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露紀律研訊

上訴法庭最近在一宗案件,即Harvest Treasure Ltd v Cheung Fat Enterprises Ltd [2016] HKEC 1550(將載入案例彙編),根據民事法律程序的《專家證人的行為守則》(「《行為守則》」)闡明專家證人所應自動披露針對他或她提起的紀律研訊的情況。

《行為守則》、法庭規則及相關的判例法清楚表明,專家證人負有凌駕性的責任獨立地協助法庭。

《行為守則》第9段規定,如專家證人相信他或她的報告不附加「限定性說明」,便可能會不完整或不準確,則他或她的報告必須述明該限定性說明。

Harvest Treasure案,這項規定令上訴人認為(其中包括)專家證人有責任自動披露針對他或她的待決專業紀律研訊;披露待決專業紀律研訊被認為(實際上)等同於對專家的專長範圍作出「限定性說明」。

這論點被上訴法庭駁回。上訴法庭清楚區分兩種情況。一種是專家無需要披露有待裁決的紀律事宜。另一種是紀律研訊的結果是制裁,專家以專業團體成員身分執業的權利被限制,專家應當在這情況下作出披露;《行為守則》下的披露責任就在後一種情況產生。

Harvest Treasure案判決書第62段值得一提,現引述如下:

總而言之,如果紀律研訊的結果導致專家證人以專業團體成員身分執業的能力被限制,他就有責任自動披露那個結果。除此之外,專家證人無責任自動披露紀律事宜。

上訴法庭的判決亦區分兩種紀律制裁:一種是輕微的,另一種是制裁,限制專家以專業團體成員身分執業的權利。

Harvest Treasure案,上訴人對專家報告的可接納性及其舉證價值的質疑並不成立。一種是「待決」紀律研訊,一種是專業紀律研訊的「結果」導致「不輕的」制裁,兩者是有分別的,專家證人應該歡迎當中存在分別;這個分別給專家證人的披露責任劃定界線,涇渭分明,正如現時所定界限一樣。

不過,在規避風險氛圍漸濃的環境之中,這宗案件正好提醒人們有必要在延聘專家之前,盡應盡的努力進行適當審查;包括(例如)查明專家的評審資格,以及有沒有任何針對他或她進行的待決紀律研訊或對他或她存在威脅的紀律研訊。在涉及法律責任及或賠款額的技術性或複雜問題的民事訴訟中,揀選專家證人通常具有關鍵性影響。不「認識你的專家」(Know Your Expert)令發出指示的律師承受被批評的風險,也在盤問期間有可能產生一些不受人歡迎的意外之事。


* 編者按:在連續發生相當奇特的事件之後,案中專家證人在專業團體的會員資格被暫時吊銷一年,不過他其後進而成功反對此事在庭上應用。

 

Jurisdictions: 
標籤: 

助理律師,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