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要在科技時代取得成功的三種必備心態

最近的新聞報道充斥著關於新人工智能、區塊鏈、雲電腦和數據科技(ABCD科技)如何改變服務行業的聲稱,其範圍從金融服務行業的金融科技到法律服務行業的法律科技都有。

律師被訓練成解決問題的專家來為他們的當事人服務。然而,在2019年5-6月期《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中,Sydney Finkelstein正確地提出警告:「不要被自己的專業知識蒙蔽」。

在面對新科技、競爭對手和商業模式帶來的新挑戰時,廣泛的過去經驗和成功可能導致過度自信和盲目。

在最近舉行的跨太平洋律師公會年會和會議(Inter-Pacific Bar Association Annual Meeting and Conference)上,新加坡首席大法官Sundaresh Menon講述了科技改變帶來了法律上的新產品、新參與者和新流程。

與其他那些需要學識的專業一樣,持續教育是一項發牌的要求,讓所有律師均緊貼最新情況,以保持其勝任工作的能力和保持其專業地位。

然而,科技的影響超出了領域專業知識和執業管理技能。

新加坡首席大法官Menon稱科技給法律界帶來了一個「邪惡的問題」,這種問題「不能用傳統的直線思維或單一的採取行動者的一次性解決方案輕易解決」。

在美國,《美國律師協會示範規則》在2012年進行了修訂,要求律師「跟上法律及其實踐的變化,包括與相關科技有關連的利益和風險」。根據休斯頓大學法律倫理學講座教授Renee Knake Doherty的說法,「美國有35個州已經通過了這項修正案。至少有一位律師因為沒有遵守規定而受到處罰。」

更明確的是,香港立法會「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於2018年4月發表的「全面檢討香港的法律教育及培訓」的最後顧問報告指出:

「法律服務的科技性和相關的組織性打擾對獲得司法濟助、「做」法律業務、新律師所需的技能,以及對新律師的需求,都有重要的影響。這些發展需要新的知識及技能…⋯。而且有人認為,可能需要一種不同的心態。」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與其電腦科學系於去年年底聯合試驗性推出Lite Lab@HKU,作為香港大學金融科技日活動的一部分,旨在培養有志的律師以及那些有興趣利用科技更好地理解和服務法律、法規和司法的人士的法律、創新、科技和創業(LITE)方面的未來思維與技能。

然而,有一點至關重要的是,律師事務所、公司法律部、政府和監管機構的律師,還要從事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他們也需要培養面向未來的心態和技能。

面向未來的律師應該具備三種批判性的心態:

(1) 以當事人為中心的心態以改善律師的價值觀

律師專業的核心是對當事人的謹慎責任和忠誠。然而,許多法律事宜當事人(外部和內部)享受到的「用家體驗」往往不是最佳的。根據當事人需要聽什麼而不是想聽什麼來提供建議很重要,但專門領域的專家往往只關注於使用已有的模式獲得「正確答案」,而沒有充分考慮當事人其他方面的滿意度。以用家/當事人為中心的設計思維正越來越多地應用於法律服務來應對這一問題,其中包括在法學院的例如斯坦福法學院的Legal Design Lab、全球性律師事務所的例如貝克·麥堅時(Baker McKenzie)以及諮詢公司的例如Lawyers on Demand等。採用以當事人為中心的心態可以讓(私人執業、公司內部和政府的)律師可以更好地和更好地被感受到為當事人「增值」,而不是成為「必要的惡魔」。

(2) 注重流程意識的心態提高運作效率

法律專業技能往往歸功於多年的經驗積累和「內心本能」。鑒於歷史悠久的學徒制度起源於倫敦的律師學院(Inns of Court),以及以判例為普通法傳統核心的事實,這也許並不令人驚訝。 投資銀行、首次公開發行(IPO)等金融諮詢工作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高接觸」和「高端」工作。然而,幾年前,據報道,高盛(Goldman Sachs)確定了銀行家進行IPO所需的127個步驟以達致自動化,並消除達數百小時的人工勞動,使銀行家能夠將時間花在更多的增值服務上。法律服務的大部分流程和工作程序也可以類似地加以識別,以提高潛在自動化的效率。這與全球法律管理人員和運營人員的增加相對應,現已成立了Association of Legal Administrators和Corporate Legal Operations Consortium(CLOC)等組織;而在2018年9月更開設了CLOC澳大利亞研究所。 文件和合約構成了交易型律師日常工作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科技則可以並確實有助於這方面工作。實施的領域包括文件管理、審查、完成、自動化、分析、起草支援和生命週期管理。類似的程序也適用於訴訟人的案件管理。

採取注重流程意識的心態可以讓律師事務所和法律部門的律師更好地重新設計和共同創造更有效的工作方式。

(3) 科技友好型心態提高領域專業知識

傳統上,科技主要與提高效率的工具(如打字機、錄音機、傳真機、文字處理器、流動電話、黑莓和早期的筆記本電腦)關聯在一起。

ABCD科技確實極大地改變了這一點。數字化意味著立法、法院判決、合約和證據中的印刷文字現在已是數據;這些數據可以更容易地被歸檔、傳輸、搜索和分析,幾乎不用考慮律師和他或她的當事人在任何給定時間的實際位置。此外,這樣的數據甚至可以轉化為有價值的、可以進行交易的數字資產。

這個行業最廣為人知的秘密之一是,許多人進入法律界是因為厭惡數字,包括數學和科技。

在這樣一個時代,當聘請外部法律顧問越來越被視為另一種採購的流程時;當世界各地的許多服務正在被「產品化」時;當許多律師所服務的企業和政府本身也受到科技的打擾時,律師必須抱著一種對科技友好的心態,而不是恐懼的心態。

雖然許多(尤其是更年輕的)律師學習編碼會做得很好,以便能夠更好地創建能夠改善當事人體驗、運營效率和法律分析的工具,但我認為,沉浸在邏輯思維中的優秀律師如果只是瞭解更多並採用計算思維來更好地共同創建工具和產品,並改進新ABCD科技對他們的法律分析,他們也同樣會做得很好。

科技友好的心態也意味著認識到數據、網絡及其影響。具有數據意識令優秀的律師可以改進他們的法律研究、分析、洞察力和預測。具有網絡意識令優秀的律師可以更好地理解和分析許多新的商業模式的分散化方法,包括一些新的法律服務市場。私隱和網絡安全的法律影響範圍不斷擴大,這樣進一步加強了這兩個領域的重要性。

一旦優秀的律師作出調整並接受這三種心態,他們將更好地定位、更容易接受新的商業方式、組織他們的工作生活、更好地服務當事人,這些都是ABCD科技通過法律科技和監管科技達致的。

Jurisdictions: 

ACMI及LITE Lab@HKU創辦人

Brian W Tang是ACMI的創始人和董事總經理,也是Lite Lab@HKU的創始執行董事。Brian之前曾在香港的Credit Suisse、華爾街的Sullivan & Cromwell及矽谷工作;在那裡他為世界上一些最大也是第一次的金融服務和科技資本市場、並購和項目融資交易提供諮詢。他是香港金融科技協會監管科技委員會聯席主席,曾任Association of Corporate Counsel Hong Kong的執行委員會委員,並於紐約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學位,並於西澳大學取得學士/法學學士(榮譽)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