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訴非法及故意作出申索的批註第1(a)、(b)或(c)段所禁止的任何行為的人士
高浩文法官內庭聆訊
2020年11月13日

案情

鑒於近期的抗議活動及公共秩序事件導致針對法官與司法人員及其家屬的「起底」活動增加,律政司司長向未具名的被告人發出單方面禁制令,禁 止他們使用、發布、傳達或向任何其他人披露任何司法人員及/或其配偶及 家屬的個人資料。這是該申請的與訟各方的聆訊。

判決

裁定在審判或法院進一步命令之前繼續執行禁制令,認為:

1. 至少有一個嚴重的問題需要審理,就是廣泛的「起底」活動,包括那些針對法官及司法人員的「起底」活 動,已在社會上造成一種危害整體公眾的情況,而律政司司長有理由代表公眾作出干預。若任由其發展,「起底」行為可能會嚴重削弱公眾對香港治安及司法的信心。「起底」活動引致的非法公眾妨擾所造成的損害無法量化,也無法通過判給損害賠償金來充分補救(引用Attorney-General v Times Newspapers Ltd [1974] AC 273, Wong Yeung Ng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1999] 2 HKLRD 293,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PersonsUnlawfully and Wilfully Conducting Etc (1957/2019) [2019] 5 HKLRD 500 )。(見第47-48段)
2. 雖然禁制令可能會限制某些基本權利,包括《基本法》第二十七條所保障的言論自由或表達自由,但法院必須平衡及衡量各項相關權利及自由,包 括被「起底」者及其家人的受尊重權利及私隱權,以及維持公共秩序及對司法的信心的需要。被告人不大可能受到任何損害,因為受限制的作為構成了不法行為,而且很難設想在任何情況下,被告人在法律上有權進行「起底」活動。另一方面,禁制令也有其效用,既可提醒市民「起底」活動是非法的,應受到法院的制裁,也可促進「起底」帖子的數量有重大的下降。(第49-51段)
3. 期望該等被「起底」的個別法官或司法人員以個人身份採取法律行動尋求補救是不現實的。(見第52段)
4. (附帶意見)各界人士,不論是否有不同的政見,都應對香港長期以來受人推崇及讚賞的司 法制度的正常運作有信心。對法庭判決提出質疑的適當途徑是覆核及上訴。如果對法官或司法人員的行為有投訴,也有適當的投訴程序。法官或司法人員在作出判決時,不應受任何其他人或團體的干預或影響,亦不應由任何其他人或團體承擔或侵犯法院的職能。法官及司法人員並不參與政治程序。他們不發表政治觀點或作出政治決定。(見第46、54-55段。)

申請

這是律政司司長對未具名被告人提出的申請進行的與訟各方聆訊,該申請要求繼續執行禁制令,其中包括禁止使用、公布、傳達或向任何其他人披露任何司法人員及/或其配偶及家人的個人資料。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