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置法律程序,把案件提交仲 裁

香港法庭在Chee Cheung Hing & Company Limited v Zhong Rong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 [2016] HKEC 656案確認仲裁條款有效,並在這基礎上,下令擱置法律程序,把案件提交仲裁。

法律背景

《仲裁條例》(第609章)第20(1)條使《貿法委示範法》第8條有效。該條列出一個基本原則:如有人就仲裁協議的標的向法院提起訴訟,而訴訟一方要求仲裁, 該法庭應讓訴訟各方訴諸訟裁。

然而,根據第20(1)條,法庭只會在案件符合某些條件時,才會將案件轉介仲裁, 包括法院不認為「仲裁協議無效、不能實行或不能履行」。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法例亦確認一個原則:仲裁庭應當有權對其管轄權作出裁定(有權自裁管轄權原則 (the principle of competence-competence));這個原則本身受到《仲裁條例》第34(1)條保護。

因此,法庭基於仲裁條款無效而考慮應用第20(1)條時,一方面要考慮是否需要由法庭調查協議的有效性,另方面要考慮是否應用有權自裁管轄權原則。

從香港判例法可見,折中辦法是限制法庭的調查範圍。具體而言,在要求擱置法律程序的一方能夠提出表面證據或明顯可爭辯的理據,證明各方受到仲裁協議約束的情況下,法庭會同意根據第第20(1)條, 讓訴訟各方訴諸訟裁。

案情

2012年4月5日之前不久,朱祥興有限公司(「朱祥興」)提交標書,投標承包大嶼山某發展項目工程(「該標書」)。

該標書的條件有提述由香港建築師學會發出的建築合約標準格式(A g r e e m e n t and Schedule of Conditions of Building Contract)中的條款,當中包含一條仲裁條款。

2012年4月5日,中融向朱祥興發出意向書,表明(其中包括)中融「可接納」該標書及其他文件(「意向書」)。

雖然該標書的條件有提到兩方會再簽立一份「主合約」,但是兩方從來沒有簽署這份合約。然而,朱祥興在2012年4月展開相關工程,之後又依據主合約的規定,要求中融支付中期付款。朱祥興最後完成了工程。

朱祥興其後在香港展開法律程序,要求法庭宣告訴訟兩方從來沒有就工程的執行訂

立任何合約,並宣告訴朱祥興有權獲付一筆相較經修訂的投標價更高的金額,以這金額作為朱祥興實際進行的相關工程的合理價值。

中融根據第20(1)條提交申請,聲稱(除了別的以外)投標書及意向書組成具約束力的合約,該合約包括一條仲裁條款。

裁決

法庭根據對訴訟兩方交換的合約文件作出的恰當詮釋,考慮中融究竟有否接納該投標書,並且訴訟兩方之間究竟有沒有存在一份包含仲裁條款且具約束力的協議。

至於應用第20(1)條時所使用的測試,陳美蘭法官指出「案例典據清楚顯示,要求擱置法律程序的申請人只有一個責任,就是提出表面證據證明訴訟兩方受到仲裁條款的約束」。事實上,「除非論點明確, 否則法庭不應試圖解決爭議問題,倒應擱置案件,把有關事宜提交仲裁」(Chee Cheung Hing & Co.第6段)。

在本案,法官「信納有表面證據及明顯可爭辯的理據證明,意向書表達的不止是訴訟兩方有意在將來某日訂立合約, 只表達這點的意向書不具約束力」(Chee Cheung Hing & Co.第11段)。法官提到多項因素,包括該標書及意向書的條款明文規定,另行訂立協議之前,該標書及相關書信往來構成具有約束力的合約。

粹言

就仲裁而言,這宗案件確認香港法庭「不介入」的方法――尤其是,香港法庭廣泛應用有權自裁管轄權原則。

原則上可以爭論的是,只有在仲裁庭本身面對其管轄權被反對的情況下,例如正在進行仲裁程序,才有需要應用有權自裁管 轄權原則。基於這個觀點就會接納的,是法庭就第20(1)條的應用,徹底調查仲裁條款存在與否及其有效性,然後得出自己的結論。

然而,這案件顯示,香港法庭通常不會作出這種調查,反而會在申請人沒有提出充分的表面證據或明顯可爭辯理據時,直接裁定仲裁條款或協議存在。如果申請人不是沒有提出,法庭就要把案件提交仲裁。


作者謹此感謝Raymond Yeung襄助撰寫本文。

Jurisdictions: 

Norton Rose Fulbright Hong Kong

上海市方達律師事務所聯營阮葆光律師事務所 法律經理

馬修代表客戶在多個司法管轄區根據各種仲裁規則進行仲裁程序,主要涉及能源、基礎設施、建築和技術業。他能說中文,亦有在仲裁聆訊中擔任律師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