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清盤呈請以追討法律費用的訴訟

追討訟費或事務費的訴訟 – 「除本條例條文另有規定外,不得提出訴訟以追討應支付予一名律師的訟費或事務費,直至該筆訟費或事務費的帳單已按照本條規定交付後1個月為止……」[《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1)條]

事務律師對於大律師費用負有的責任 – 「除非有合理辯解,否則作為一種專業行為操守規範,事務律師本身須對支付大律師的適當費用負責。沒有事先從客戶處收取用以支付大律師費用的資金,本身並不構成合理辯解。」[《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原則12.04]

Re Luen Ford Industrial Co. Ltd [2018] HKCFI 1772,呈請人是一間律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發出法定要求償債書,據稱是要追討在爭訟法律程序產生但未獲支付的法律費用及代墊付費用(看來主要是大律師費用)。訟費帳單上似乎一直沒有顯示那些費用,那麼,律師事務所是否有權發出清盤呈請,以追討向公司申索的費用餘額?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公司給律師事務所開出三張支票以償還某些費用,不過訴訟兩方爭議一個問題:那三張支票是否用來支付未償還的或者將來的費用及代墊付費用?三張支票看來一直沒有兌現。

表面看來,三張支票是用來保證公司會支付事務律師費用的,因此,公司不能以代價未付、威迫或不當影響作為辯解。律師事務所認為,既然是針對支票開票人提出清盤呈請,而不是(爭論這樣發展下去)尋求討回未付費用,《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條訂明的法定制度就不適用。

公司法庭法官留意到,交給事務律師履行訟費責任的支票(匯票),本身不是付款,而是有條件的付款;法庭認為,只有在事務律師已經符合條例說明的法定制度――包括交付帳單(條例第66條)――的情況下,才可以(在出示支票但不被兌現後,立即)起訴開票人。

法庭亦認為,《條例》第66(1)條原本是應用於為了追討費用而展開的法律程序,不論是令狀訴訟還是發出清盤呈請而展開的法律程序。因此,即使假設三張支票是用來保證支付事務律師的費用,容許在交付帳單之前(如有需要,在評定事務律師費用∕按當事人要求評定費用之前)發出清盤呈請以作強制執行,違背條例第66(1)條的規定。

判決沒有任何一點會減損事務律師為了他的費用而收取還款的能力,也不減損接受還款保證的能力。然而,法庭在這種情況下會認為,當事人交付帳單的權利已被保留。發出清盤呈請也不改變法庭的看法。正如判決中提到,雖然發出清盤呈請(而不是令狀)以追討債項的債權人是在行使「集體權利」,但是目的是一樣的,都是追討債項。

Re Luen Ford Industrial Co. Ltd,由於提出清盤呈請是「濫用程序」,呈請被駁回,在這類案件的正常做法是,律師事務所(呈請人)被命令按彌償基準支付公司的訟費。

對執業事務律師來說,先從客戶處收取用以支付大律師費用的已過戶資金是有道理的,他們也應定期告知當事人有這樣的一筆費用(《操守指引》第一冊原則4.01、4.06、12.04);如果大律師費用不菲,佔去即將招致的法律費用一大部分,更加要這樣做。這種費用不應(實質上)由事務律師來「承擔」。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