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 訪: 高浩文資深大律師

「法律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雖說是老生常談,但當法律涉及到家事的安排時,這句話似乎一點也沒錯。

如果對此抱有懷疑,不妨問問家事法專家高浩文資深大律師。上月一個宜人的傍晚,這位家事法專家告訴《香港律師》:「(家事法)很可能是一個人接觸到法律和相關制度的唯一情況」。

涉及到家庭安排破裂的法律是一門非常重要的法律範疇,尤其是因為案件往往牽涉情感和法律上的包袱,其他類型的案件則不大會出現這種情況」高先生在其位於金鐘的辦公室接受訪問時說道。

「這是(家事法和其他執業範疇之間的)主要分別,亦是大家不應(僅因家事法可能沒那麼吸引而)忽視它的原因。」

剛開始其法律生涯時,高先生是一名商業訴訟律師,其後才從事家事法的事務。時至今日,高先生大部分的工作均是關於家事法的。在過去多年的執業生涯中,他注意到家事法無論在法律上以至公眾對它的觀感皆有所改變。

他憶述:「我最初執業時,家事法被視為主要是女性從事的工作...(當中)確實並不涉及太多法律」。

「現在整體法律從業者及司法機構,已明白到家事法是法律中極其重要的一環。人生中要經歷離婚和子女等家庭問題,實屬非常不幸。」

「相比25年前,如今似乎有跡象顯示,越來越多人認同這些都是相當重要的案件。」

未來/改革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迄今在兒童監護權和管養權研究項目下已發表了一系列共四份報告書。2005年發表的《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報告書》是該系列中的最後一份,其中建議取代家事法律程序中的舊有用語,並引入一系列新的法院命令。

八年過去,香港仍然採用舊有的管養、照顧、管束及探視概念,多個海外司法管轄區,包括英國、澳洲和新西蘭,以前所採用的子女管養權法律與香港類似,但如今都已採用更現代化的方法,例如共同父母責任模式。

高先生說:「業界一直在努力推動改革」。

「法官也希望看到改革推行及協助推動處理子女照顧事宜的適當做法......可惜,我們香港尚未處理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報告書,但事不宜遲,我希望這可儘早進行。」

這位承認希望登上家事法法官席位的大律師說,這種延誤往往是皆因香港社會相對保守。然而,這「不能成為不處理涉及子女等問題的理由」他補充說。

家事訴訟糾紛的替代解決方案

根據香港司法機構提供的數據,家事案件的數量在過去二十年間大幅上升,在2012年有23,674宗此類案件,而2011年有22,989宗及2010年有21,218宗。

於2009年推行的香港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特別強調採用替代訴訟糾紛解決方案,以減輕案件數量不斷增加對司法機構造成的壓力。調解和仲裁等方法載於獨立的實務指示中,規定訴訟各方必須願意作出調解,從而使訴訟可更便宜及迅速地解決。

高先生說,仲裁尤其可以幫助解決家事案件,因為它具備對此類案件非常重要的兩個因素—保障私隱及取得屬最終的裁決。

他說:「我認為應該(鼓勵採用仲裁)......對某些案件來說,這是個解決糾紛的好方法,如果當事人希望程序更靈活,並且案件由專門的仲裁員處理,可採用仲裁。他們不僅可為特定案件選擇自己的仲裁員,亦可更迅速地解決案件」。

由於家事法庭的案件數量非常多,特別是當案件具有實質性的爭論點時,往往需要在多個月後才有機會在法庭上提出,即使只是一個有助制定最終審訊框架的非正審辯論亦然。

據高先生估計,即使不理會所有潛在上訴,案件從一開始到最後得以解決,可能需時數年。

「許多涉及重大商業因素的案件,均適合進行仲裁」他說。

「好處之一是裁決屬最終的及提出上訴的權利受到限制...... 大多數家事案件的初審均以非公開形式進行,即內庭聆訊,不向公眾開放。但若他們提出上訴,案件通常會以公開形式進行,因為上訴法庭審理絕大多數的案件時,均以公開形式進行。」

「雖然通常可採取某些措施,作一定程度保密並限制當事人提出上訴(該上訴會以公開形式進行),但有些當事人為進一步限制上訴的權利及為保密起見,可能會選擇仲裁。」

由於仲裁的靈活性較高且費用通常較低,對家事案件而言,無疑是一個吸引的替代訴訟方法。

當事人可選擇某個特定的仲裁員,因為「該名仲裁員的技能、知識和經驗」可以「為當事人構建靈活的程序,從而在最短的時間內並以相稱的費用,對真正的爭論點作出裁決」。相比起可能以公開形式進行、多半費用昂貴的漫長審訊,仲裁對許多夫婦來說乃「非常吸引」。

靈活性有助解決問題

不過,據高先生說,就家事法糾紛的財務部分而言,香港並不遜於任何其他發達的司法管轄區。

在香港,有關條例中並無任何關於離婚時如何劃分資產或收入來源的機制,故此法庭只是按「對當事人公平和公正」的原則作出判決。

高先生解釋說:「在其他某些司法管轄區,法例訂明資產分配的比例......應向子女支付金額的計算方法...... 還備有供填寫的列表和表格」。

「香港並沒有此機制,因此香港法庭擁有更大的靈活性,可以按案件本身的特定(有時甚至是奇特)的情況,處理(可能)需要特定公義的特殊案件。」

「個人而言,我屬意沒有列表。但這確實需要當事人的代表和法官(嚴守)紀律,(依據司法原則)去(行使)有關靈活性。」

LKW v DD (2010) 13 HKCFAR 537一案意義重大,確認了由英國上議院在White v White [2001] 1 AC 596 一案中就離婚時如何分配婚姻資產而定下的「平等共享」原則。附帶一提,高先生是以義務性質代表此案答辯人。

高先生續道:「一般來說,靈活的做法行之有效,(但)在最近一些案件中,法庭所採用的方式較原定的機械化」。

「(法庭)必須謹記,出發點僅是出發點而已,並非終點。目前的危險之處,是有些法庭或會把設立為指引的原則當作解決辦法看待,如果任何法庭以此基礎運作,無疑非常危險。」

要不然,這樣的制度確具有「一些真正的可取之處」,因為它能夠切合特定案件和個別情況,而且「如有特定情況,可靈活地根據案件所需改變有關做法。」

不是人人皆能領略家事法

高先生說,最重要的是家事法執業者不可把家事糾紛當作商業事務看待,儘管家事糾紛有時會涉及大量資產的劃分。家事糾紛往往牽涉到當事人的情緒,而且法庭的決定對一個家庭產生的影響可以持續多年之久。雖然對不少人來說此乃常識,但對其他人而言卻又未必如是,尤其是當律師太埋首於案件的相關事實時,往往就未能顧及案中人性化的一面。

因此,高先生指出,不論是作為律師、大律師或法官,出色的家事法從業者必須先喜歡從事這個範疇的工作,而並非單純為了生計。

「家事法官必須對家事案件中出現的各類問題及當事人向法庭尋求協助的方式,具備敏銳的觸覺。即使是涉及大量金錢或商業成份較高的案件,總會有因婚姻或關係破裂、涉及子女而引起的情緒問題......相比案中商業方面的事宜,(這些問題較為重要)」他說。

他強調:「法官愈有經驗愈好,不論經驗是從成為法官前的私人執業獲得,還是當上法官後獲得……而且家事法在過去十五年來不斷發展,法官愈有經驗就愈好」。

這引申出一個問題——香港是否有如此經驗豐富的家事法律執業者擔任家事法庭法官?高先生的答案是肯定的。

家事法庭是區域法院中的專門法庭,但其管轄權並不僅限於金錢資產。高先生指出,每年成千上萬的家事法庭案件,均是由「非常能幹且經驗豐富」的法官審理。

「如果你看看家事法庭的實任法官,便會知道我們的法官無疑是來自工作繁重的家事法執業背景,並且他們能夠把相關的執業經驗運用在審案上」高先生說。

「他們在審案的過程中,向正在經歷艱難時刻的當事人提供指導,而不只是法律意見。對有關問題具備敏銳觸覺且富有相關經驗的法官,勝任有餘。」

他補充,另一方面的問題是,每天有許多其他家事法案件由非專門的暫委法官審理。

「無可避免地,有些經驗不足的法官要一邊在工作中學習,一邊為案件作出裁決」高先生說。

「雖然現正試圖培養出更多具備相關經驗的法官,但現階段的情況是以一位暫委法官作為主要的家事法庭法官...... 這些暫委法官可能不會對家事法感興趣也說不定..... 對家事法庭而言,未必具備足夠的能力或能夠成為好的法官。」

此外,他還補充,許多家事法案件其後轉介至高等法院,但高等法院並沒有真正獨立的家事法部門。

獨立的家事法部門?

「目前,香港高等法院的法官之中,具有豐富家事法實務經驗之人並不多」他解釋。

但他注意到情況逐漸有所改變:除了處理的家事法案件增加外,現在有更多高等法院法官花上私人時間進修家事法,以提高這方面的專業知識。

高先生指出:「上訴法庭正逐步建立出對家事法案件的司法知識和經驗,而幾年前或許仍沒有的,而且現時上訴法庭有幾位法官在私人執業或法庭或兩者上,具備真正的家事法經驗」。

有人支持設立一個獨立的家事法部門,讓更多專屬的家事法法官專門處理此類案件。

他說:「如果有一個專為家事法而設的法庭,而案件被裁定適合作轉介的話,可能會有更多案件轉介至高等法院,但這能夠推動這個範疇的法律」。

「作為一個發達、富裕的城市,越來越多人嘗試了解自己在這類事宜上的權利,而這種情況可進一步提升香港的法律。」

最後,高先生說,家事法與人們、家庭息息相關,而且「我們都希望子女得到最好的及社會整體上變得更好」,因此進一步立法進行改革「事不宜遲」。

「二十年來,我一直在從事這工作,我無時無刻都希望改革早日來臨(儘管自法律改革委員會在2005年發表報告書以來便沒有任何改變)」他苦笑說。

「希望在明天。」
 

 

作者 朱慧敏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