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衍生訴訟的法院許可

在百慕大展開衍生訴訟,從2018年7月9日開始,須獲當地最高法院的許可,否則不得繼續進行。該項規定是藉著對《1985年最高法院規則》的修訂而實施。

該項新規定導致產生的疑問是:它是否適用於以百慕大公司名義展開的任何法律程序,而不論其在何地展開?

相關法律衝突原則規定,倘與公司組織章程和內部管理有關,程序事宜須受訴訟地法律所管轄,而實體法律事宜,則須受公司註冊地法律所管轄。

百慕大訂立的該項新規定,與開曼群島的《大法院規則》第15號命令第12A條相同。該條規定,衍生訴訟的被告人若發出了擬抗辯通知書,原告人便必須向大法院申請繼續進行該訴訟的許可(第12A(1)條訂明,該項規則適用於「一家公司的一名或以上股東藉令狀而展開的任何訴訟(其訴訟因由歸屬該公司,因此是代表該公司尋求有關濟助)」。在Renova Resources Private Equity Limited v Gilbertson and Others [2009] CILR 268一案中,申請人獲批予提起雙重衍生訴訟的許可。)此外,第12A條也包含若干規管如何進行一項申索的規定,例如,容許聆訊相關申請的法院就:訴訟方的合併、進一步證據的存檔、文件透露、盤問宣誓人等事項作出指示。

該項規則在Charles Zhi v SRK Consulting Ltd [2015] HKCFI 1547一案中被審視。案中的股東代表一間開曼群島公司在香港提起普通法衍生訴訟,但原告人並沒有存檔任何證據,亦沒有在被告人申請將申索陳述書剔除的聆訊中出庭。郭美超法官以未取得第12A條下的許可為由批准該申請。她是根據三個香港先前案例作為其裁決依據(Wong Ming Bun v Wang Ming Fan [2014] 1 HKLRD 1108; East Asia Satellite Television (Holdings) Ltd v New Cotai LLC [2011] HKCA 128; Waddington Ltd v Chan Chun Hoo Thomas [2009] 2 BCLC 82)。然而,這些案例沒有一個與開曼群島的公司有關。當中兩個案例(Wong Ming Bun 及 East Asia Satellite,見上述。)涉及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公司,並審視了英屬維爾京群島《2004年商業公司法》第184C條,而正如下文所述,不同法院對該條文有著不同看法;而第三個案例(Waddington Ltd v Chan Chun Hoo Thomas [2009] 2 BCLC 82)亦看來不能為須獲得開曼群島法院許可的裁斷提供支持(事實上,Lord Millett在該案稱:「是否須獲法院的許可,是一個程序性問題,受審判地的法律管轄。」)

於較後期作出的裁決,對第12A條的效力持不同看法。在Top Jet Enterprises Limited v Sino Jet Holding Limited [FSD 106 of 2017 (NSJ)]一案中,一間開曼群島公司的一名股東在密蘇里提起衍生法律程序,並要求開曼群島法院批准繼續進行該等程序。Justice Segal宣稱,第12A條是屬於程序性質,不適用於在海外展開的法律程序;紐約上訴法院在Davis v Scottish Re Group Limited, No. 111 (N.Y. Nov. 20, 2017)一案中亦作出同樣裁定。

不同法院對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的取態似乎各有不同。英屬維爾京群島《2004年商業公司法》第184C條所規定的,以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的名義提起法律程序,須獲法

院許可的規定,在Wong Ming Bun v Wang Ming Fan [2014] 1 HKLRD 1108 及 Novatrust Limited v Kea Investments Limited [2014] EWHC 4061 (Ch)等案中,被裁定是屬於實體法性質。

不論該公司是否以百慕大、開曼群島、英屬維爾京群島或其它地方作為居籍,要確定其是否須獲許可及須從哪兒獲得等問題,並非事情的終局。提起衍生申索,須根據公司註冊地的法律來決定(Konamaneni v. Rolls Royce Industrial Power (India) Limited and others [2002] 1 WLR 1269)。該申索若與公司組織章程或內部管理有關,則有關該申索本身的是非曲直,也須根據相同法律來決定。因此,與在公司註冊地以外提出的衍生申索有關的所有當事方,皆須考慮在外國法律專家證據方面的所需程度。

Jurisdictions: 

高級律師,毅柏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