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 訪 梁家麗JP 知識產權署署長

梁女士向我展示了香港歷史最久遠的商標註冊,可追溯到1874年。該商標的設計由一隻鷹和NESTLE’s EAGLE BRAND字樣組成,加上舊藏寶圖的燒焦效果,外觀古色古香。香港的商標法於1873年訂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商標法之一(甚至比英國商標法還要早)。商標註冊由當時的殖民地大臣辦公室管理。這顯示了香港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擁有悠久歷史。

梁女士大學主修科學。完成理學學士學位後,她加入了政府擔任行政主任。她想繼續進修,於是申請了政府的獎學金,本想修讀醫學相關領域的應用科學學位。然而,那年的獎學金還未發放,梁女士便獲建議申請法律培訓獎學金。她知道當時對律師的需求很高,於是便開始修讀法律,隨後加入前律政署擔任助理檢察官,完成法律培訓後先後晉升為檢察官和高級檢察官。

在律政署工作5年後,梁女士考慮轉投專業法律領域,機緣巧合下開始從事知識產權工作。律政署的一位同事告訴她,知識產權署即將增設新職位,當時知識產權署僅成立了約5年。梁女士知悉知識產權是個新興領域,而香港是世貿組織的創始成員,並落實《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此外,當時對知識產權法例進行了多項修改,亦正討論知識產權法本地化。

知識產權是新興專業,甚具吸引力,但梁女士未曾修讀知識產權範疇。當時法律學士課程知識產權選修課程並不常見,她所讀的大學並沒有提供。但她心意已決,於1995年加入知識產權署後才研習知識產權。

知識產權署的角色

與其他政府部門相比,知識產權署規模較小,歷史亦不悠久。該署於1990年才成立,約有230名職員,包括審查主任、律師、市場推廣主任、行政和資訊科技人員。

知識產權署的主要職能之一,是管理商標、專利和設計的註冊。當中又以商標註冊的工作最為繁重。「我們每年接獲近4萬個商標申請。」近年,每年的商標申請數量在35,000個到40,000個之間。「每個新申請必須與400,000個記錄對照,可想而知我們的工作量不輕。」

「若我們提出異議,就要進行來回溝通。」如果知識產權署提出反對意見,申請人就必須按法例規定在指定時間內就反對意見作出回應,在最終決定前會有一連串的通信。若申請最終不被接受,申請人可以申請召開是否可予註冊的聆訊。若申請被接受,知識產權署將公佈申請詳情,以待是否有人就註冊提出反對。若有任何反對,就可能會召開反對聆訊。

知識產權署的另一個主要職能,是充當政府的法律和政策顧問。「我們就知識產權相關事宜向其他政府部門提供法律意見。例如政府部門要處理合約而需要有關知識產權的法律建議,便會聯絡我們。我們有一組律師處理這類要求。我們亦向所屬政策局,即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供政策建議。該局負責制定知識產權政策和立法,而我們會向該局提供建議。我們會審視國際發展,進行法律研究,並從法律和政策角度進行評估,提供可供選擇的政策方案。我們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緊密合作,制定未來立法方向,並與律政司合作起草法律。」

知識產權署的第三個主要職能是促進和教育公眾保護知識產權。「我們每年有約900萬港元預算,用以進行地區宣傳及促進與區域及內地的合作。自2015年以來,我們每年獲分配預算用以促進知識產權貿易。我們為中小企業提供支援,宣傳利用知識產權貿易的重要性,如銷售、分配和有效許可等,以實現知識產權的價值。我們還協助企業,特別是中小企了解知識產權的價值和管理及制定商業化知識產權策略。」

一個成立於2013年的知識產權貿易工作小組在2015年發表報告,就4個策略範圍作出28項建議,提出進一步發展香港作為區內知識產權貿易樞紐的措施。「我們正著手這些措施。4個策略範圍包括:優化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支援知識產權的創造和使用;促進知識產權中介服務和提升人力資源;推廣、教育及對外合作的工作。」

知識產權署目前為中小企提供免費知識產權諮詢服務。「在香港律師會及其會員的協助和支持下,我們為中小企提供一對一的免費知識產權諮詢服務。試驗計劃於2015年啟動,並於2016年9月正式推出,深受中小企歡迎。計劃旨在提高中小企的知識產權意識,協助它們制定有效的知識產權管理和商業化策略,令它們能夠應對可能出現的挑戰。」

此外,知識產權署亦於2015年推出知識產權管理人員計劃。「該計劃已有超過700家企業參加,有賴經驗豐富的知識產權從業人員鼎力支持,1,100多位人士參加了為期兩天的培訓課程。該課程提供關於知識產權保護的基本法律概念,及在業務中制定知識產權的建議。我們亦舉辦更高階的半天課程。此外,我們還製作了傳單和參考資料,例如與香港律師會聯合出版、由律師會知識產權委員會主席黃錦山律師編寫的兩本有關知識產權領域審計、盡職審查和發放許可的小冊子。

我認為這些小冊子對中小企非常有用,有助它們識別重要的知識產權資產,妥善管理,並盡早發現及解決侵權威脅和風險。此外,中小企可掌握知識產權許可的一般內容,及發出人和持有人各自的喜好。這些實用技巧在小冊子內均有扼要介紹。

甚麼是商標?「我們每天都會看到商標。剛剛提及的鷹牌商標,有些人可能未看過,但我們老一代就應該非常熟悉,因為它是少數我們自小就認識的牛奶品牌之一。商標是區分一個商人與另一個商人提供的商品或服務的標誌。你可以說它是一種識別形式,顯示貨物或服務的來源,有時稱為品牌名稱,不過品牌名稱必須滿足一些法律要求,才能成為註冊商標。」

商標是否需要註冊?「品牌不必註冊為商標,也受到法律保護。註冊商標及未註冊商標在普通法下同樣受到保護。當然,商標註冊賦予確定性,好處很多。若一個特定商標眾所周知屬於某個特定的商人,當出現爭議時,註冊持有人更容易據理力爭。大部分在香港開展業務的企業都會申請註冊。」

申請數量最多的是商標,那第二多是甚麼?「專利。我們每年接獲大約13,000份標準專利申請。專利分為短期專利和標準專利,前者的保護期為8年,後者則為20年。目前,我們沒有對發明的新穎性或原創性進行實質審查。香港專利制度檢討諮詢委員會於2012年年底發表的報告表示,我們正在對專利制度進行重大改革。該委員會由法律界人士、專利從業員、學者、工業界及有關政府官員組成,建議中的主要措施之一,是在香港引入原授專利制度,同時保留現有的再註冊制度。政府在2013年初接受了委員會的報告。從那時起,我們開始推進委員會的建議,新的專利制度可期於2019年投入運作。」

這意味著將來申請人可以在香港申請標準專利,無需事先在其他地方申請。「我們將在制度中加入實質審查。預計起初我們將不具備在香港進行全面實質審查的能力,因為這需要大量的專業知識和強大的資料庫等。我們將在北京國家知識產權局協助下進行實質審查。展望未來,我們期望在專利領域建立自己的實質審查能力,或許從特定科技術領域開始著手。」

國際註冊

若香港企業希望註冊國際商標,應怎樣做?「1989年通過的《商標國際註冊馬德里協定有關議定書》(《馬德里議定書》)是促進商標國際註冊的國際條約。目前有100個國家簽訂了《馬德里議定書》。雖然中國是《馬德里議定書》的締約國,但議定書尚未適用於香港。香港的知識產權制度獨立於中國內地。但是,根據國際註冊制度,每個國家通常只有一個商標局。」

「好消息是中國內地已決定設立兩個商標局,以配合國際註冊制度,其中包括香港的商標局。因此,未來商標擁有人將能在香港申請國際註冊商標,指定覆蓋《馬德里議定書》締約方的各個國家。知識產權署會審視申請是否符合本地法律。申請將十分便利,申請人只需提交一份申請,繳付一項費用。若在香港提交國際申請,我們會在形式審查後將申請發送給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國際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會將申請分發給目的地的知識產權局,以便進一步處理。相反,海外國際註冊申請人可在《馬德里議定書》締約國申請尋求商標保護,並指定香港為保護的覆蓋地點之一。」

「一旦對商標法的修訂獲得通過並完成其他籌備工作(如建設必要的資訊科技基礎設施),中國內地將向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提交正式通知,屆時《馬德里議定書》將適用於香港。那麼,海外註冊屆時是否會影響到現時在香港的註冊?「知識產權基本上以領土為本。假如英國授予的商標權在香港無效,那麼在香港不會出現衝突或侵權行為。但可能會出現這個情況:例如,在香港已經有一個特定商標的本地註冊,而在英國有另一個相同商標的海外擁有人希望將其國際註冊延伸到香港,但是由於商品某程度上重疊,因此出現商標衝突。」

「雖然在英國的國際註冊在註冊時並未延伸至香港,但《馬德里議定書》一旦適用於香港,按規定英國註冊擁有人可決定將註冊延伸至香港。但若建議的延伸與已註冊的香港本地註冊出現衝突,就必須決定誰擁有優先權。表面看來,本地註冊擁有人應有在先權利,正如本地申請時出現已有較早註冊的情況一樣。但當然,後來的申請人可對先前註冊的有效性提出質疑,在這種情況下,註冊處處長必須就當事人提供的證據作出裁決。」

香港及中國內地

「雖然香港與中國內地各自有獨立的知識產權制度,但我們與內地國家級、地區級和省級對口單位緊密合作。國家知識產權局是世界上最大的知識產權機關之一,專利審查能力很強。我們從2000年開始與內地開展合作。過去數年,我們看到國家知識產權局的進展速度驚人。該局在2016年接獲130萬件專利申請,是世界之最。」

如果甲從香港去到上海,看到乙的咖啡店很漂亮,很喜歡,決定在香港開一家類似的咖啡店,那會怎樣?「這要取決於上海的咖啡店在香港是否有業務,或在香港有沒有商譽。最簡單的方法是證明上海的咖啡店在香港已建立業務,但在某些情況下,乙可能尚未在香港開展業務。另一個情況時,上海的咖啡店很著名,乙可能會爭辯說其咖啡店在香港的聲譽已經溢於言表。這當然較難證明,要視乎證據而定。」

當然,這種情況不僅限於中國內地和香港,也適用於其他國家。不過,中國內地與香港在地域和文化上如此密切,兩地人員往來頻繁,所以發生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或許更大。

爭議解決

「面對知識產權侵權,知識產權擁有人可在法庭開展民事訴訟。海關在某些商標及侵犯版權案件中也實施了刑事制裁。我認為仲裁和調解是知識產權糾紛中各方應予考慮的選擇。」

「以仲裁和調解取代法庭程序的好處之一,是當事人擁有自主權,可選擇仲裁員或調解員,並可選擇他們想先解決的問題。他們還可以決定聆訊地點和適用法律等。《仲裁條例》已經修訂,釐清知識產權爭議不論是否在香港或是否涉及有效性或其他方面(因為過去涉及知識產權有效性的問題不肯定是否可以通過仲裁解決),均可通過仲裁解決。我們與律政司一起就製作了宣傳單張,介紹該等修訂和通過仲裁解決知識產權糾紛的好處。」

梁女士負責領導和管理知識產權署,把該署發展為專門提供法律服務的政府部門。她還履行商標註冊處、專利註冊處、外觀設計註冊處和版權特許註冊處處長的法定職能。此外,她亦是部門財政管理的管制人員。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navin.g.ahuja@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