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稱心的上市地點:香港?紐約?其他地方?沒有地方?

很多人認為,一間公司的成功是由公司能否在短時間內在主要證券交易所上市決定的。然而,持份者不應該不顧一切,催迫公司尋求上市,完全不考慮這是否合適的未來路向。

上市不是必然的選擇

在某些情況下,上市未必是最好的選擇。首次公開招股程序往往成本高昂,並且通常要花好幾個月才完成。此外,很多首次公開發售都因為種種原因而以失敗告終,包括定價預期錯配、市場動盪及未預見到在規例上有改變。最後,首次公開發售之時或之後,首次公開發售前投資者在退出時或會遇上困難,特別是他們的轉售能力會由於法定限制及∕或約定禁售而受到限制。因此,首次公開發售前投資者只要把公司股份轉售給策略買家(即股權轉讓),就能夠更快得到更好的回報。

首次公開發售亦可以被認為並不適合正處於增長或重組階段的公司。上市公司通常需要遵守若干透明度規定和披露規定,這些規定可能對管理層的決策能力或執行決定的能力造成限制。此外,投資者可能對於要花上多年時間才有回報的項目欠缺耐性,因而向公司施壓,要求公司賺取短期利潤,犧牲長期增長。

最後,不是所有創辦人都適合管理上市公司。他們可能有做生意的頭腦,但管理方法可能有別於我們通常預期上市公司管理層所用的方法。一間處於這種情況的公司如果一定要上市,創辦人不妨考慮分拆他∕她一部分權力給專業的行政總裁,作為上市過程的一部分;這不失為一種審慎的做法。

上市地點的考慮

一旦公司決定了上市,下一個問題是,公司應該在哪個地方上市?像決定上市一樣,上市地點的決定取決於公司的具體需要和特色,以及公司的控股股東。

公司比較適宜在有股票分析員願意報道公司股票,也有投資者願意了解公司業務的地方上市。成功的首次公開發售往往只是第一步。投資者的興趣是決定公司能否完成後續發行的要素,投資者的興趣持續不減,公司就有能力完成後續發行,股東也就能夠在第二市場轉售股份。

公司業務亦在上市地點的決定上發揮作用。交易活躍的公司可能喜歡紐約勝過香港。聯交所《上市規則》第十四章(須予公布的交易)及第十四A章(關連交易)施加大量關於股東批准的規定。相反,納斯達克和紐約交易所的上市規則只在極有限的情況下,才規定需要取得股東的批准及准許「外國私人發行人」(「FPI」)——大多數外國公司都會符合外國私人發行人的資格,因而在很多情況下可以其「本土司法權區」的規定代替美國的規定。外國私人發行人亦獲豁免遵守美國證券法有關投票代表的規定。與美國本土的公司不同,外國私人發行人編製的股東通函,可說是不論任何主題(除了是關於私有化的除外),一律不用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審閱。

活躍於股票買賣的控股股東可能不喜歡紐約。根據美國證券法,控股股東在公開市場的任何股份出售,均受制於規則第144條的交易量限制,除非他∕她已經向SEC登記轉售。這種性質的轉售登記通常產生市場過剩。此外,短線利潤規則亦規定,除非符合FPI的資格,否則本土公司的聯屬公司必須向該公司交出短期買賣利潤。

想有靈活度的控股股東可能喜歡紐約勝過香港。美國沒有與香港《收購守則》相等的守則。控股股東可以場外出售股份,變現其控制權溢價,原因是買方不需要作出全面收購建議,以等價買入其餘股東的股份。控股股東也可以更容易將公司私有化,原因是她可以投票支持由自己提出的私有化計劃。批准門檻也是更容易達到的。

其他選項

還有其他離岸上市方案可供選擇,同樣地,選取甚麼方案取決於公司的需要和特色。例如,有些公司選擇在一個地點將公司股份上市(或股份完全不上市),在另一地點將債務證券上市。較受歡迎的債務證券上市地點是新加坡交易所和盧森堡證券交易所。有些規模較小的公司選擇在美國的場外交易議價板將股份上市——交易議價板是美國場外交易市場之一,有些則選擇在英國的另項投資市場將股份上市——另項投資市場是倫敦證券交易所的次級市場。公司亦不限於只能有一個上市地點。有些公司在多過一個市場上市,通常是以預託證券形式在非集資市場進行。上文概述了大量可行的方法,尋求「借殼上市」的客戶應獲告知這樣的方法的確存在。

Jurisdictions: 

合夥人,高蓋茨律師事務所(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