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譚允芝SC

教育

譚允芝資深大律師畢業於聖保羅男女中學後,在香港大學修讀法律。畢業後,她決定當大律師。「我在大學完成夏季實習後,便馬上決定當大律師。那家律師行主要從事房地產轉讓,在80年代中是最賺錢的業務。我大多數同學都想當事務律師。我自小已喜歡與別不同,所以我已一直告訴自己事務律師工作不適合我。實習期證實了這一點。」她亦獲聘加入一間大型律師行處理「中國貿易」,但她因為沒有興趣而拒絕了。「當時我不想經常去內地公幹,所以拒絕了。我喜歡公開演講和辯論、寫作和組織論證,儘管那時學校沒有機會發展這些技能。在大律師實習期的前半段,我感覺自己選對了職業。我非常喜歡上庭,在庭上必須立即回應各種情況。」

她在Gilbert Rodway QC的大律師行執業了兩年,才前赴外國深造。她獲倫敦大學取錄修讀LL.M。在英期間,她成功爭取到倫敦一所專門從事知識產權法律的大律師行見習。到了期末考試時,她獲邀請回港,緊急處理一宗專利案件。該案後來成為香港首個在香港高等法院經歷正審和上訴的專利案件。「當時我沒有對不能完成碩士考試感到遺憾,但事後看來,我其實可以要求考試延期!當時我不知道,而且我很樂意放棄考試,在法庭上參與實戰。」

知識產權

她是第一位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香港女性知識產權專家。「我對知識產權的興趣源自我對音樂的愛好。即使在學時期資源短絀,我已開始創作音樂。我開始注意到音樂版權,發現這個議題非常有趣。」在香港大學第三年時,首次有知識產權的選修科目提供。雖然礙於時間她無法選修該課程,但她決心自學。最後,她自行撰寫了關於音樂版權的畢業論文。「對我來說,與銀行法、公司法、商法、人身傷害和犯罪相比,知識產權與日常生活更息息相關。它隨著人類社會進步不斷發展。新問題不斷出現,需要新的法律和改革。這就是我醉心知識產權的原因。」

在港擔任見習大律師時,她覺得應該進行一般執業,以獲取更廣泛的經驗。因此,見習期時她並非從事知識產權方面的工作,而是一般民法和刑事法。她決心前往倫敦,跟隨編寫知識產權教科書的著名大律師,進一步學習知識產權專業。此外,她亦一直對國際商業訴訟的法律糾紛甚有興趣。隨著跨境商貿日增,這個議題越來越受關注,特別是在國際商業交易中,不論是否涉及知識產權,仲裁已成為解決爭議的優先方法。

三個提示

她分享了成為成功律師的三個提示。「首先,睜開眼睛,打開耳朵,接受新事物,而不要逃避現實或抗拒時代的變遷。隨時保持這種思維非常重要,因為變化總是來得比想像中快。一旦陷入不思進取,害怕時代變遷,便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振作起來趕上腳步;其次,不要把專業興趣局限在一、兩個領域。即使你在一、兩個已成功開發的領域感到非常愜意,也要對開發新的執業領域持開放態度;第三,從事你真正感興趣的領域,而不是因為該領域有利可圖。保持興趣和熱情。假如缺乏熱情,工作就會變成一種負累,尤其是當其物質回報比你想像中少時。」

她有三個格言。第一個格言是關於她如何自處;第二個格言是關於處理人際關係時的言行。「受過訟辯訓練的人很容易忘記他們不總是在法庭上爭辯。」第三個格言是她如何為了情緒健康看待周圍事物。這三個格言是:1)學無止境;2) 話到口中留半句,理從是處讓三分;3)你不能改變周遭的事物,但你可以改變自己看待事物的心境。

挑戰

她說最大挑戰是在2015-2017社會年動盪期間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當時公眾就政治事件尋求大律師公會的意見,但她並沒有只顧處理政治事務,而是更努力為大律師拓展機會,更重要的是建立外界對大律師專業能力的認識和改變大律師在對業務發展的反動思維方式。

她目前的角色也甚具挑戰性。「我現在擔任通訊事務管理局主席,將面臨重大挑戰,雖然履新只有兩個月,我暫時還未感受到衝擊,但我相信挑戰會接踵而來。」通訊事務管理局的角色是監察電訊及廣播服務,保障公眾使用者的利益、推動及平衡行業成員的利益、促進公平競爭、規管持牌人的行為、確保資源公平分配(如頻譜編配),並就所有上述職責制定政策。「我認為我的角色,是作為平衡各方利益的大局主持者,我希望以公平原則行事。在制定政策方面,我希望保持開明、謹慎、進取。」

熱心公職

她一直熱心公職,一年多前開始參與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的工作。「我認為自己是個業餘音樂愛好者,培養了兩個熱愛音樂的孩子後,我對支持新晉表演藝術家的熱情從未減退。作為香港賽馬會音樂和舞蹈信託基金的信託人之一,使我能親身了解具潛力的年輕藝術家所面對的挑戰,對相關規則進行改革,以便更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她在過去幾年也擔任旅遊發展局成員。「這擴闊了我對香港的了解,在遊客和潛在遊客眼中的香港。」她還參與廉政公署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我在廉政公署的工作在十多年前開始,最初負責審查舉報貪污委員會。」她還代表大律師公會加入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

譚允芝資深大律師亦分享了她對大灣區發展計劃的看法。「我認為這是近年對香港發展最切合實際的建議。在國家和香港政府的支持下,香港的專業人士擁有巨大機遇。對律師而言,與內地律師行以某種形式合作或聯營,或許被視為有利甚至必須,但律師行和大律師個人把握合作機會前,必須了解彼此執業的風格、能力、優點和缺點。成功而可持續發展的夥伴關係必須是互補不足而非互相搾取利益,多作實質的合作而非形式上的聯繫。」

寄語律師

被問及香港法律界面對的最迫切的問題為何,以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時,她說:「為了適應迅速變化的執業環境,必須努力建立法律專業的能力和靈活性。我們不應害怕公平競爭,反而應該擁抱競爭,找出自己的定位,實現本身的潛力。在法律服務市場中遇到困難者,必須勇於發掘新市場。我認為開闊的視野、強大的適應力、勤奮和勇氣是這一代律師或所有專業人士最重要的素質。」

香港律師是否準備就緒,應付世界經濟的急促發展,與來自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執業者增進合作和競爭?「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準備。那些沒有準備的人,難以與人競爭,反而怨天尤人,如埋怨政府資助不足等等。事實上,這個行業應該負起推動自身行業可持續發展的主要責任。我們與內地執業者的互動將繼續加強。雖然他們大多非常謙虛,聲稱有很多要向香港律師學習之處,特別是專業水平和法治觀念,但事實上他們當中很多在專業實力和全球視野方面比我們更進步,因為他們渴望追求知識和汲取海外經驗。香港律師保持領先的空間正在逐漸收窄,同業不得不加倍努力。」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navin.g.ahuja@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