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的最新消息

政府早前建議擴大《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金融機構)條例》(第615章)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法例規定的涵蓋範圍,把在香港執業的律師亦納入其中。這項建議相當粗疏,筆者曾在早前的《業界透視》撰文談論箇中背景(例如「修例諮詢:庸人自擾」及「律師和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

立法會現正審議修例草案。本文撰寫之時,相關的草案委員會預訂在2017年10月30日舉行第二次會議。

法例原本只涵蓋金融機構,為甚麼要建議把律師及在香港執業的外地律師納入範圍之內?這個問題至今仍欠一個具有說服力的答案;尤其是想到過去十年,在香港執業的律師都必須遵守(其中包括)Practice Direction P(「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強制性規定及其內容全面的指引,政府就更難說之以理。

Practice Direction P久經時間考驗,被認為是合用的專業守則。它也是香港其他專業人士適用的標準。

在香港執業做律師的讀者應當了解修例草案及香港律師會的意見書。

另一個另人憂慮的問題是,如果一定要有法例,為甚麼不在《法律執業者條例》 (第159章)加入賦權條文,內容簡簡單單,就只規定律師及外地律師應當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相關交易紀錄?這個方式可以保持Practice Direction P的完整性。

政府的立法建議亦帶有風險,就是過度增加專門行業的監管成本,並且客戶關係將會受到不利影響(正如在某些銀行發生的不幸情況一樣,這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有負面影響)。

英語中有句老話: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意思是「東西沒有破就不要修補」)應該有貼切的中文翻譯吧。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