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法團

傳統上,香港的律師行以獨資或一般合夥形式經營。根據《合夥條例》(第38章),一般合夥的每一合夥人,對律師行在其作為合夥人期間所招致的一切債項、法律責任及義務,須與其他合夥人負上共同及個別的法律責任。

自2016年起,律師行可選擇以有限法律責任合夥(LLP)形式執業。一般合夥與LLP的主要區別,是在提供專業服務的範圍而言,LLP合夥人不會純粹因為身為合夥人,而須對任何其他合夥人、僱員、代理人或代表的疏忽、錯誤作為或不作為或行為不當,負上個別的法律責任。

在香港,目前約4%香港律師行和18%註冊外地律師行以LLP形式執業。

律師會一直致力推行的另一種律師行業務結構,是有限法律責任的律師法團。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已經修訂,加入新訂有關律師法團的第IIAA部及有關外地律師法團的第IIIA部。主體法例中這些新條文尚未實施,有待落實附屬法例的執行條文。現正制訂有關律師及外地律師法團監管框架的詳細條文,當中涉及草擬一套新的《律師法團規則》及《外地律師法團規則》,就律師法團而言,包括規管成立律師法團的批核程序及準則、名稱、成員及董事職務、業務範圍、股份轉讓及行使成員投票權等相關條文。保持法律專業的獨立性是監管框架的根本原則。為確保律師法團由律師控制及管理,成員(應為股份權益擁有人)及律師法團董事須為持有無條件限制執業證書的律師。

為保障客戶的利益,草擬中的規則規定,律師法團須在處理該項事宜的整段期間,由最少一名董事整體監督客戶的事宜,與LLP須由最少一位整體監督合夥人監督該事宜的規定類似。

《法律執業者條例》的附屬法例現正作出相應修訂,以容許以律師及外地律師法團形式執業。「律師行」將改為「法律執業實體」以涵蓋法團,並加入法團成員和董事等新職位,令他們被納入監管框架。例如,建議修訂《實習律師規則》中「導師」一詞,以涵蓋律師法團的董事。

《律師法團規則》及《外地律師法團規則》的草擬工作,及對16項附屬法例的相應修訂完成後,會交由首席大法官作最後審批,然後,法例草案會提交予立法會以先訂立後審議的程序通過。

與此同時,業界人士可以根據其執業情況,衡量這種新的業務結構的利弊。每個法律執業都是獨一無二的,選擇業務結構沒有秘密方程式,必須按實際需要,仔細考慮,小心選擇。考慮因素包括限制潛在責任的必要性、稅務後果、個人期望的靈活程度、執業主要參與者的工作文化、他們的關係和角色、業務結構的行政工作,及支持執業增長和變化的長期持續性等。

選擇正確的業務結構並非易事,涉及複雜的過程和大量工作,但為確保所選的業務結構能令執業蓬勃發展,配合從業者個人和專業需求,這個過程是必需的

Jurisdictions: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