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律師會前會長史密夫律師

史密夫律師於1981年加入羅拔臣律師事務所,現時擔任該行資深合夥人。初來港時,他只計劃逗留7年,38年後的今天,他擔任過香港律師會會長,經常在法律會議上演講,繼續積極參與香港的法律事務。

當年,在巴黎工作了7年後,史密夫律師開始面試更遠地區的工作。他告訴《香港律師》,當時香港的職位十分吸引。

那份工作引起了他的冒險意識,他說:「我從未去過香港,也從未去過亞洲。我已在歐洲廣泛遊歷,但還未去過亞洲。」

他說:「他們聘請了我,我說『太好了』。我對那份工作一無所知,但他們願意給我機會,那我又何妨去香港看看。因為我在法國工作了7年,所以覺得在香港也會工作7年。」

他回憶道:「人們通常打賭『他住兩年就會永遠留下來』,但我想得長遠一點。我記得當時是聖誕前夕,他們把機票寄給我,我在希思路機場上了機。」他笑說:「機上宣佈:歡迎您乘坐飛往阿拉斯加安格拉治編號001航班。」

「難道我搭錯飛機嗎?原來他們買了最便宜的機票,飛希思路機場、安格拉治、東京、香港,全程好像要28小時。那條航線現已不存在了。」他補充道:「經歷就這樣開始,令我覺得香港的確是在世界的另一端。」

史密夫律師不僅有興趣在異鄉冒險,也準備擴展專業知識。他說:「在巴黎,我只從事商業工作,大多與房地產相關。當時英國在法國大量投資,英國人在法國大量購買房地產。」

「香港的工作吸引我之處,是我將有機會處理更廣泛的法律服務。律師在法庭上享有廣泛的發言權,有機會進行訟辯和訴訟。」

一抵步,他對香港的印象就很正面。在他回憶中,香港是個勤奮、有活力的地方,一切都很有效率。他說:「香港生動而豐富多彩。」回想起來,中環街市周圍的是中環商務區,政府部門和專業人員(例如律師和會計師)都在附近辦公。今天他的辦公室所在之處,當年是狹窄的街道,有人在車衣、有人在送雞蛋,現在景象卻截然不同。

服務社會

史密夫律師說,之前他從未參加過任何委員會,但在香港執業數年後,他獲邀加入律師會指導委員會,不定時召開會議。後來,他獲邀其加入標準與發展常務委員會,於1995年當選律師會理事會成員,一直擔任理事直至2018年,服務律師會22年半,可能是律師會史上最長的任期。

他於2004年當選律師會會長。被問及擔任會長期間面對的主要問題時,史密夫律師提到專業彌償保險。當時就監管律師彌償基金的計劃是否足夠,出現了爭議。1998年香港樓市大跌,產權轉讓引起的索償數目大幅增加,因而影響了彌償基金的財務狀況。同時,澳洲的再保險公司之一宣佈破產,情況因而變得更糟。因此,理事會決定要求業者向基金支付額外供款,以應付索償。

當時的爭論是繼續實行現有計劃,還是以私人市場的保險計劃取而代之。

業者之間的關係因而變得緊張。當時有5位理事會成員被提出不信任動議,律師會不得不召集特別會員大會,以考慮香港律師專業彌償保險的未來。在史密夫律師主持的特別會員大會上,會員在激辯後投票決定保留現有計劃。

「我記得英格蘭和威爾斯也遇過相似的問題。」英格蘭律師當年決定轉用私人保險,英格蘭律師會會長也出席了香港的會議,把當中的缺點轉告香港律師:有些律師行將無法投保。「經過思考後, 香港的律師作出了我認為正確的決定。」律師會維持了現有的計劃,經過悉心管理,基金的盈餘非常健康,律師每年的供款數額亦得以降低。

史密夫律師擔任會長一年,他覺得已經足夠。他認為,香港有很多才華橫溢的律師,當中不少已加入律師會理事會,他們應該獲機會當會長,一展所長。

史密夫律師克服困難的能力和說話方式,對他整個事業都很有幫助。除了擔任過律師會會長一年,現時他還定期在法律會議演講,討論中國相關事務和律師行管理。

在他擔任會長期間,律師會向政府提出了有限責任合夥制度,並為律師行引入了聯合執業監管制度。他領導檢討投訴調查和轉介律師紀律審裁組的機制,對輕微違反規則實行定額罰款。他還與司法機構合作,推動以電子方式提交訴狀,儘管政府提出了他認為非常有效的系統,但現時仍未獲採用。

史密夫對會長任期的經歷作出總結:「我非常享受那次經歷。我嘗試與會員、公眾和新聞界經常交流,提升律師會的公眾形象。在律師會的活動和在會所吃咖哩午餐時,我有機會結識許多以前不認識的律師會會員,他們整體上給予支持。多數會員對專業的運作有各自的想法。事實上,我們多數想法非常相似而正面。但是,許多會員以為自己的觀點不會獲得重視,因而遲遲沒有提出意見。我以身為優秀的聆聽者自豪,希望能夠面對面向會員介紹正在籌劃的項目。」

展望未來

毫無疑問,全球法律市場已發生變化,就香港法律專業人士如今面對的挑戰和機遇,史密夫清楚了解香港的優勢和挑戰。

他說:「挑戰巨大,許多人對一帶一路政策寄予厚望,但我不肯定一帶一路會對香港產生重大影響。」他又補充,香港融入大灣區對法律執業的正面影響可能更大。

「香港的定位是金融服務中心。要成為區內主要的爭議解決中心,我們必須在司法系統和法治基礎上建立卓越聲譽。香港法院及國際仲裁中心和有效的調解系統,是確保香港作為爭議解決中心的關鍵。效率對解決爭議至關重要,我們必須運用人工智能、電腦化和區塊鏈技術,提供快速高效的系統。」

對新加入法律界的律師有何建議?他說「專門化是關鍵」。未來我們需要商業法各領域的專家,亦需要環境法和社會法等領域的專家。「我不能說我本人遵循了這個建議。初來港時,執業律師不多,我們要處理各種各樣的案件。香港的一大吸引之處,是律師有機會處理各種法律事務,從中學習專業知識,相反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可能要工作多年才有此機會。隨著獲得執業資格的律師數目越來越多,律師行之間競爭日趨激烈,對專門化的需求更加明顯。」

史密夫律師在事業生涯中擁有許多頭銜。他不僅是律師會前任會長,亦曾加入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負責就法官的任命和晉升向行政長官提出建議,並曾出任高等法院規則委員會和終審法院規則委員會。他還曾擔任《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小組主席及香港保險顧問聯會紀律委員會主席。

他在事業上一直堅持的座右銘?這個座右銘是否對他的事業有所幫助?思考一番後,他引用了愛因斯坦的名言:「不要為成功而努力,要為做一個有價值的人而努力。」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