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投資者負有的法律責任

Chang Pui Yin & Ors v Bank of Singapore Ltd [2016] HKEC 1721是香港最近期一宗由投資者針對銀行提出申索的案件;案中索償人是投資者,他們成功證明(在合約的詮釋上)銀行有責任給他們提供意見;而銀行就他們在銀行持有的投資組合建議投資產品時,更有責任以合理的謹慎態度和技術行事。根據審訊時的證據(有關法律責任問題的證據,賠款額及損失有待評計),投資者亦成功證明銀行違反了這種責任。

香港很少有由受害投資者證明銀行有責任提供意見的例子(2015年6月「業界透視」–「不當銷售索償新聞」)。過往的例子有Li Kwok Heem [2016] HKEC 7,不過案中索償人無法證明銀行違反其責任(2016年3月「業界透視」–「投資者索償新知」)。兩宗案件是有分別的。Chang Pui Yin案主要是一宗關於銀行有責任以合理的謹慎和技術行事(根據法律而隱含的責任)的案例;Li Kwok Heem案是關於(其中包括)失實陳述及有時俗稱為「不當銷售」的銷售手法。

  • 觀察2008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以後入稟法庭並涉及投資者及金融中介人的爭議,我們可以得出幾個要點。
  • 銀行整體上一直能夠依賴「標準」(boilerplate)條款,摒除向客戶提供意見的責任,即使給予意見的是銀行代表(例如客戶關係經理)。一直以來,銀行(大多數)能夠成功爭辯說,銀行是在只限執行的基礎上行事。在合約詮釋的問題上判索償人勝訴(例如Chang Pui Yin案)是因應具體事實作出的判決;事實上,在Chang Pui Yin案,這些問題可能產生有合理機會令上訴獲判得值的論點。
  • 看來(現時來說),凡銀行和金融中介人的條款及條件指明它們是在只限執行的基礎上行事,合約不容反悔的原則在香港原訟法庭仍未消失且行之有效,使得索償人(投資者)無法指稱銀行有責任提供意見或以任何指稱的失實陳述為依據。然而,這種合約不容反悔的法律基礎有值得商榷之處,需要上訴法庭作出考慮(Chang Pui Yin案第155段;Yang Dandan v Hong Kong Resort Co. Ltd [2016] HKEC 1722第81段;DBS Bank (Hong Kong) Ltd v Sit Pan Jit [2016] HKEC 1307第132段)。
  • 有經驗的投資者追求高回報或透過銀行或金融中介人買賣投資,經驗尚淺的則相信或依賴投資顧問的意見;兩類投資者明顯不同。後一類投資者的例子可見於Chang Pui Yin案;Field v Barber Asia Ltd [2004] 3 HKLRD 871。
  • 有興趣了解詳情的讀者,不妨留意證監會落實在金融中介人客戶協議加入的「合適性條款」(suitability clause),以及證監會操守守則第6段的相關修訂,客戶協議須從2017年6月9日起符合新規定。

 

Jurisdictions: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