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條件收費的安排

香港和新加坡長年競賽,爭逐成為亞洲區最重要的仲裁地,兩地在2017年同年修例,准許仲裁由第三方資助進行。有關包攬訴訟及助訟的適用法例,僅限於新法定計劃範圍之內的,都被廢除。這使得兩個管轄區的資助人在受管制的情況下,獲准收取部分藉訴訟產生的收回款項。即是說,這把按條件收費和完全按判決金額收費的安排合法化。在兩個司法官轄區裡,按條件收費在某程度上依然是不准許的,而第三方出資和按判決金額收費依然是不准許的。

新加坡現擬多走一步。律政部已發出諮詢文件,徵求市民大眾對於准許新加坡某幾類法律程序根據「按條件收費協議」收費的意見(www.mlaw.gov.sg/content/minlaw/en/news/public-consultations/Public-Consu...。諮詢期於2019年10月8 日結束)。諮詢文件建議,按條件收費協議可以是簡簡單單的以「不成功,不收費」為基礎,或者包含案件成功辦理就另加「額外收費」的條款。完全按判決金額收費的方式不在建議範圍之內。

改革建議擴展到與國際及國內仲裁相關的法律程序,以及新加坡國際商業法庭(SICC)若干指明的法律程序,包括前述法律程序所產生的或與之有任何關連的調解程序。基本目的是使將來的按條件收費協議的框架,與有關第三方資助的框架保持一致。

就仲裁來說,這樣會容許與第三方資助有關的機制擴展到由仲裁產生的訴訟程序,例如,強制執行或擱置法律程序。就SICC來說,這樣可以大大提高法庭對國際訴訟方的吸引力。

以下是一部份建議的規則和保護措施:

1. 律師必須告知客戶按條件收費協議的性質和運作,以及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權利。

2. 設有強制性「冷靜期」,客戶可於「冷靜期」內將協議終止。

3. 「勝訴結果」必須有一個定義,界定它是由什麼構成的,不過這是由當事人而不是由法例定義。

4. 如果有額外收費或因為勝訴而收取的費用,協議必須說明計算方法的基礎。

5. 最後,客戶必須確認本身繼續有法律責任按照法庭或仲裁庭作出的訟費令支付訟費。

至於第三方資助,預計將有一套實務守則制定給律師遵循。

許多人都知道,美國很久以前已經准許完全按判決金額收費。在英國的訴訟和仲裁,隨著1990年開始不斷改革之後,先後准許在受管制情況下按條件收費及按判決金額收費,相關經驗日積月累。

在現今世界,完全禁止,即使遭禁止的只是簡單的按條件收費,就算不與善政背道而馳,至少也是不合時宜的。在2012年Winnie Lo v HKSAR [2012] 15 HKCFAR 16案,終審法院指出,事務律師按照敗訴方被命令支付的訟費計算所追討的費用,並無不對。根據這種方法,倘若客戶敗訴,事務律師就不收取費用。在2013年的Law Society of Singapore v Kurubalan [2013] SGHC 135, [2013] 4 SLR 91 [82]案,新加坡高等法庭遵循同一案例裁定,事務律師知道客戶身無分文,他大有可能只會在索償成功之後才能夠討回適量費用,但依然為那客戶行事,這是准許的,甚至是值得尊敬的,只是這似乎要測試那客戶是否真的無錢。新加坡的計劃建議沒有要求客戶是身無分文的。

鑑於全球各地爭相成為主要仲裁地以吸引仲裁,上文所述可以說是遲來的改革,範圍也可能過於狹窄。香港特區政府的方針是支持仲裁的,但願香港很快就跟隨仿效。

Jurisdictions: 

執業大律師及仲裁員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