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名成功的21世紀的T型、Delta型或O型法律專業人士

長期以來,律師作為一種職業一直被稱為領域專家、客戶擁護者和問題解決者。

然而,對律師及未來的法律服務專業人士取得成功所需的更廣泛的核心技能和思維模式,人們有了越來越多的認識和分析。

T型律師

T型專業人士的概念長期以來一直在不同的背景下得到推廣,從IBM的電腦到McKinsey的管理諮詢,再到IDEO的創意設計。

T型律師的概念因近期法律專業畢業的 R. Amani Smathers 在2014年7/8月號的美國律師協會《法律實踐雜誌》(Law Practice Magazine)撰文The 21st Century T-shaped Lawyer而流行起來的。

優秀的律師以具有深度的專業法律知識和技能而聞名(即「I形」)。T型律師認識到,他或她還需要廣度的技能(即「T型」),包括業務工具和科技、項目管理、分析方法、設計及電子蒐證。

這種T型律師模式對於許多經驗豐富的從業者來說應該是很有意義的,他們同時也是企業僱主,他們意識到他們應該更加以客戶為中心,管理項目以更好地服務客戶,並掌握科技工具以提高效率和提供服務。「法律科技」繼續從在線法律研究、電子透露、業務管理和流動通信發展到人工智能支持的文件審查和分析、在線爭議解決和遠程法律(telelaw)的興起(與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遠程醫療的興起相對應)。

這一模式已經被一位法律顧問用來專門應用於T型企業內部律師,一位荷蘭學者甚至進一步利用它來關注法律教育需要更多的跨學科,以履行律師在社會中的專業角色。她甚至創建了一個有趣的,詢問「你是不是T型?」的自我小測驗,歡迎讀者在這裏(https://elainemak.com/the-tshaped-lawyer-and-beyond)試用自測,看看自己的表現如何。

法律專業人員的「Delta勝任力模式」

2018年,一個由來自西北大學和密歇根州立大學的法學教授以及孖士打律師行和法律科技巨頭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法律專業人士組成的小組在由Dan Linna運營的密歇根州立大學法律研究與發展實驗室(LegalRnD Lab)舉行的一次會議上會面。該小組認識到T型律師的價值,並認識到律師需要擴展自己在流程、數據和科技方面的能力,然後用西北法學院(Northwest LawSchool)的Alyson Carrel的話說,「側翻T型律師的另一面」,並增加了第三個組成部分—「個人效力技能」,以更好地捕捉律師工作中的人性化元素,使他或她能够成為一名輔導者和值得信賴的顧問。關鍵的「個人效力技能」包括關係管理、創業思維模式、情商、溝通和性格。他們稱其為「Delta勝任力模式」。

隨後,Delta型模式的迭代變得更加動態化,Delta的中點可以改變,以反映法律專業人員在不同實體和角色以及職業生涯不同階段的法律、商業運作和個人效力方面的不同優先事項。通過這種方式,「勝任力模式」可以應用於大型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個人執業律師、公共利益律師、法律解決方案架構師、法律運營和企業內部法律顧問。

這一模式已經與律師事務所和公司法律部門經歷了各種驗證過程,並在Carrel教授和湯姆森路透的Natalie Runyon於2019年9月發布的White Paper on Adapting for 21st century successs: the DeltaLawyer Competency Model中進行了說明。根據採訪反饋和調查受訪者的意見,「個人效力能力」被確認為成功的關鍵,而創業思維模式、適應性和情商是前三個特性。

2020年,Carrel教授和Vanderbilt法學院的Cat Moon將模式的描述進一步簡化為3P—The People(人員),The Process(流程)及The Practice(實踐),並正在創建可視化的Delta地圖和工具,以指導法律專業人員實現他們的個人職業目標,並協助作出招聘決策(即「設計您的Delta」)。

O形律師

在大西洋彼岸,另一項倡議已經出現,那是由英國18名領先的總法律顧問 - 即律師事務所的重要企業客戶和法律服務的主要用戶推動的。

正如Network Rail的(區域)總法律顧問Dan Kayne所描述的那樣,這位O型律師(oshapedlawyer.com)散發著樂觀的情緒,開放、機會主義、原創,並擁有所有權。

除了對業務和客戶領域(還有法律)擁有積極主動的心態外,O型律師還擁有三個類別的12項關鍵技能,即:(A)通過勇氣和韌性來保持適應能力,並尋求反饋和持續學習;(B)藉著同理心建立關係,並進行影響、溝通和合作;(C)通過發現機會、解決問題、綜合和簡化複雜性,通過法律舉措創造價值。

O形律師計劃有一雙管齊下的方法。

首先,在律師事務所和大型企業客戶之間建立了一個試點計劃,用六個月的時間來確定O型律師的關鍵特性,並在安全的空間環境中發展新的最佳做法。一些總法律顧問甚至在他們的「徵求建議書」(Request For Proposal)中引入了O型律師原則。

第二,鑒於2021年引入更具彈性的律師資格考試,以取代法律實務課程和擁有法律學位才能執業的要求,該計劃希望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指導其O型律師試點研究結果,並與大學和法律培訓機構合作,使準律師的法律教育現代化。

總體而言,這三種能力模式都有許多相似之處,但在側重點和動機上有所不同。O形律師計劃雄心勃勃,以行動為導向,由試圖改善其服務提供者和未來律師的企業內部律師推動。「Delta勝任力模式」不僅適用於賺取費用的律師,還適用於提供法律服務和法律科技的越來越多的角色。消費者行為的多方變化,以及越來越多地納入關於科技使用的「徵求建議書」問題,這些正在推動律師事務所進行更多的T型考慮。

雖然這些模式對律師、法律專業人士和法律系學生都有幫助,但我們必須各自和一齊繼續努力,尋求進一步發展和完善自己的方法,同時將這些關鍵技能和思維模式傳遞給我們的下一代。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競爭激烈和不斷發展的法律市場中取得成功,並改善尋求司法公正。 

(來源:美國律師協會《法律實踐雜誌》)​

 

(資料來源:Delta 模式工作組)​

 

(來源:The lawyer of the future is O shaped(Thomson Reuters Practical Law,2020年2月6日))​

 

Jurisdictions: 

LITE Lab@HKU及ACMI創辦人

Brian W Tang 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 Lite Lab@HKU的創始執行董事,旨在促進法律、創新、科技和創業精神(LITE),也是 ACMI 的董事總經理。Brian 之前曾在 香港的Credit Suisse、華爾街 的 Sullivan & Cromwell和矽谷工作;在那裏他為一些世界上最大的也是第一次的金融服務和科技資本市場、併購和項目融資交易提供諮詢。他是香港金融科技協會監管科技委員會的聯席主席,也是 Hong Kong Corporate Counsel Association 執行委員會的委員。Brian 畢業於西澳大利亞大學,獲得文學和法律學士(榮譽)學位,並畢業於紐約大學法學院,獲得法學碩士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