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福祉:如何像奧運選手一樣從事法律專業

要成為一名成功的律師需要優秀的頭腦。這頭腦需要極度的專注,對細節的留意,創新的思維,以及在强大壓力中快速思考的能力。每天,律師們都像在進行認知方面的馬拉松比賽。

那麽,為什麽現代律師不像精英運動員訓練身體那樣訓練他們的頭腦呢?為什麽這些心理素質是與生俱來的而不是培養和訓練的?

部分原因與時間有關。不同於專業運動員,他們每天都專門花時間進行舒展,强化和調節身體,而大多數律師面對的是每天一系列的活動和待辦事情。他們根本沒有時間訓練他們的頭腦來達致最佳表現。

另一部分原因與過去幾代律師遺傳的假設有關。這稱之為「事情就是這樣」的假設。這假設大概是這樣的:智力敏捷性、復原力和專注力等品質很像身高或眼睛的顏色。它們是靜態的,不變的。你要麼擁有要麼沒有。遺憾的是,這種關於人性的老派假設遠遠超出了法律世界。

可塑造的大腦

當然,問題是這種假設既有誤導性,也有危險。該假設具有誤導性,是因為它與大量的神經科學研究結果背道而馳,這些研究表明,我們的精神狀態和能力與其說是像石膏,不如說是像塑料。這種精神狀態與能力是有延展性的。我們可以通過有意的練習和訓練來改變我們的專注力,復原力和情緒健康的基線水平。我們所看到的是,頭腦與身體中的任何其他肌肉沒有什麽不同。通過經常的練習,它可以被訓練,改良和轉化。

這種假設不僅是誤導,也是危險的。在律師的焦慮、抑鬱、倦怠和自殺率不斷上升的環境中,這種熟悉的陳詞濫調隱藏了一些重要的東西。這種假設掩蓋了一個事實,即律師可以採取積極主動的措施來防止職業倦怠。它還掩蓋了這樣一個現實,即「事情就是這樣」的假設讓許多有才華的律師在職業生涯中遇到困難時感到絕望,無法像以前那樣維持應對工作要求。

法律奧運選手

好消息是,我們可以使用簡單、省時的習慣來開始從事法律工作,不是像流水線工人,而是更像奧林匹克運動員。以下是實現這種轉變的兩個强有力的做法:

衝刺和恢復體力—令人向更積極的習慣轉變的其中一樣最强大工具來自托尼·施瓦茨(Tony Schwartz)在能源項目的工作。這是在高强度工作的瞬間和恢復體力的瞬間之間擺動的簡單策略。這正是頂級運動員在為大型比賽進行訓練時所做的事情。例如,馬拉松運動員並不是為了馬拉松訓練而每天跑馬拉松。取而代之的是,他們交替地進行劇烈運動和進行恢復體力。

律師如何衝刺和恢復體力?顯然,法律職業的限制通常不允許長時間休息或高强度工作24分鐘,然後休息6分鐘。然而,你可以交替進行較緊張和較不緊張的任務。你也可以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你走進辦公室,去一趟洗手間,或者乘出租車去找客戶—作為有意恢復體力的時間,做幾次呼吸和放鬆,即使只有一小
會兒。

注意-轉移-重塑—另一種為在日常生活的混亂中建立更大的專注力、注意力和復原力而開發的工具被稱為注意-轉移-重塑(Notice-Shift-Rewire)。基本的想法是,我們大多數人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走神」,沉浸在對過去和未來的無益和有壓力的思想中,對手頭的任務分心。心理學家琳達·斯通(Linda Stone)稱之為「持續的部分注意力」的這種普通狀態,在精神上相當於吃垃圾食品。它導致精神遲鈍,消極的沉思,缺乏敏銳的專注力和
注意力。

要訓練你的頭腦開始脫離這種狀態,第一步就是簡單地「注意」到你迷失在思考或分心的這一事實。然後,下一步就是「轉移」—把你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更有成效的心態上。要做到這點,你可以通過將注意力轉移到手頭的任務上,而變得更有現實感,或者花一點感恩的時間來做到。最後一步是重塑—只需花15秒來進一步養成更巧妙地引導你的注意力的心理習慣,就能品味到這種强大的轉變。

這些工具的目標是中斷平常習慣的流動。畢竟,對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做出反應並完成任務的衝動是如此强烈,以至於我們很容易忽略了訓練我們最寶貴的資源—我們的頭腦的價值。然而,通過培養這些技能,我們可以開始提高我們的專注力,心理靈活性和生產力的基線
狀態。

通過練習,我們可以建立自己的心理和情緒健康水平,這樣,當下一個危機或挑戰來臨時,我們減少機會陷入焦慮、抑鬱和倦怠的陷阱。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