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致自己入罪及「禁止直接使用」

主任法官最近在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Nutanix & Ors(CTEA 1/2017,2017年10月3日)的判決提到,立法機構傾向於以所謂的「禁止直接使用」(或「直接使用豁免」)取代免使自己入罪的特權。判決書第43段這樣說(原文是英文):

「共同基礎是,免使自己入罪的特權不是絕對特權,它可以被法規撤銷。不論是在香港還是其他司法管轄區,特權(例如第45條的特權)被法規撤銷不是罕見的事。」

所有律師,只要是給規管性程序的當事人提供意見的,應該會對此很感興趣(或關心)。簡單說,儘管在過往日子,任何人一般可以有權基於回答問題或提供文件會「導致自己入罪」而拒絕這樣做,但這項權利很多時被有限度的法定「保障」取代,即是以答案或文件的使用在特定情況下不可對該人不利取而代之。

Nutanix案,有關事宜是在某人在根據 《競爭條例》(第619章)第42條進行的會面期間作出陳述這個背景下產生的。有待定奪的主要爭論點是,「禁止直接使用」的受益人在《競爭條例》第45(2)條的涵蓋範圍。

該案裁定第45(2)條的使用限制惠及「第42條通知書」(s. 42 notice)的發出對象,不是任何其他第三方。因此,譬如說,一名是「第42條通知書」發出對象的僱員不可以代表他或她的僱主要求「保障」,即使該僱主是競爭事務委員會的調查標的亦不可以。此外,在這些情況下,僱主也不可以代表僱員要求「保障」。然而,企業實體如獲送達「第42條通知書」,則可為本身的權利要求「保障」。

主任法官在判決中建議,在免使自己入罪的特權適用的情況下,應由被問的或代表被問的人或實體要求特權。任何人都不可以代表第三方要求特權(儘管以「配偶」的身份提出)。例如,在其他情況下受制於一項規定,必須在規管性程序中回答問題的人,通常不可以基於回答問題可能導致他或她的僱主被入罪,或者他或她是董事的公司被入罪,而拒絕回答問題。

文意决定一切,正如判決書清楚表明,撤銷特權的確實範圍及使用限制,終歸取決於有關法規的字眼(第44段)。例如,香港有眾多律師會熟悉(其中包括)《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179條(「要求......等......的權利」)、第184條及第184D條(「與調查有關的罪行」),以及第187條(「導致入罪的證據在法律程序中的使用」)。

置身這傾向的種種考慮中,難怪有人會問,既然(譬如說)監管機構及執法機關可以針對其相信掌握相關資料的人行使權力,企業實體的基本權利如何可以受到保障。對答辯人及他們的律師來說,「禁止直接使用」不一定阻止「派生使用」也是主要擔心的問題,用淺白易明的文字來說,就是擔心一旦給了具損害性的答案或文件,「秘密就泄露出來了」。

Jurisdictions: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