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監警會主席 梁定邦 資深大律師,JP

前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主席梁定邦資深大律師,最近被任命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主席。他接受《香港律師》的專訪,暢談監警會的目標和願景,並回顧了從低做起,到達事業高峰的職業生涯。

梁定邦資深大律師的職業生涯始於60年代,除了建立了成功的大律師事務外,幾十年來他一直服務香港,但很少人預計他會攀至頂峰,因為展開事業時他並沒有大學學位。

憑著努力和決心,他克服了早期劣勢。從那時起,他寫下傳奇的生涯,成為證監會主席,並在1997年回歸後不久獲邀擔任時任總理朱鎔基的顧問,以每年一元人民幣的象徵性薪酬服務了5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接見慶祝國家改革開放40周年港澳代表團時,點名讚揚梁定捷對國家改革的重大貢獻。

梁定邦因熱心公職而聞名。最近,他履任新職,擔任監警會主席。在兩年任期內,他 對監警會有特定的目標和願景。

從低做起

儘管獲幾所海外大學取錄,礙於家人無法負擔,他別無選擇,只能投身職場。

他對數學非常熱衷,所以中學畢業後當上數學老師。後來,在朋友建議下,他申請政府職位。

他回憶道:「我參加了行政主任的考試,19歲便被錄取。當年很少行政主任沒有大學學位,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憑著他的出色表現,幾年後在上司引蔫下申請政務主任職位。擔任政務主任期間,準備參加確認職位的法律考試。正時從那時起梁定邦發覺自己想投身法律界。

他回憶道:「法律令我著迷,政務主任法律考試後,我開始兼讀法律,並放取無薪進修假期來完成法律課程。」

取得資格後,梁定邦獲任命為廉政公署的助理處長,直至3年後在1980年,他才開始私人執業。

他說:「當時我才33歲,而且在政府仕途一片光明,但妻子支持我離開官場,開設私人執業的決定。」

開設大律師事務所只是精彩事業的開始。1984年,他獲美國加州律師資格,1990年獲任命為御用大律師,1991年獲任命為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其後,他一直在公共服務部門擔任重要職務。

投身公職

梁定邦在1995年至2004年全職擔任公職。1995年至1998年,他擔任證監會主席。任滿後,他接受了時任總理朱鎔基的邀請,擔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顧問,致力改革中國證券市場。

梁定邦於1997年至2008年出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數次參與人大常委會解釋香港《基本法》。

自1997年回歸以來,人大常委會已五次解釋《基本法》。上一次釋法是在2016年,涉及新當選議員的宣誓風波。他表示,人大常委會每次均有充分理由進行釋法。

他說:「人大常委會每次釋法均作出詳細解釋。媒體只報導其中很小部分,只關注結果,而不留心細節。」儘管如此,他希望人大常委會不會經常釋法。

他說:「每次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都會引起外界的懷疑和猜測。我希望人大常委會將來避免釋法,只在絕對必要時才釋法,這是香港法律界的共同呼籲。」

一地兩檢安排容許在高鐵西九龍站的指定區域實施內地法律,有市民提出司法覆核挑戰該安排的合憲性。就此,梁定邦認為,除非香港特區最終審法院根據《基本法》第158條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否則人大常委會不應介入。

釋法機制的設計是由香港終審法院就國防、外交、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關係等事宜,決定是否需要人大常委會介入。梁定邦表示,有關一地兩檢的法律糾紛最終可能由人大解決,因它可說涉及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的關係,但前提是終審法院決定有必要將事宜提請人大常委會。

他解釋,在終審法院的範圍外另外進行釋法,可能會引起對法律制度的質疑。人大常委會五次釋法中,只有一次由終審法院提請,因中央認為有此必要。雖然梁定邦相信人大常委會每次釋法均有理有據,但他認為香港社會局勢因而更加緊張。因此,他認為應該盡量減少釋法次數。

雖然他認為香港與北京之間的關係無可避免地持續繃緊,但中央政府在香港自治的問題上比以往更加堅定。

他說:「當有人呼籲中國結束一黨專政或香港獨立時,北京有何感受?它在涉及自治問題時會非常警覺,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他補充:「但如果談到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或在大灣區的角色,我們仍有很多前進的空間。」
 

與執法部門的深厚淵源

梁定邦與執法部門的淵源可追溯到他擔任廉政公署助理署長的日子。因此,今年5月當他接到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來電,邀請他擔任監警會下一任主席,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他說:「為公眾服務永遠是種榮幸。這個角色的職責與我的執業沒有利益衝突,所以我便欣然接受。」

這項任命恢復了由資深大律師領導的監警會的傳統。梁定邦接替郭琳廣的主席職位,後者是該法定機構自1996年成立以來唯一出任主席的事務律師。

被問及政府委任他是否試圖恢復公眾對警隊的信心時,梁定邦說這需要集體努力,他無法獨自完成。他說,郭琳廣在四年任期內盡了最大努力,解決警察與公眾之間的衝突,他希望能夠在其工作基礎上再接再厲。

他說:「許多機構和組織向我致函表達,社會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分裂。我工作的重點是在公眾利益與警方執法的權力和職責之間找到平衡。」

梁定邦說,在新職位中他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分享他對監警會的角色或警隊與社會關係的看法。他不認同監警會需要有直接調查權力的建議,但他承認,監警會有責任推動警隊改善管理、監督和訓練,以減少日後被投訴的機會。

他說:「警隊設有投訴警察課,而監警會可直接與投訴人會面。公共資源必須善用。我們可更主動地利用本身的權力進行審查和提出建議。即使警方不接受監警會的建議,我們也可以將建議提交給行政長官,所以似乎毋需更多權力。」

監警會的目標和願景

對梁定邦來說,最迫切的問題之一是圍繞警方的新購置的防暴水炮車的爭議。目前警隊正在接受訓練,將於明年3月起草關於部署水炮車的指引。

梁定邦說,監警會將會檢視指引草稿並提出建議。「我相信這些水炮車只會用於警方難以控制的情況,即使發生騷亂,也僅在必要和相稱的情況下使用。使用任何武力都必須依法進行。」

被問及警方是否應該透露這些指引時,梁定邦建議在現階段全整地透露指引可能並不合適,因為可能包含戰術問題,但重要的是有一套明確的使用原則,而這些原則應該公佈和解釋。

公眾對警察觀感轉差,亦涉及其他問題。在2014年佔領中環運動期間,監警會接獲超過3200宗投訴,數目從2015年開始減少到2000多宗,但2016年初的旺角騷亂又引發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投訴,其中包括退休警司朱經緯在佔領中環運動期間在旺角以警棍襲擊途人一事。朱警司已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根據香港大學的調查,公眾對警隊的信心從2011年至2015年急劇下降,從75%跌至62%。

談到佔領運動,梁定邦說自1967年暴亂以來,警方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在2014年的事件後,公眾對警權更加關注,尤其是警察在示威期間使用武力的權力。

梁定邦指出,有些涉及佔領中環運動的案件尚未了結,他認為公眾和警方有很多需要學習和反思地方。

他說:「執法變得更加複雜。警方的挑戰是在保護市民和公眾集會自由之間尋求平衡。社會不和諧所產生的信任問題不能完全歸咎於警方,但期望警隊反思其行動仍然是合理的。現在是時候令他們反思,並讓監警會協助他們反思。」

時間似乎修補了公眾對警方的信心。今年1月和2月的調查發現,對警隊的信心回升至79%,梁定邦認為,經濟好轉,加上政府的態度較「開放」,有助恢復公眾對警隊的信心。

他亦肯定警方在公眾教育和打擊網上詐騙方面的努力,使香港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犯罪率極低。

建立香港作為國際法律服務中心

梁定邦同時擔任亞洲國際法學院主席,他表示,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和國際金融和商業中心,在國際法律執業發展方面具有天然優勢,加上良好的誠信文化、完善的法律體系,以及政府對建立國際仲裁中心的強烈支持。

他說:「作為國際金融和商業中心,香港是跨國企業的熱門目的地。在一帶一路的支持下,香港擁有成為國際法律中心所需的一切條件。」

他認為,本地律師有很多機會參與國際法工作。菲律賓和中國目前就南海石油和天然氣的聯合勘探進行談判,是本地律師日後尋求工作機會的領域之一。

他說:「在涉及石油鑽探和其他基礎設施項目的法律工作方面,具有國際法知識的律師將有很多機會。」

隨著這些發展,梁定邦敦促本地法律學院重視學生的國際法教育,他認為隨著城市發展成為國際法律中心,這個執業領域將大放異彩。

發展中國的電腦圖像產業

梁定邦是科技愛好者,也對電腦圖像著迷。觀看Pixar的《反斗奇兵》後,他受到啟發,引起了他參與發展中國的電腦圖像產業的興趣。

2000年,梁定邦與弟弟梁定雄共同創立了環球數碼創意控股有限公司,是中國首間專業CGI動畫工作室之一。

工作室成立5年後,環球數碼創意發行了87分鐘的《魔比斯環》,是中國首部三維數碼動畫電影。該電影於2005年在康城電影節首映,同年在中國發佈了普通話版,隨後在國際上發佈了原始的英語版。

梁定邦積極參與該電影的策劃、前期製作、製作、後期製作和音樂監制,甚至執筆為電影配樂填詞。

他明白中國需要有人才,才能在電腦圖像方面保持競爭力,所以他也為培養人才付出了很多努力。

他說:「除了工作室,我們還開設了環球數碼媒體科技研究深圳有限公司(Institute of Digital Media Technology Limited),專門培養電腦圖像人才,邀請曾在Pixar工作的人任教。」

以服務為榮

機會不斷湧現,72歲的他似乎還未打算退休。

他說:「早於1998年我剛卸任證監會主席時,我有機會擔任佛羅倫斯歐洲大學的客座教授。我以為我將在意大利欣賞歌劇,享受餘生,但一通電話改變了一切,朱鎔基總理邀請我做他的顧問。今年早前,我接受了監警會這個新職位,我忙得沒有時間考慮退休。」

除了忙於監警會及亞洲國際法律研究院的工作外,他還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司庫和校董會成員,並在包括香港科技大學、嶺南大學、公開大學,清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等多所大學擔任教職,教授法律和金融歷史、金融監管和國際商業仲裁等。此外,他還是世界上最大的銀行之一中國工商銀行風險管理委員會主席,並且是中信股份有限公司和新中國人壽保險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他亦經常獲邀在國際會議上就金融銀行、金融科技、國際仲裁和金融監管問題演講。

擁有如此豐富的經驗,被問及由他擔任監警會主席是否大材小用時,他說:「服務公眾,永遠沒有人材小用之說。我們必須以極其謙卑和服務的態度對待任何公職。每個公職中均令我獲益良多。我知道有時事情並不如人願,但只要有機會為公眾服務,我就盡力而為,從經驗中獲取豐富的個人滿足感,因此無所遺憾。」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