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國內地與海外互相承認破產程序的神秘面紗 — 條條大路通內地

 

當中國內地企業倒閉時,該企業在中國以外的資產將如何處理?會以國外衛星破產程序分散處理,還是置於中國的破產程序的管轄下?鑑於中國在海外的投資規模,以及許多內地企業當前遇到的財務問題,這些都是切實會面對的情況。

最近兩個分別在香港和紐約裁決,回應了這些問題,並進一步解開了中國破產法的神秘面紗和在外地的認受性。它們亦顯示,中國內地以外的債權人可能漸漸發現,他們從倒閉的中國企業追回債務的唯一途徑,是參與中國的破產程序。

外地債權人可任意行動?

當企業在中國進行清盤時,債權人不得對企業的中國資產採取個別行動,而必須參加集體清盤過程。但是,在中國以外的資產又如何處理呢?外地債權人是否可以不理會中國的清盤程序,對外國資產執行索償嗎?

上海華信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案

香港原訟法庭夏利士法官在1月在上海華信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2020] HKCFI 1671一案中就此議題作出了裁決。以上海為基地的投資公司上海華信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上海華信」)於 2019 年 11 月在中國內地清盤,其資產包括對其香港子公司的債務索償(「香港債務索償」)。上海華信清盤前,一位債權人已在香港取得針對上海華信的欠缺行動判決書, 及對香港債務索償的暫准第三債務 人的扣押令。為防止債權人對香港債 務索償通過獲得絕對第三債務人扣押令進行強制執行,中國法院指定的上海華信管理人向香港法庭申請協助和要求承認中國的清盤程序。儘管香港法庭通常承認外地的破產程序, 但這是首宗要求承認中國內地破產程序的申請。

法庭考慮了三個主要問題。首先,法庭應否承認中國的破產程序?第二, 如承認,應給予中國的管理人甚麼的協助?第三,債權人申請的絕對第三債務人扣押令將如何受到影響?

承認

在大陸法律制度(civil law)司法管轄區啟動的破產程序如要獲得承認,必須符合兩個條件:

  • 外地程序必須已在公司的註冊國家啟動;及
  • 外地的破產程序必須是集體破產程序。

由於上海華信在中國註冊成立,並已在中國展開破產程序,因此符合第一個要求。至於第二個要求,法庭指出,中國的破產程序旨在處理債務人的所有資產,因此為毫無疑問是集體程序。的而且確,尋求法庭的承認旨在保持集體性,以確保債權人獲平等待遇。由於符合了這兩個要求,香港法庭願意承認中國的程序。

協助

法庭面對的第二個問題,是應向中國的管理人提供甚麼協助?香港法庭會根據香港破產清盤法,為非香港的管理人提供協助,但香港法庭不會對非香港的管理人授予與根據香港法律(即香港法例第32章《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任命的清盤人相等的權力。非香港的管理人可獲授予的權力必須是:

  • 限於管理人在香港行使他們在原屬國家獲授予的權力(但不能行使他們在原屬國家沒有的權力);
  • 允許管理人履行其他職能所必需的權力;及
  • 符合香港法律。

該裁決最值得注意之處是,法官在考慮第二個問題時,試圖找出香港與內地破產法的一些主要相似之處。他特別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相關的內地破產法)和香港破產清盤法均有規定:

  • 擱置執行債權人的索償;
  • 債務人的所有資產將涵蓋在破產程序中,並按同時及同等地的基準分配給債權人;及
  • 被任命的破產管理人具相類似的權力和職責。

由於兩個制度之間存在相似之處,法庭願意向中國內地的管理人提供與其會對其他司法管轄區相同的協助,包括擱置對上海華信在香港的訴訟,情況正如該公司在香港進行清盤一樣。擱置訴訟為香港法庭提供了機制,在該公司在原屬國家進行有序清盤時,限制和監督債權人的行為。

第三債務人扣押令及Galbraith案

最後一個問題是法院頒布的暫止期是否應阻止債權人就香港的債務索償獲得絕對第三債務人扣押令。英國上議院曾在Galbraith v Grimshaw [1910] AC 508一案就這議題作出裁決。在Galbraith一案中,債權人獲得對蘇格蘭債務人的裁決。為了執行該裁決,債權人試圖向英格蘭法庭申請扣押債務人應收的英格蘭債務。然而,發出第三債務人扣押令後,債務人在蘇格蘭被裁定破產,導致其資產轉讓至蘇格蘭的破產受託人。但是,英國上議院裁定,先前英國的第三債務人扣押令優先於外地(即蘇格蘭)的破產程序。因此,儘管破產程序已在蘇格蘭進行,但債權人仍可對英格蘭的債務強制執行絕對扣押令。

夏利士法官指出,Galbraith一案「與當代的跨境破產法不符,其理據[…]不適用於現代普通法的跨境破產協助。」因此,他不予跟從,而是決定內地破產程序應優先於香港的第三債務人扣押程序。這與在香港承認內地程序的裁決是一致的。

內地破產

這項裁決引人注目的是,它顯然在一定程度上針對內地受眾,推斷其原因有二。首先,夏利士法官解決了一個棘手的對等問題,即內地法院是否準備承認外地破產程序。儘管中國主要的破產法律《企業破產法》第5條有明確預期互相承認的問題,但迄今為止內地從未承認外地破產程序。法官指出,在香港,承認外地的破產程序並無法律上的對等要求。不過,他指出,香港(及其他地方)的法院日後向內地破產程序提供協助的程度,可能會受到內地法院對外地破產程序的合作和承認程度的影響。第二,與香港法院不同的是,對等要求是內地法院承認外地程序的先決條件。因此,希望內地法院將來決定是否承認香港的破產程序時,會考慮到香港法院在本案的判決中,承認內地程序一事。

Rewar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dutry Group Co., Ltd案

上海華信案的裁決前數個月,美國紐約南區破產法庭亦作出了決定,把第15章的保護授予中國註冊的消費品集團Reward。這意味著Reward的離岸債權人,包括一些曾對申請提出異議者,均被禁止對Reward在美國的資產執行索償。這被認為是首個涉及中國企業的有爭議第15條於申請。

Reward公司欠下13億美元債務,出現流動資金危機,因而在去年4月在北京申請破產。其中2億美元的債務是美元離岸債券,其餘債務是來自中國的貸款。儘管該公司在中國申請破產,但有兩組債券持有人在紐約提起訴訟。中國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向美國破產法院申請根據第15章承認中國的程序,以擱置在美國對債務人的
申索。

債務持有人反對該申請,並提出了許多理據,包括作為非中國債權人,他們在中國的破產程序中受到不平等待遇。儘管如此,美國破產法院還是頒下有利Reward的第15章命令,即離岸債權人不能對Reward的離岸資產執行債權,而必須與Reward的在岸債權人一起參與中國的清盤程序。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的紐約和香港辦事處在此案中代表中國管理人提出第15章申請。

加強參與和合作

這兩項裁決顯示,外地法院越來越願意參與及嘗試了解中國的破產程序。鑑於許多中國企業面對的財務問題日益嚴重,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但將取決於外地債權人在中國的破產程序中是否獲公平對待,以及中國法院是否一樣會參與和了解外地的程序。正如夏利士法官在上海華信案的觀察指出:

「未來向內地[破產程序]提供多大的協助將因個案而異,而互相承認的發展將某程度取決於[香港]法院是否認為內地與香港一樣提倡統一處理跨國破產。」

 

1.  Re CEFC Shanghai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 [2020] HKCFI 167

Jurisdictions: 

本所亞洲重組、破產及爭議解決團隊 顧問律師

Nick 是本所亞洲重組、破產及爭議解決團隊的顧問 律師,常駐香港。Nick 的執業領域十分廣泛,主要代表公司、銀行、基金及破產從業人員等解決重組和破產問題。Nick 尤其善於處理破產或重組相關爭議, 特別是涉及跨境元素的爭議、股東爭議、債務償還安排計劃、以及其他由法院主導的重組。此外,Nick 也有為廣泛的商業爭議以及爭議性監管事宜(尤其是涉及金融服務行業)提供咨詢意見。調到亞洲工作前,Nick 曾在本所的倫敦辦公室工作將近十年。Nick 獲《亞洲法律 500強》認可為優秀重組和破產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