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銷「過時」申索的反思

筆者執筆撰文時,Bank of China (Hong Kong) Ltd v Ho Chi Lui & Ors [2016] HKEC 1877(HCA10239/1999)是最近期一宗因為有人濫用法律程序而應用剔除

(撤銷)訴訟驗證標準的已彙報案件(留意年份);用我們更熟悉的術語去說,尤指因為「訴訟程序中無人作出行動」或 「延誤」而剔除訴訟的情況。可能有讀者會記得,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在Re Wing Fai Construction Co. Ltd (2011) 14 HKCFAR 935作出具啓導作用的判決,列明適用的原則;這是終審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決定,踏入第五年,自香港2009年4月推行民事司法改革以來,仍然是對法庭及訴訟各方的案件管理責任具有啓導作用的判決。

Bank of China (Hong Kong) Ltd v Ho Chi Lui案,法官批准眾被告人撤銷訴訟的申請。簡單而言,在過往前後14年裡,銀行不曾申請登錄最終判決(因為其申索款項的餘額),也沒有在法律程序中踏出極其重要的一步。第一及第二被告人因為向銀行作出擔保而承擔債務,訴訟各方多年來沒有就此提起過任何程序(warehousing),但期間有多次就二人償付相關債務的安排進行商議。被告人申請剔除訴訟的時候(2015年4月),案件的最後一個程序步驟是隨銀行所選(2000–2001年);因此一直以來,眾被告人沒有什麽有關案件管理的事可做。這些年間,被告人一直沒有代表律師。

案件的結果顯示法庭果斷應用了Wing Fai案列明的原則,確認如果有人濫用法律程序,始終是由法庭行使司法酌情權,訴訟才會被撤銷的。

五年過去了,我們可以從Wing Fai案得出一些想法。

  • 剔除訴訟的測試,按Wing Fai案所列明,似乎發人深思;例如,剔除訴訟是一種懲罰,被形容為「最後手段」。不過,由於原訟法庭一些果斷作出的判決和上訴法庭一些「修正主義」,因為有人濫用法律程序而撤銷訴訟明顯不是一個不尋常的結果;在案件被極嚴重拖延而被告人期間再沒有法律代表的情況下,尤其如此(Re Chung Sun Kwan [2014] HKEC 1382及[2014] 6 HKC 542;Re Kwok Han Qiao [2014] HKEC 485)。
  • 原告人多年沒有在法律程序上作出任何行動,選擇「喚醒睡著了的狗」的被告人通常最多預計結果是「庭外和解,訟費自負」,討回訟費的機會不大,甚或完全無可能(即使假定能夠找到原告人)。
  • 因為有人濫用法律程序而申請撤銷訴訟的被告人,應備有證明原告人有缺失及沒有作出任何行動的「文件記錄」。被告人亦應向法庭提出任何支持撤銷訴訟的特別之處;例如,Bank of China (Hong Kong) Ltd v Ho Chi Lui案是一宗純粹拖延時間的案件,我們不能指望眾被告人一定會提醒銀行登錄最終判決*。
  • 如果申請成功,法庭應連隨作出訟費令,判申請人兼得「訴訟的」費用。但是,如果申請失敗,申請人應考慮要求法庭「不就訟費作出命令」,或者原告人喪失部分非正審的費用(視乎拖延的時間長短及原告人在訴訟中的整體表現)。

* 編者按:上訴通知書已經在2016年9月提交存檔。《香港律師》網上版備有更多有關撤銷 「過時」申索的文章供讀者閱覽。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