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行在招聘流程中是否發揮了有效的作用?

在香港,招聘畢業前兩年的學位課程學生始於每年9月舉行的「法律展」,並以翌年夏天的實習結束(至少對較大型的律師行而言)。根據香港律師會的《良好實務守則》,培訓合約一般在8月1日或之後發出,並在兩年後開始履行。

然而,除了少數法學專業的學生符合國際律師行對學術、語言、行為和科技技能的嚴格要求外,其餘大部分學生的個人技能與招聘需求的配對流程是一場爭奪戰;這至少可以說是對每個學生申請人、律師行人力資源部門及法律學院就業部門的挑戰。

「法律展」現時雖然只限於持卡的學生參加,但現場往往擁擠不堪,而且越來越多工作人員都是初級的人力資源和法律人員,他們派發小冊子和許多小玩意,讓參加者一袋袋地帶走。但是,這一天的活動對於學生瞭解律師行的真實情況及工作內容的機會有限,而且由於費用和場地不足,大多數香港的律師行都沒有參加。

與此同時,針對同一批學生,有越來越多律師行向法律學院查詢安排宣傳活動的機會和時間,縱然活動次數須加以控制,以免過多令學生原已排得密密麻麻的時間表太爆滿而影響活動的出席率。

因此,在這個背景下,律師行有沒有發揮他們的作用,確保他們的招聘方法能有效地配合他們的需要呢?

要求與需要的有效配對

顯然,任何招聘流程的一個重要部分是確保律師行獲得合適人選的申請書,以避免律師行的要求與打算招聘的人的能力不相符。因此,在律師行的網站和向法律學院提供有關其招聘需要、方法和時間的最新資料是非常重要的,同時亦需要說明一些遴選標準,例如預期的學術水平。有些律師行會詳細列明這些資料,有些則不會。在某些情況下,這過程或多或少是不透明的。

在許多律師行的要求中,其中一項是「非學術」質素的證明,包括專業精神、溝通技巧、商業精神和語言能力。此外,有些律師行還會測試申請者解決問題、分析或批判思考的能力。有些申請者擁有良好的學業成績記錄,但他們可能在某一特定技能方面缺乏足够的能力,例如某種所需語言的口語或書面能力。因此,事先瞭解這些要求將可避免在申請過程中浪費時間。

學生們經常詢問律師行的文化,以及他們應該考慮的執業領域。一些個別的律師行會在招聘流程以外提供工作經驗,讓潛在的申請者能够同時獲得這兩種體驗。但大多數較大型的律師行只會提供與招聘計劃相關的實習機會,而且由於通常最多只有兩個暑期的實習機會,能夠利用這些機會體驗是有限的。因此,申請者目前只能依據律師行在其網站上或向法律學院提供的資料自行評估。至於較大型的律師行,則可根據律師行名錄中的內容和申請者在「法律展」、小冊子、人際關係網絡和個別律師行安排的任何活動中收集到的資料進行評估。

綜上所述,如果能為學生提供更多機會,讓他們獲得工作經驗,並參與非正式的律師行活動,如法律講習班或其他公益項目,或參加內部培訓課程,將有助招聘的配對過程。此外,向法律學院反映其校友的表現,亦有助法律學院為學生提供適當的培訓及「配對」,作為他們提供的就業服務的一部分。律師行還可以鼓勵法律學院的校友指導在該行實習的法律系學生,向他們講解律師行的執業領域及分享在該行工作的體驗。

改善招聘流程

然而,即使在這些方面採取了措施,以改善申請者可獲得的資料,問題的關鍵無疑是要找到方法來避免每年與招聘聯繫的實習生分配程序出現的混亂。在分配過程中,(至少據聞)大型律師行似乎能收到數百份申請書,其中絕大多數是選錯投寄目標的,而許多較小型的律師行則根本沒有收到任何申請書,他們通常按照不同的時間表進行招聘,例如有時會在培訓合約開始前幾個月進行。根據律師會的最新數字,香港有933間律師行,其中46%是獨資執業者,42%由2至5名合夥人組成,因此,照顧大律師行的需要還佔不到整體數字的一半。

理想的解決方案是建立一個資料交換庫,讓律師行可以通過該資料庫登記他們在假期實習和培訓合約名額方面的要求,以及他們的篩選準則,而申請者則可以登記他們的心水選擇,然後進行配對。

不過,這項計劃很難有效而公平地執行,尤其考慮到律師行某些主觀的招聘準則。即使利用更機械化的配對程序,例如像英國大學聯招系統(UCAS)那種統一資料處理系統,也需要得到香港律師行的高度認可,才能有效實行。

因此,另一種辦法是按律師行類型或規模組織實行網上登記系統,讓律師行可以在登記平台中列出他們的需要和要求,學生則可以在同一個平台提交申請,並根據律師行的要求附上相關文件,包括簡歷或成績表。這既可為大型律師行節省時間,又可協助本港衆多小型律師行設法宣傳其招聘需要。這樣的計劃可以商業機構形式推行,也可以由律師行或教育機構聯合推廣,哪種方式都可。現在,科技為香港法律界提供了一個簡化律師行招聘流程的機會,只要大家齊心協力實現這一目標就行了。​

Jurisdictions: 

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 就業策劃及專業發展總監

Paul Mitchard 於 1974 年獲得牛津大學法學碩士學位。他取得英格蘭(1977)、香港(1984)和英屬維京群島(2006)的律師資格,於 2008 年獲委任為英國 御用大律師,並曾擔任北京中國政法大學的客座法學教授(2012-15)。他曾於司力達律師樓 (1977-1984) 任職事務律師,於 1985 年加入西盟斯律師行成為合夥人,主管訴訟事務部 (1994-1998)。在 1999 年,他獲聘為 Wilmer, Cutler & Pickering 倫敦仲裁事務部的聯席主管,於 2001 年加入 Skadden, Arps 為歐洲仲裁主管律師,並於 2009 年移居香港,主管歐洲和亞洲的事務,直至 2014 年出任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就業策劃及專業發展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