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LAWASIA會長梁肇富

LAWASIA會長梁肇富致力為亞太區的法律界帶來改變。在他30年的法律生涯中,無論是在家鄉馬來西亞還是其他地方,他一直致力維護一直致力維護公共利益。他現在負責領導LAWASIA,積極推動亞太區的人權狀況。

梁肇富來自普通的家庭。他的父親是老師,母親則是家庭主婦。

他說:「我在馬來西亞怡保市出生,童年在距離怡保約30至40分鐘車程的Falim渡過。」

他形容Falim是「開車經過時打一下噴嚏就會錯過的小鎮」。

四歲時,他和父母一起搬到怡保,三人擠在鐵皮屋的一間睡房,另一間睡房住了祖母和兩個姑姐。他回憶起生命中的那段「非常簡樸,但簡單而快樂」的日子。

後來,父親找到新工作,一家人搬到首都吉隆坡。他在吉隆坡完成學業後,再到澳洲蒙納士大學修讀經濟學和哲學。

投身法律

梁的家庭相信知識就是力量,讓他繼續求學。

他說:「我父親想我去西雅圖讀MBA,因為我叔叔在那裡生活,但我對商業管理完全沒有興趣。我有朋友建議我讀法律,因為我在蒙納士大學時活躍於學生會和其他組織,所以法律應該是個好選擇。」

「我考慮了一個週末,然後問父親可不可以修讀法律。當然,他批准了。他認為四種職業中任何一種,即醫學、工程學、會計學或法律都可以。」

熱衷於成為律師的梁跳上飛往英國的飛機,尋找報讀法律課程的機會。他翻看黃頁,開始打電話給各所大學。在英國的第三天,他決定去看看諾定咸大學。

他說:「我坐火車和巴士去了大學,到達時剛好是午飯時間。我走來走去尋找法律系,剛巧經過院長辦公室。」 他敲了敲門。

「院長恰好在房裡吃午飯。他邀請我進去聊天。我告訴他我想讀法律,然後他問我是否願意參加入學考試。我說願意。」

他參加考試時,院長將他帶到一個房間,讓他在那裡等了三個小時。

梁 回憶道:「他並沒有期望我像法律學生般回答法律問題。我想他只想看看我的思維過程,及我如何表達自己。這是哲學教給我的東西之一。」

一星期後,梁收到了法律系的入學信。他於1988年從諾定咸大學畢業,一年後獲得英格蘭和威爾斯律師資格。

梁隨後返回馬來西亞,加入Chooi & Company擔任法律助理。他於1996年成為該行的合夥人,並於2007年成為該行的管理合夥人。最近,該行與Cheang & Ariff合併,成立了Chooi & Company + Cheang Ariff (CCA),合併後由梁與Loh Siew Cheang一同領導。

爭議專家

自他的職業生涯開始以來,梁一直是訴訟律師。他還在馬來西亞和海外擔任國內和國際仲裁律師,同時為吉隆坡亞洲國際仲裁中心的仲裁員。

梁表示,爭議律師是法律專業中最激刺的角色之一,因為必須隨機應變,快速反應。

梁說:「我喜歡口頭訟辯和隨機應變,雖然傷腦筋,但可帶來快感和極大的滿足感。」

他補充道:「我不喜歡待在辦公室。我喜歡上庭,在法庭上與其他律師互動。我喜歡花很多時間準備案件和在訴訟中唇槍舌劍。」

事業亮點

回想起來,梁認為他長達數十年的法律生涯中有三個亮點。

在Chooi工作的早期,爭議解決執業並未全面發展。在Lim Tuck Sun和Edmund Bon兩位合夥人的幫助下,梁於1996年開展了公司訴訟業務,以及憲法、行政法和公益訴訟業務。

他回憶道:「當時馬來西亞沒有商業律師行有這種組合:成熟的商業執業和積極的行政/公益訴訟部門。」

他說:「那是一次新冒險和令人興奮的挑戰。那時我們都很年輕。對今天的我們來說,那是的亮點之一。」

另外兩個亮點是他參加了兩個皇家調查委員會(RCI),調查重要、具爭議的事項。

梁說:「第一次RCI在2008年啟動,目的是調查VK Lingam錄影帶事件,該事件涉及馬來西亞法官在2002年司法任命過程中的不當行為。這是馬來西亞的一宗重大醜聞。

他補充說:「我是馬來西亞律師協會五位律師代表之一。我被指派詢問當時的總理(現已連任)馬哈蒂爾博士。目的是獲得足夠資料以建立司法任命委員會(JAC)。」

JAC於啟動RCI後一年,即2009年初成立。梁說,JAC令法官任命和晉升更具透明度、更客觀,避免太多權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梁說:「我第二次參與RCI是在2011年調查Teoh Beng Hock在馬來西亞反腐敗委員會辦公室被拘留期間的死亡的事件。」

「這引起極大爭議,因為他是反對派國會議員的特別助理,他在拘留期間去世,在馬來西亞引起巨大的騷動,因而需要設立另一個RCI。」

梁說:「不是每個商業律師都有機會參與RCI。 RCI的過程與法庭聆訊不同。」

最艱難的日子

亮點的另一面是挑戰。梁說,擔任馬來西亞律師協會會長是他面對過的最大挑戰。 他在2013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該職,即使他曾出任理事會及各委員會近18年,但會長仍然不易當。

梁說:「我的工作是推動法律執業和律師的飯碗,同時保護法治,促進基本的公民自由。」

他補充說:「期間出現了許多問題,包括憲法問題和爭議,往往需要向當權者說出真相,抗議當局濫用權力。」

梁不得不與當局就影響司法和社會的問題合作,例如有關警隊的問題。他還必須向政府及其機構尋求協助。

他回憶道:「例如,我們必須說服他們同意我們提出的改革,有時還要對管理馬來西亞律師的《法律專業法案》進行修訂。」

梁指出,雖然他一定要與政府接觸、工作和合作,但他拒絕被指示或屈服。

他說:「有時是個微妙的平衡,需要結合靜默外交、個人參與、公眾倡導,以及最後手段:擴音器活動。為了這些,我必須每天都把自己豁出去。」

領導LAWASIA

2017年,梁成為LAWASIA的主席,LAWASIA是一個律師、法官、法學家和法律組織的區域協會,倡導亞太地區法律專業的利益和關注。

在此之前近10年,他曾擔任2008年在吉隆坡舉行的LAWASIA年會的籌委會主席。同年他還與許多高級法官一起前往巴基斯坦參加調查團。

梁說:「2008年的這兩項活動令我對這個組織更感興趣,從那時起我加入成為會員。」

作為現任會長,梁表示他必須進一步落實LAWASIA的目標,代表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ESCAP)眾多司法管轄區的所有法律組織發聲。

他說:「理事會負責制定政策,選舉執行委員會和辦公室負責人。我向理事會成員負責。」

他補充說:「他們由ESCAP地區的最高法律組織組成,例如香港律師會和香港大律師公會。我們目前有29個理事會成員組織。」

梁說:「LAWASIA旨在推動地區的司法、法治和人權,同時促進地區律師和法律組織之間的互動和對話,以及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業務和公司法的發展。」

作為資深會員,梁深明組織的內部運作。現在領導LAWASIA,他為2019年設定了三個目標。

他說:「作為會長,我的第一個目標是同等重視商業法及人權和憲法法律,並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有時律師認為它們截然不同,但今時今日兩者同等重要。」

他解釋說:「例如,多邊貿易條約將加入人權規範和促進人權法例,透過改善勞工條件、消除人口販運和保護環境等條文反映出來。」

梁提出了「負責任的商業」概念 - 商業、貿易和投資與促進人權相提並重。他說:「這是今年討論的重點。」

梁說:「除了每年在不同司法管轄區舉辦的幾次小型會議外,我們還舉辦年會。今年在斐濟、新德里、首爾、馬尼拉、香港、仰光、科倫坡、馬爾代夫和中國,或許在法蘭克福和倫敦都將舉辦活動。」

梁解釋道:「我們將於三月在馬尼拉召開小型商業法會議。今年年中可能在法蘭克福和倫敦再次舉行。」

LAWASIA的另一個重要項目是發表有關商業、人權和環境的律師工具包和指引說明。

梁解釋道:「利用這個工具包,他們可以獲得指導和指引,了解律師在日常工作中為客戶提供建議和參與交易時可如何發揮作用,令商界能夠考慮人權實踐。」

他列舉包括足夠的最低工資、醫療保險、僱傭條款和福利、尊重環境、不參與人口販運勞動合約。

第三項任務是將人權部門發展成為基礎。梁說這樣會更容易獲得資金。

他說:「宣傳工作很多時候都缺乏財政資源。關注人權的人士應能為人權活動預留專款專項。」

談到這些長期目標,梁說:「我不期望能夠在任期內完成這些措施,但我希望下任會長會繼續推進開展了的工作。」

同時,LAWASIA也正努力解決律師和法律執業面對的問題。

他說:「我們關注性別平等、環境法、法治、司法、司法獨立等。我們已多次發表媒體聲明,最新一篇是關於菲律賓針對律師的暴力威脅。」

他補充說:「根據我們在2018年11月21日發出的新聞稿,最近約有34名法律專業人士,包括律師、法官和檢察官被殺。」

該組織的另一項職責是設立調查團和觀察員任務。梁說任務包括調查政府不穩時間的巴基斯坦、斐濟、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和馬爾代夫等國家。

梁特別提到馬爾代夫的案例。他就該國設立調查團後,被當局拘留及拒絕入境。

他還談到了另一個目標-利用現有資源,在LAWASIA的授權範圍內盡可能接觸更多司法管轄區。

梁說:「LAWASIA涵蓋了廣闊的領域,我們正在研究結構改革,以更有效地接觸成員。例如,我們的總部設在悉尼,正在考慮設立區域辦事處。」

他補充說:「我們的法律組織和律師來自不同發展水平的司法管轄區。」

他解釋說:「我們面對的挑戰之一,是滿足所有司法管轄區的要求和期望。在這方面,除了更常見的商業法、外國直接投資活動和會議外,我們亦舉辦提升各地能力的專屬活動。」

亞洲視角

但最重要的是,梁看到區內律師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各司法管轄區律師增長和發展落差大。

他補充說:「律師在沒有支援下有時會落後於形勢,緬甸就是一個例子。並非所有人都能在公平的環境下競爭。律師是流動性高的行業,意味著較發達和先進地區的律師可以進入較不發達的地區工作。」

對梁來說,解決辦法不是要阻止律師流動,而是要認識到律師是國家的自然資源,政府必須採取措施來支持、發展和推進這種資源。

他說:「畢竟我們相信服務是推動經濟和GDP增長的重要因素。」

他指出:「與此同時,律師應尊重每個司法管轄區的法律。我們經常發現律師公然無視或違反本地的法律,對其個人價值觀、誠信和原則是不良的示範。」

做正確的事

作為經驗豐富的資深律師,梁為同業提供了一些建議。

他說:「如果你成為律師的唯一目的是致富成名,那就請另謀高就。」

不幸地,有些人認為律師是鯊魚,繼續拿法律專業開玩笑。

他說:「但是,如果你希望通過法律執業為自己和社會帶來真正的改變,那就請完全投入法律界,你會獲得有形和無形的回饋。」

在公在私均承擔巨大責任,梁有兩個座右銘:carpe diem (活在當下)和no fear, no favour(不偏不倚)。

他解釋道:「Carpe diem在拉丁語的意思是抓緊這一天,代表充分享受每一天,不要擔心明天的事。」

他說:「我盡力活好每一天,無論是在法律執業、建立律師行、促進法治、推動人權和改善司法行政,我也試著這樣做,以期有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