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與包容

香港律師會高度重視包容性及平等的價值觀,我們鼓勵會員也這樣做。這些願望是建立一個可持續的執業環境的先決條件,這個環境沒有歧視,沒有對平等機會的障礙。

在律師會於2019年進行的會員調查中,邀請了會員對法律行業內的平等及歧視問題提供反饋及分享體驗。

在調查時,已經在香港從事法律專業五年的應答者被要求說明他們在這期間是否在工作場所經歷過任何歧視。大多數應答者(82.4%)表示他們沒有,而接近五分之一(17.6%)透露他們經歷過至少一種歧視。

「性別歧視」(7.0%)是最普遍的歧視形式,其次是「家庭地位歧視」(5.3%)、「種族歧視」(5.2%)、「年齡歧視」(4.8%)、「社會經濟背景歧視」(3.5%)、「性取向歧視」(1.2%)、「殘疾歧視」(0.4%)、「宗教歧視」(0.4%)、「語言歧視」(0.1%)及其他種類歧視(0.7%)。

此外,在調查時受僱於法律界的應答者根據他們的報稅表指出他們的年收入。調查發現,男性應答者的收入普遍高於女性應答者。調查結果顯示,12.7%的男性應答者收入在四百萬港元或以上,而相同收入範圍的女性應答者只有4.3%。

就律師行業而言,在律師行中的各個職業階段,女性執業者的比例各不相同。雖然超過一半的新入行者是女性,但只有三分之一的高級職位是女性。截至2021年6月,女性於實習律師的比例為65%、律師為61%、顧問為38%;以及合夥人為30%。根據統計資料,相當數量的女性律師正在沿途退出。如果這種人才流失的趨勢繼續下去,考慮到在可預見的未來大多數新入行者可能是女性的趨勢,本行業將很難長期保持增長。

在過去五年中一直在香港從事法律工作的調查對象也被問及他們在此期間是否在工作場所遇到過性騷擾。97.1%的人指出沒有。

在2.9%表示經歷過性騷擾的人中,約有五分之一(20.3%)表示他們受到了不想接受的親密行為或身體接觸。超過十分之一(14.9%)的人遭受了不雅或性的言論,而一些人遇到了不想接受的性要求(2.9%)及遭受了關於他們外表的言論(2.3%)。超過一半(56.9%)的人選擇不回應這個問題。

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公佈的資訊相比,上述關於歧視及騷擾經歷的統計資料可能顯得相對較低,但即便如此,得知法律界存在這種不可接受的行為,還是令人失望及不安。

律師的普遍核心價值之一是尊重法治,它包含了平等及公平的原則。歧視及騷擾直接違背了這些原則。

律師會一直與平等機會委員會保持密切聯繫,以期向律師行推廣包容及平等的價值觀,並協助他們製定計劃及採取實際步驟,防止歧視及騷擾行為。需要注意的是,作為僱主,除非律師行能夠證明他們已經採取了合理的預防措施,否則就要為其僱員的行為負責。關於如何確保律師行的就業政策符合平等機會義務、如何防止工作場所的歧視及騷擾、如何處理與歧視及騷擾問題有關的投訴以及如何管理其對員工士氣及律師行聲譽的影響的「持續專業進修課程」(CPD)是非常有用。我們希望,通過適當的培訓,我們可以加强會員對包容性、多樣性及平等的承諾,並促進他們的承諾轉化為對其業務、員工及客戶的積極行動。

一個包容的工作環境,全力支持平等的機會,將使員工感到被尊重及被重視。他們有可能在僱主那裡留任更久,從而提高員工的留用率。這反過來又節省了招聘及培訓替代人員的成本,保持生產力,並最大限度地減少對客戶的干擾。自然的結果是引領業務經營成功的機會更高。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