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舊照片明信片 — 一種關於過去的嗜好

「明信片是一種匿名的藝術。它們代表著一種集體品味;它們的特質是時代的,而不是特定的個人。」 — Ian Buruma: “Historical Postcards of Hong Kong”導論。Bob Davis編輯,1989年。

大概40年前,我在中環一間舊郵票店看到一張描繪1910年代香港最高法院的彩色明信片(見照片A - 明信片,明信片上印有一張寄往英國謝菲爾德(Sheffield)的4仙香港郵票,郵戳為23/11/1918)。我之所以被它吸引著,是因為我幾天前才在那座大樓裏獲認許為事務律師。這標誌著我一生收集明信片的嗜好開始了。我專注於在香港和中國(主要是北京、上海、廣州和其他通商口岸)發行或郵寄的古董(超過100年歷史)和舊照片明信片。收藏的嗜好給了我有趣的記憶和滿足感,也令我對我喜歡的地方的歷史更添加興趣。

首先是一些集郵歷史介紹。1840年5月1日在英國發行的「黑便士」(Penny Black)郵票是世界上第一枚用於公共郵政系統的黏貼郵票;而第一枚香港郵票(一套7枚,印有維多利亞女王肖像的郵票)則於1862年發行。它們是由港督赫拉克勒斯·羅賓遜爵士(Sir Hercules Robinson)親手用鋼筆繪製的草圖設計的。至於明信片,最古老的手繪明信片(以漫畫方式描繪郵政服務)於1840年連同一枚「黑便士」郵票寄給了倫敦富勒姆的劇作家西奧多·胡克(Theodore Hook),它在2002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兩萬七千英鎊的創紀錄價格售出。1843年,世界上第一張商業聖誕卡是由照片明信片的先驅亨利·科爾爵士(Sir Henry Cole)(1808-1882)製作的。奧地利郵政當局在1869年10月1日發行了第一張印有郵票的明信片(非照片明信片),而英國郵政局也在一年後同一日發行了第一張印有新設計的半便士郵票的明信片。1879年4月1日,香港加入萬國郵政聯盟,發行首批官方明信片供公衆使用。至於中國,1897年10月1日是公認的中國郵寄用途信紙發行首日。在香港出現的第一張照片明信片是大約在1898年由本地的郵票印刷廠印刷的。

至於我收集的大約三千五百張不同時間和地點的明信片,我將它們分為五個主題類別:地方與地點、建築物與街景、人物與職業、帆船與交通工具以及集會與活動,存放在不同的相冊中。

我擁有的最古老的官方(非照片)明信片是由香港郵政發行的印有1仙郵票的明信片,由香港寄往澳門,郵戳為1888年1月14日。我最古老的照片明信片是一張商業製作的賀卡,顯示香港中環聖約翰大教堂的清晰景色,並附有1898年5月17日寄往德國盧布的2仙香港郵票(見照片B)。

我的最貴的明信片是大約25年前在一次拍賣會買到的。它描繪了外灘的「上海總會」。當時我花了大約二千港元。它是一枚日期為1908年12月25日的4仙蟠龍郵票,上有罕見的清代上海郵政總局橢圓形郵戳(見照片C)。「上海總會」是外灘3號(今天的東風飯店)著名的英國俱樂部,建於1861/62年左右,1909年重建。轉售價值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橢圓形郵戳。在我的選擇中,我常把審美(如內容、顏色和設計)放在其他集郵價值之上。這張令人印象深刻的明信片描繪了外灘上的幾輛人力車朝向褪色的夕陽,如此多姿多彩的城市景觀在整整一個世紀後仍然美麗。對於一個明信片收藏家來說,沒有什麽比這位上海發卡人給他在波士頓的朋友的留言更合適,他寫道:「我很樂意與你交換幾張明信片。我只想要好的。」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卡。它的昂貴不是因為所描述的照片,而是像所有的明信片一樣,價值總是取決於明信片或郵票的年代、稀有程度、日期郵戳/過境郵戳以及通過郵寄路綫的城市。明信片的狀况也很重要,因為一些明信片可能在時間和處理過程中被污損了,而有價值的黏貼郵票經常被人從明信片上移除。

我最喜歡的收藏品是與香港和中國的治安有關的:香港最高法院大樓,處決囚犯和海盜的展覽(見囚犯被處决照片D - 1908年10月10日由中國哈爾濱寄往保加利亞魯斯楚克)、早期的香港警察、香港警署等。我喜歡的其他照片明信片還包括香港賽馬會、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和歷史明信片。一些歷史明信片是懷舊和有預言含義的,比如一張描述日本和俄羅斯之間的陸戰、裝甲兵發起衝鋒的生動明信片,它是從香港寄至葡萄牙,郵戳1904年5月7日(俄日戰爭1904-5年),預測世界列强的逆轉(見照片E);在另一張照片中,著名的中國指揮官李鴻章與中國第一支現代化海軍艦隊北洋水師(1888年12月成立,1894年被日本海軍摧毀)合影,郵戳為1905年7月15日,從青島寄往德國巴登的卡爾斯魯厄,由衰落的中國向崛起中的西方列强傳達了一個悲哀的隱藏信息(見照片F)。在我其中一張未用過的彩色明信片上,跑馬地馬場在1918年2月26日一個陽光明媚的大賽馬日發生大火,造成687名觀衆死亡,場面恐怖,至今仍是香港賽馬歷史上最悲慘的事件(見照片G)。在我珍藏的這些明信片中,有一張55厘米長的可折叠的古董彩色明信片,描繪從山上俯瞰香港的全景。

我最遺憾的是,在一套12張珍貴的古董明信片的招標拍賣中落敗,這套明信片描繪的是19世紀末清朝慈禧太后與皇室在一起的情景。我再也沒有遇到過這些明信片。錯過一件曾經如此接近的珍貴物品,是每個收藏家的宿命。

舊照片明信片通常來自本地和海外的郵票和賀卡商店、定期招標、博覽會和拍賣會,以及偶爾舉行的國際集郵展覽。在倫敦、紐約或洛杉磯等世界大都市短暫停留期間,我總是光顧郵票和明信片商店。有一次,我在洛杉磯托蘭斯的一次車庫舊物品出售中,以10美元的低價買了一盒稀有的美國老照片明信片,這是我最好的機會發現。這只是我追求收藏過程中其中一次令人振奮的時刻。

明信片收集在20世紀初處於繁榮時期,因為以郵寄明信片作為發送信息和問候的一種廉價而簡單的方式很受歡迎。它曾經獲稱為其中一項頂級的收集嗜好。現在,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少數人的消遣方式。收集舊照片明信片是一種對過去的嗜好,因此對於那些懷念他們所愛的地方、歷史和民族的人來說,他們特別感興趣。偶爾,卡片上的潦草字句可能會為你提供有趣的閱讀或見證記錄,而一些特殊或罕見的卡片的發現可能會讓你感到驚訝。此外,它是一種負擔得起的、沒有壓力的嗜好,只需有一把鑷子和放大鏡那麽少的工具。

Jurisdictions: 

李鳳翔律師事務所 律師

陳少勳是一名律師,公證人和經認可的一般事務調解員。他目前是李鳳翔律師事務所的顧問。