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 訪 :馬華潤律師 - 資深遺囑認證執業者兼何柏生馬華潤律師行合夥人

涉及社會知名人士 (例如賭王何鴻燊先生及已故億萬富豪龔如心女士) 的權力及家產爭奪新聞,從來都不乏人關注。可以說,這是遺囑認證法律的最吸引人之處。然而,正如執業律師所了解的,真正的遺囑認證工作,遠不止我們在「真人秀節目」中所見到的那樣。

《香港律師》就這一專門法律工作範疇,專訪了在這一領域有超過40年執業經驗的香港律師會遺產事務委員會主要委員馬華潤律師。

P1020726.psd
 
由於近年屢有涉及富豪與其家族的財產糾紛案件出現,而通過媒體與法院的報導,公眾人士在今天對於遺產管理及財富分配的基本法例已有更多認識。此外,有關私人和慈善信託之設立以及有關信託管理方面的資訊,公眾人士在今天也不難取得。馬華潤律師說,這對於並無充足法律背景及培訓的公眾人士來說,尤其是一件好事。

他告訴《香港律師》﹕「一般而言,有興趣認識這門專業的人士,都基於這些公開報導而有所得益。

在這多年的執業中,馬華潤律師留意到社會人士及政府對於涉及遺囑的事宜,在心態上已有所改變。

他指出﹕「中國人對於談論死亡,向來都有所忌諱。然而,這一態度已慢慢有所改變。」

部分原因,是由於傳媒對這一話題的經常報導,加上電視節目中的戲劇化情節,以致人們今天已不再將遺囑執行及死者遺產的管理,視為一種不可談論的禁忌。

香港的遺囑認證制度

馬華潤律師說,與遺囑認證的法律與實務最具關係的香港法例為《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條例》(第10章)、《遺囑條例》 (第 30章) 及《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 (第 481章)。當中如涉及子女的話,則《父母與子女條例》也是一項相關的法例。香港高等法院遺產承辦處仍然是各類「遺產承辦書」申請的把關人,而「遺產承辦書」則授予人們法定權利辦理死者的遺產。

馬華潤律師說﹕「香港的繼承法規現時是和諧一致的。」

例如,在遺產稅於2006年廢除以前,人們若要申請「遺產承辦書」,便必須先行取得「結清遺產稅證明書」(在應課稅情況下已繳納有關稅款及在獲得豁免繳納情況下取得)。

馬華潤律師亦指出,由於司法機構發出了指定的表格及《不具爭議性遺囑認證實務指引》,因此現時對於不具爭議性遺囑認證的「遺產承辦書」申請,其手續通常是簡單直接。這種種情況均顯示,遺囑認證工作正在不斷地發展。

然而,遺囑認證工作仍然存在「非常具挑戰性及繁複」的地方﹔部分原因,是由於每宗個案都有其顯著不同的地方。

馬華潤律師指出﹕「由於每一宗申請都涉及家庭背景與特徵,因此有些遺囑認證申請需要花較長時間處理。」

他指出這要視個別情況而定。一宗簡單而直接的個案,平均大約只需要二至三個月便可以完成處理﹔而一些涉及異常複雜遺產的個案,則通常需要較長的時間來處理。

此外,有許多複雜但不具爭議性的遺囑認證申請,當我們就有關查詢作出了回應後,也許需要等待至少6個星期,該項申請才完成審批。

馬華潤律師稱﹕「司法機構也許應考慮增聘更多遺囑認證人員或律師來改善有關服務。」

關於死者遺產的轉予 (尤其是在動產) 方面,居籍問題在遺囑認證申請中起非常重要作用。當死者去世時,如果他是以香港作為其居籍,則有關的遺囑認證申請便會簡單直接很多。相反,如果該項申請涉及外地元素或層面,則有關程序便會較為困難和複雜。

在香港這個國際都市,一名死者去世時如果是以香港以外的地方作為其居籍,並在香港留下了財產,這情況「絕非難以理解」。該等申請(包括當死者去世時,他是以中國大陸作為其居籍) 將受《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10A章)第29條所規管。根據第29條的規定,有關申請需要另行通過別的程序,而申請人需要提交更多文件來支持其所提出的申請。

馬華潤律師承認香港雖然擁有良好的遺囑認證法律制度,但他仍希望「根據第29條之規定而進行的遺囑認證工作可以更為簡化」。

遺囑認證工作

馬華潤律師說,遺囑認證申請之最終目的,是要讓遺產繼承人得以將死者所擁有的財產及債務解凍。他建議律師在提出遺囑認證申請前,應首先尋求當事人清晰而明確的指示,從而確定哪些人有權申請「遺產承辦書」,以及需要提交甚麼文件來支持有關申請。這些都是極為重要的考慮因素。

馬華潤律師說﹕「在確定當事人是否符合資格取得「遺產承辦書」時,我們需要運用個人常識來作出判斷。

自製遺囑(即遺囑訂立時並無見證人在旁,或是遺囑經過塗改、行間書寫、或其他改動)的情況亦並非罕見。遺囑內容不明確,或是不符合格式要求,往往會導致申請時間被拖長,甚至會引起訴訟。因此,人們在自行訂立遺囑時務須格外審慎。

由於財產和債務形式有各種各樣,因此從事遺囑認證工作,無可避免地需要具備不同領域的法律知識。

馬華潤律師說﹕「從事遺囑認證工作,讓你有機會在同一時間處理各類不同法律實務。」

如果死者的遺產只涉及銀行賬戶和非土地實產,那麼有關的遺囑認證工作便會較為簡單容易。然而,很多時候情況並非如此。

例如當涉及公眾股份的話,馬華潤律師闡釋稱﹕「這視乎死者所持有的是甚麼股份,而我們可能需要就證券法之規定向當事人提供法律意見,並可能涉及對死者在公眾公司之控股權益的接管。所有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法律工作。」

又或是,死者的遺產倘涉及房地產,我們便有需要處理「物業轉易工作,包括但並不限於出售物業、允許將物業給予受益人,甚至是將物業重新發展」﹔但當我們需要處理海外的資產時,我們便需要考慮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繼承法,他補充說。

馬華潤律師續稱﹕「當然,你所處理的假如是具爭議性的事項,當中將會涉及許許多多的不同範疇。」可以看出,他在流露對自己工作的熱愛。

他同時指出,該等案件在香港可以藉各種不同的方式出現。假如死者去世前已立下遺囑,而他是以香港作為其居籍,那麼,基於遺囑認證申請需要以有效的遺囑作為依據,因此有可能會產生遺囑的有效性問題,正如已故億萬富豪龔如心女士的情況一般。馬華潤律師所接觸過的另一例子,是原來的遺囑已遺失,但各家庭成員卻未能就接納一份已遺失遺囑的複本達成一致意見。其他具爭議性的事項包括﹕死者婚姻的有效性、子女的法律地位(即是親生或/及合法),以及立遺囑人的訂立遺囑能力等。所以,此類遺囑認證申請確是相當繁複和耗費時間。但是,正由於它所具有的複雜性,這意味律師將可以透過深入探討各種不同的法律規定,從而感受當中的無窮趣味。

現行的遺囑認證服務

儘管馬華潤律師強調在這次的《香港律師》專訪中,他實在難以充分說明今天的遺囑認證工作所面對的挑戰,但他還是表達了他就該等問題的一些想法。

他說,例如在法律實務上,儘管正有越來越多律師選擇投身於專門的法律工作,但許多律師行,不論其規模大小,卻不願意從事遺囑認證工作﹔而箇中原因,不單由於這方面的工作也許不如其他一些法律工作那麼收入豐厚,更可能由於它所涉及的「風險和繁複程度」,是不成比例地偏高。

馬華潤律師說﹕「很可惜,最近便有一家本地律師行結束了它的遺囑認證業務。」

他補充說,市場的運作就是供與求的關係,而遺囑認證市場也不例外。要改善香港的遺囑認證環境,我們需要同時在供與求方面下功夫。

在需求方面,香港應進一步簡化「遺產承辦書」的辦理手續,不論死者是否曾立下遺囑,亦不論他是否以香港作為居籍。如此,將可吸引「更多人願意將其個人財富存放於香港」,從而增加對遺囑認證服務的需求。

馬華潤律師說,與此同時,法律專業(即供應方)應涉獵「更多如何聽取當事人的指示及如何製備遺囑等方面的資料」,這可有助將立遺囑人過身後,所可能面對的挑戰風險降至最低。

根據馬華潤律師的經驗,儘管遺囑認證工作的「報酬處於合理水平」,但有意在這個專業範疇發展的律師,不應從「銷路」的角度來看這一門專業,而是應將它視作「趣味性極濃,並且涉及各個不同法律範疇的專業」。

對遺囑認證工作的熱愛

對於馬華潤律師來說,遺囑認證實務並非單單是法律工作。他深信,法律專業是要協助當事人解決問題,使他/她們得以安心,因為「我們可以想像,一個人失去了至親,這是他/她一生中所經歷的最痛苦時刻」。

馬華潤律師說﹕「我們必須謹記,當遺囑認證的當事人向你尋求法律援助時,他/她們的家庭正因失去了親人而遭逢極大的傷痛。」

遺囑認證的當事人在尋求法律意見那一刻,他們可能正為應當如何處理死者被凍結的資產而感到徬徨。當中有些人可能會十分焦慮,希望財產能獲得即時或迅速解凍,以濟他/她們生活上的燃眉之急。對於這些當事人,「與他/她們相處的訣竅就是要包容」 。

馬華潤律師稱,舉例說,法例賦權遺產承辦處就遺囑認證申請作出查詢,但沒有令人感到更沮喪的情況是,每當提交了申請後,便不斷接獲來自該處的查詢。要避免此等令人沮喪的情形發生,處理遺囑認證工作的律師應當時常確保所有的申請都已正確辦妥,並把握機會在最初提出的查詢中,與遺產承辦處的人員進行溝通,從而確切了解問題的所在。

馬華潤律師續稱﹕「在向當事人解釋所有在繼承法下的權利及享有權,以及告知他們需要辦理甚麼手續以取得「遺產承辦書」之前,我們首要做的事情是安慰當事人。」

讓他們得知相關的法律費用及代墊付費用,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點。

馬華潤律師承認,所有的遺囑認證個案,不論是具爭議性或是不具爭議性的,都是相當繁複和困難。但他說,令他繼續堅守著這個專業崗位的,是他為不幸家庭提供幫助後所獲得的一份滿足感。出於同樣原因,他也很樂意協助其他人預先為自己的財產作安排,以避免將來可能產生的煩擾。

他說,工作中令他最感興奮的一刻,就是接到遺產承辦處的傳真,通知他收取「遺產承辦書」的時候。

他說﹕「協助一個家庭取得「遺產承辦書」,是最值得高興的成就。」

遺囑認證工作除了令他能吸收法律知識和增進與人相處的技巧外,也帶給他許多其他方面的好處。

在大多數個案中,當事人都會將你當作是他家中的好友,而在其他法律事情上,他們也樂於找你幫忙。

然而,要做到這一點,馬華潤律師在總結時說﹕「無論我們處理怎麼樣的遺囑認證工作,都必須以真誠和愛來對待當事人。」馬華潤律師的這種誠懇態度,是源自他的恩師—已故的Mr. Peter AL Vine的教導。Mr. Peter AL Vine是香港律師會的前會長,也是香港法律教育發展的堅定倡導者(參見馬華潤律師在2005年5月號《香港律師》所發表的一篇名為“In Memoriam: Remembering Peter Alan Lee Vine (1921 – 2005) ”的文章。)

 
 
作者 朱慧敏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