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家庭法中的健康問題—為何消除對香港精神健康問題的標籤如此重要

本文章探討了家事律師支持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的重要性,如何識別可能需要幫助的同輩或客戶,以及在香港消除圍繞精神健康問題標籤化的必要性。

提高意識

律師的工作在情感上可以很有挑戰性。Lexis Nexis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英國近66%的律師目前承受高度的壓力。超過75%的受訪者表示,壓力和心理健康是這一職業的主要問題。

由於其工作性質,家事律師特別容易受高程度壓力的影響。然而,在過去的12個月裏,英國家事律師對心理健康的認識出現了爆炸性增長。律師會最近與英國非政府組織 「Support Through Court」舉行了一次關於律師心理健康問題的小組討論,並表示「除非家事律師自己保持心理、健康和情感上的健康境界,否則他們不會有能力引導客戶走上有秩序和解決問題的道路。」

香港的情况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四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會在一生中某個時候受到精神和神經系統疾病影響。對香港雇主而言,這帶來了特殊的責任。因為在香港,普遍對精神病患者的標籤和文化因素阻礙了人們公開討論精神健康。它被視為一個禁忌議題,經常錯誤地與「軟弱」的特質和家庭背景聯繫在一起。

精神健康非政府組織「Mind Hong Kong」最近就香港對精神健康的態度進行一項研究,發現25%的受訪者目前或曾經與有精神健康問題的人一起工作。61%的人經歷過抑鬱症 - 這個數字明顯高於典型的1/7的人口。

檢測預警信號

對家事律師來說,能够準確識別某人 - 無論是同事還是客戶 - 患有心理健康問題是很重要的,這樣他們就可以介入並提供支援。

「Mind Hong Kong」行政總裁、在英國接受培訓的臨床心理學家漢娜·雷迪(Hannah Reidy)博士建議密切關注早期風險因素,包括:

  • 行為的改變
  • 注意力不集中,無法專注於工作
  • 睡眠和能量水平轉變
  • 食欲不振

輕微的改變可以幫助維護精神健康。雷迪博士還建議採取一些簡單的措施,比如睡前關掉手機,或者每天定期運動,這些都有助於提高注意力,提升情緒。如果症狀看起來較為嚴重,可以溫和地鼓勵你認為需要幫助的人尋求專業諮詢。

幫助自己和他人

除了幫助他人之外 - 家事律師亦需要關注自己的健康。他們有時會以一種受傷害的方式承擔客戶的痛苦,並影響他們的私生活和家庭。

Farrer & Co高級律師西蒙·布魯斯(Simon Bruce)是一名擁有多年經驗的家事律師,他表示,在英國,於公司推出促進健康並設定理健康標準的計劃已是非常普遍。例如,他的僱主有自己的《健康約章》,其中概述了一系列與個人責任、文化、假期和科技等領域有關的指導原則,包括:

  • 要求放所有分配的假期,包括每年至少一整個的10天假期
  • 由部門經理實施定期監察
  • 支持靈活的工作方式,例如:在家工作,容許方便接送孩子等
  • 鼓勵工作/生活平衡,並在公司營造積極的健康福祉文化

而其他英國律師事務所則提供健康福祉創新計劃,包括由受過培訓的的專家每月為所有員工提供兩次諮詢。諮詢費用由公司支付,諮詢內容保密。也有一些公司為律師提供瑜伽和普拉提課程。

另外,英國家庭法院應家事部門主席的邀請,制定了自己的健康指南,向精神健康邁進了積極的一步。給中央家事法院的指導意見規定「每個人在任何時候都有權受到尊重。」該意見還指出:

「緊急就是緊急。在不緊急的情况下堅持聆訊是緊急的,這是插隊(或更糟),這亦會增添壓力。」

在促進本港家事律師的健康方面,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有家事法學界和僱主的的大力支持,就能幫助專業人士建立個人界限,增強適應力,並輕鬆地討論心理健康,我們都將朝著消除有害的標籤邁出一大步。

Jurisdictions: 

Gall執行合夥人及家庭和離婚業務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