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事務所的商務專業人員﹕新職務、新頭銜、新的尊重﹖

Silvia Coulter,負責人,Law Vision Group

在律師事務所中向被稱為「非律師人員」的資深商務專業人員,他們今天的地位已逐漸有所改變。律師事務所現時希望聘請到具備其所需技能的商務專業人員,以應付客戶有所改變的服務需求。雖然這一趨勢發展緩慢,但卻是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

擔任新職務和負有新頭銜的專業人員,包括Littler的Chris Trauzzi(他是該律師事務所的「首席產品主任」及Alston & Bird的Nola M. Vanhoy(該律師事務所的「實務創新總監」。許多律師事務所現時都設有「定價總監/經理/主任」﹔其他的則設有「定價分析師」。另外一些新職銜包括Seyfarth的「法律項目管理辦公室環球總監」及「法律技術創新環球總監」。

顧問律師John Sterling於本年度在芝加哥舉行的「RainDance會議」上發表演說時正確地強調﹕「律師事務所能否在其業務上取得理想發展,此等專業人員起關鍵性的作用。因此,將他們納入律師事務所的業務運作中,是有利和必須的。例如,一些較大型律師事務所的「業務策略總監」專門負責處理併購工作(包括確認、評估、磋商、整合等程序)。」他指出該等崗位在協助律師事務所「應對法律行業的宏觀層面發展趨勢」方面非常重要,但律師通常並未在這方面接受過任何訓練或指導。在某些情況中,商務專業人員可協助其服務的律師事務所渡過法律行業所面對的困境,但沒有獲得此等協助的律師事務所卻恐有倒閉之虞。Sterling還指出﹕「在未來,商務專業人員將會是一個形成差異的因素。他們訓練有素、勤奮、幹練、以客為尊﹔他們能夠有效處理客戶關係與服務提供﹔他們會因其所具備的專業知識而受到尊重。」

Akin Gump的「法律實務總監」(Chief Practice Officer) Toby Brown被問到此等職銜是否真的有其特定作用﹔以及,人們如何認識或理解他的身份,是否真的會構成影響時,他說﹕「關於此等新職務(特別是定價工作),我察覺到其中一個特別地方。我總愛開玩笑說,這是我首份工作當我接到律師的來電時,他們會對我說抱歉,打擾了我。對於我所作的貢獻,他們表示感謝,而通過我所提供的服務,他們再不必為一些自己並無處理經驗的事情而煩惱。他們視此為一種能給他們帶來價值的專門知識,並對此表示欣賞。」

Toby Brown在Akin Gump是負責發展具創造性的定價安排,並以符合客戶的需求為重點。他作為定價和法律項目管理的主要負責人,對於法律服務的定價,擁有非常豐富的知識和經驗。他定期與客戶們會面,以確定甚麼定價安排最適合他們,而他自己亦作為能給客戶提供附加價值的資源。他在履行這項職能的過程中,與實務團隊的負責人一起合作,識別和執行各項提升效率的計劃和項目,其中包括法律項目管理、流程改進、實務創新、臨時員工、及策略性夥伴關係。

與客戶會面,是Toby Brown所負責職務的其中一個重要部分。他說﹕「我認為那是我在律師事務所的其中一項最具價值職能。當我與客戶會面時,有時並沒有合夥人在場。我認為此等會面十分具有意義,因我的任務是要讓客戶敞開其心扉。起初他們多是表現冷漠 -因他們不理解我的角色。當我給他們作出了說明後,他們便會將閘門打開,滔滔不絕地與我交談。客戶對於這項職能的設立,感到十分驚奇和欣喜,有一些更說﹕『終於等到這一天的到來﹗』」

在其先前服務的律師事務所中,Toby Brown是負責諮詢、分析及所有高值任務。他表示﹕「參與核銷工作令我獲益良多,使我得以明白它們是如何與定價層面產生關係。我會繼續尋求方法為合夥人和客戶提供協助。」

有一點看來不大公平的是,在這個新時代中,商務專業人員協助律師事務所將其業務導向正軌,但資深的商務專業人員多年以來仍被稱為「非律師人員」— 雖然他們也許比合夥人擁有更多學位。一位擔任「營運總監」已相當日子的人士說﹕「當你用整整一輩子來協助一個機構取得業務上的成功,並教導它的合夥人處理財務、營運、及業務運作上的重要事宜,但最後依然被冠以『非XX』的稱號,委實叫人感到不是味兒。我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已服務了15年之久,但此前我在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工作。會計師了解資深商務專業人員在一個機構中的重要性,以及他們所能夠起的積極作用。今天,我很高興見到法律行業終於有所改變﹔當然,客戶的需求是促成此等改變的部分原因。」

William Lee是Haleand Dorr(及其業務繼任者WilmerHale)的前任主管合夥人。除了法律學位外,他還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他在一個具有高度營商意識,並以客戶為中心的家族中成長。他的父親與其他人共同創立「優質管理中心」。多年以來,該中心均一直強調客戶體驗。在William Lee擔任一家律師事務所負責人的期間,他所取得的成就令人羨慕。在他的領導下,該所成為其中一家最早(甚或是第一家)聘用專業人員統率各個業務範疇的律師事務所。William Lee相信﹕「律師事務所雖已發展成為價值數以十億元計的產業,但曾接受有關培訓,從而領導或管理具如此規模和複雜程度之業務的律師數目實在不多。因此明智的做法,是尋找擁有這方面經驗和專門知識的人才來處理有關工作。」

另一個有意義的崗位是「價值總監」。Drinker Biddle的Kristin Sudholz擔任這項職務的時間,可能比任何其他擔任這項職務的人長。與Toby Brown的一樣,她所擔任的職務在過去四、五年也在不斷演變。她現時主要負責監督一系列與提供價值給客戶直接相關的重要職務。正如Sudholz所言﹕「在律師事務所的許多不同情況和討論過程中,我需要站在客戶的一方並為他們發聲。我非常支持這種做法,並認為那是一項重要職能。過去多年來,我負責處理律師事務所的客戶信息反饋工作,並從中獲得不少寶貴體驗。我的崗位現已有所改變。目前我所負責的工作,包括項目管理、流程改進、知識管理,及就定價策略提供意見等。所有這種種舉措,其主要目的,都是為了確保客戶能從律師與律師事務所那兒,盡量獲得最大的價值提供。我自覺很幸運,因我所服務的律師事務所對我所提出的許多看法和建議,經常都抱持開放的態度。」

在一個發展迅速和日趨成熟的產業中,商務專業人員如能獲得提供寶貴的新機遇,那麼從更佳和更明智(並相互配合的)決策及更清晰期望中受惠的,將會是客戶和律師們。與擁有商務技能的專業人員(就如與擁有法律技能的律師)建立各種新關係,這道門是大大敞開的。假如他們能在其崗位上獲得充分發揮的機會,毫無疑問,他們會帶給其律師事務所最大的潛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