夜深。」

種種不便帶來的回報,便是成立了一所世界一流的法律學院。鄔楓教授說:「建立一所新的法律學院,是個一生難求、極其美好的經驗,而我們成功了!中大法律學院創立至今不足15年,但排名早已躋身世界前50名。根據2018年泰晤士報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法律科目,我們在『國際視野』方面名列前茅。在上回的香港研究評審工作(Hong Kong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中,我們位列香港三家法律學院第一。各種各樣的排名結果當然可能年年不同,但我們的教學質素卓越,研究亦具有重大影響。我相信學院的成就在本地、區域和國際上都獲得認可。」

領帶中大法律學院更上一層樓

鄔楓教授對首任院長Mike McConville教授及現任院長Christopher Gane教授讚不絕口。「兩位院長在創立和領導中大法律學院迅速進入鞏固階段功不可沒。現在是我們在區域和國際上發揮更積極領導作用之時,特別是一帶一路和大灣區規劃提供了很多機會,我們在中國法律領域的成就獲全球公認,自然要充分發揮所長。」

此外,他表示,中大將進一步鞏固在合同、侵權,財產及公司法等普通法核心领域的實力,尤其專注香港的特殊情況。「此外,在香港這樣國際化的城市,與跨境交易有關的法律問題是法律教育的重要課題。其他的新課題,如法律科技和監管科技、LGBTI法律和一帶一路法律問題,也需要加倍關注。此外,我們通過增加選修科目,嘗試創新的教學方法和改善技能培訓,不斷努力提升課程水準,確保學生有能力成為香港法律市場及其他範疇與領域的未來領導者。」

鄔楓教授期望中大將會增加更多知識轉移活動,以促進學術界和法律界之間的交流。「我的同事Steven Gallagher教授和我在過去5年舉辦了大中華區法律史系列研討會。該系列已經廣為人知,每次研討會參與者往往超過150人,當中許多是私人執業者。我們會多辦這類活動,當然亦會嘗試加入和業界關係更緊密及更實用的內容,與時並進。」

緊貼發展

鄔楓教授會把這些計劃付諸實行,亦明白前路不會暢通無阻。他指出:「作為下任院長,我面對的最大挑戰是法律市場瞬息萬變。中大法律學院和我本人(其實世界上任何法律學院也是)都必須確保法律教育和研究能夠跟上社會和經濟的迅速發展。此事殊為不易,例如,商業世界日益數碼化和世界經濟全球化,立法者、法律專業人士及法律教育提供者必須迅速和適當地回應。」

他認為,法律和法律服務亦日益數碼化和全球化,導致法律環境發生重大變化。他說:「未來我們必須能把握時勢發展,不能因循守舊,確保學生能緊貼時代脈搏,理解並充分利用不斷演進的環境帶來的機遇。」

鄔楓教授認為,香港三間法律學院應同舟共濟。他指出:「香港三間法律學院的關係非常良好。我們定期與九龍塘及薄扶林的同事合作參與教學及研究項目。當然,三間法律學院除了合作,也在互相競爭,但我相信這是良性競爭,有利香港法律教育的發展。」

培育未來律師

現今法律市場與上一代,甚至10年前截然不同。律師必須多才多藝、精通科技,並展示出廣泛的法律領域以外的技能。鄔楓教授堅信,香港的法律學院畢業生不但要能在法律專業方面有出色表現,在其他方面亦要取得成功。他說:「我相信香港的法律學院能為現代法律市場培育畢業生,但不能忘記,法律畢業生在法律行業以外也有很好的就業機會,而事實上,我們的教育工作已為其他行業培育了領導者。當然,我們可以做得更好。例如,在全球化年代,我們必須更重視與跨境法律交易有關的法律問題。」

他明白執業律師的工作中,最少50%與法律並無直接關係,而是廣泛涉及管理、財務預算和業務發展等領域。「因此,法律領域以外的相關技能對各級律師均至為重要。正如我剛才提到,我們一直致力提高本科生和研究生課程的各項技能培訓元素。我已有相當具體的計劃,推動課程發展,令課程更能切合日新月異的實際需要,為學生、未來僱主和社會帶來裨益。我將在9月上任中大法律學院院長一職,屆時會立即開始落實這些計劃。」

有關PCLL課程

法律畢業生完成PCLL課程後可成為實習律師或實習大律師。鄔楓教授亦相當重視目前的PCLL課程,「PCLL課程的模式與其他模式相比具有許多優勢,例如在德國模式下,法律畢業生必須接受兩年實習培訓,在此期間,他們為法官、檢察官在行政機構和私人律師行工作,然後再進行第二次國家級考試。而為期一年的PCLL課程則更加專注,學生可以在畢業後立即選擇專業領域。」

他補充說,中大的PCLL課程為畢業生投身法律執業作好充分準備。「我們的PCLL課程由經驗豐富的全職教師授課。PCLL課程包含大量的課堂模擬和技能培訓元素。雖然在職法律培訓難以取代,但我們的PCLL課程為畢業生提供法律職業所需的實踐知識和技能訓練。」

寄語未來法律學生

對考慮修讀法律的學生,鄔楓教授有什麼建議呢?「最重要是明白法律不僅是賺錢的工具。相反,法律是保護社會核心價值、實踐公義的關鍵。其次,法律研究和律師的工作並不總是輕易而舉,但具有抱負的法律學生可以放心,沒有什麼比在精彩多元、色彩繽紛的法律世界中翱翔更令人興奮。最後,加入最好的學院也很重要,而我必須說(面帶微笑),這當然是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