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必須成為綜合專業的專業人員 —— 但如何成為?

在我們看到企業正在尋找「一站式服務」來提高效率時,「綜合專業」越來越成為很多人口中的詞彙。而在這個疫情期間,我們看到企業向他們的律師尋求建議,以瞭解如何在這未知的領域前行並提高效率。這給許多律師帶來了新的責任--不僅在法律條文上提供建議,還在策略事項及「2019冠狀病毒病」法規上提供建議。《金融時報》的《亞太創新律師》最近的報告指出,在這個疫情期間,本地區的許多律師成為「值得信賴的顧問及問題解決者」。

這種演變使企業內部律師的角色變得特別令人興奮和非常重要。雖然我們看到企業認識到企業內部總法律顧問及其團隊在整個公司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但這種觀念的轉變並不意味著律師們一帆風順 -- 事實上,我們經常看到相反的情況。我們沒有看到法律的財政預算因為這種更大、更全面的業務角色而增加,而是越來越多地看到這些團隊不得不用更少的資源做更多的事情。

如何用更少的資源提供更多的服務?

越來越多的律師開始採用一些不同的解決方案,以減輕他們的壓力,並確保他們有足够的支援來提供企業所需的全面建議。

首先,毫不奇怪,科技正被越來越多的律師所採用,以幫助填補空白,更有效地完成工作。

通常情況下,當企業投資於其科技基礎設施時,內部法律團隊會被拋在後面,並假設財務或人力資源團隊會從更好的科技中受益更多。那些日子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看到像人工智能這樣的創新科技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法律行業,這種科技所能提供的效率非常重要。投資這項技術可以將一些更常規但耗時的法律工作交給科技,從而為企業內部總法律顧問及其團隊騰出時間。

然而,有這麽多的法律科技,要找到正確的選項來解決每一個可能的情況可以存在一定難度。 通常情況下,這是留給律師自己做出這些決定;但當然,繁忙的律師往往不是跟上所有法律科技發展的最佳人選,所以應該鼓勵人們就一些最佳解決方案進行諮詢。

另一點需要考慮的是確保一旦引入科技,應如何正確利用它,並詳細瞭解其投資回報。通常情況下,若要確保以最佳做法推出新的解決方案,是需要適當的項目管理,這導致我的以下論點。

我們越來越多地看到法律項目經理受聘用,將項目管理的原則、流程及實務做法應用於法律服務,以確保企業內部法律團隊項目的成功交付。

對於香港的法律行業,乃至全球的企業內部法律團隊來說,法律項目經理是一個相當新的角色。雖然項目經理已經多年來是許多業務部門的標準,但我們看到法律團隊利用這些專業人士是一個新的、越來越明顯的趨勢。

雖然從本質上說,很多律師都是訓練有素的項目經理,但我們看到了新的挑戰,以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緊張的財務和時間壓力。過去,法律部門只是在法律風險方面提供建議,而現在,法律部門也要盈利,支援企業實現其戰略目標。疫情的壓力使企業內部法律團隊已經感受到的問題變得更加複雜,而且還要應對新的問題,例如與苦苦掙扎的供應商重新談判現有的合約,並確保企業在當地和全球範圍內遵守最新的疫情法規,許多公司的內部法律團隊已經超負荷工作,資源不足,他們現在正處於一個臨界點。

這時,法律項目經理正好可以幫助確保正確的資源分配、管理預期,並以最有效的方式達到最終目標。這些專家也可以成為該部門和企業之間的聯絡點,最終讓律師騰出時間來做法律工作,並開發那些重要的創意性和創新性的解決方案,這樣做可以幫助企業獲得更多的利潤。

在整個亞洲,特別是在香港,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企業內部律師團隊正在尋求利用外部法律顧問。財政預算的縮減也意味著企業內部律師團隊必須用更少的人做更多的工作。與外部法律顧問合作是一個很好的方式來增加團隊的能力,而不必要求增加預算來支付持續的員工成本。例如,在一年中特別繁忙的時候,可以請一位外部法律顧問,通過與像Pinsent Masons Vario這樣的供應商合作,企業內部總法律顧問也不必花時間來確保他們僱用一個高質量的候選人,因為這項工作是由供應商完成的。

Jurisdictions: 

Pinsent Masons Vario客戶及法律項目管理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